立法會十一題:職業介紹所規管

  以下為今日(一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有多份研究報告顯示來港工作的外籍家庭傭工(外傭)受到職業介紹所剝削,包括被逼支付高昂的中介費用。有不少外傭因而欠下巨債,成為「抵債勞工」。此外,有勞工團體向本人反映,政府沒有正視上述問題,例如勞工處轄下職業介紹所事務組(事務組)在二○一四年只對四間職業介紹所提出檢控,而當中只有一宗涉及濫收中介費用,顯示事務組監管不力。關於保障外傭的權益,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每年事務組人員巡查職業介紹所的次數;事務組現時的人手編制;當局會否考慮增加事務組的人手,以加強事務組對職業介紹所的監管;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鑑於有勞工團體指出,現時有關職業介紹所濫收中介費用的罰則過輕(例如最高罰款只是五萬元),而且職業介紹所往往藉拖延發出中介費用收據,使外傭未能在六個月的起訴期限內提出投訴,當局會否考慮修改法例,以提高有關的罰則和延長起訴期限;如會,詳情為何,包括當局會否進行公眾諮詢;如否,原因為何;

(三)鑑於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局長)表示會在今年第一季完成草擬職業介紹所的實務守則,該項工作的詳情和進度為何;

(四)鑑於局長表示會研究為外傭開辦強制性半日制課程,讓外傭了解其勞工權益,但本人得悉當局迄今只與有關的領事館合辦簡短講座,當局是否已放棄開辦上述課程;如是,原因為何;如否,推行課程的時間表和有關工作的詳情為何;及

(五)當局有否與印尼和菲律賓以外的國家(包括印度、泰國、尼泊爾及斯里蘭卡)的領事館商討,如何保障來自有關國家的外傭的權益;如有,舉行會議的次數、日期、內容及跟進工作(按國家名稱以表列出有關資料);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李卓人議員的提問,我綜合答覆如下:

(一)至(三)有關職業介紹所的監管的部分

  勞工處職業介紹所事務組(事務組)負責執行《僱傭條例》第XII部(香港法例第57章)(條例)及《職業介紹所規例》(香港法例第57A章)(規例),並透過發牌、進行例行及突擊巡查及投訴調查,規管職業介紹所的運作。

  根據條例及規例,如職業介紹所就因已代求職者謀得職業,向其收取除訂明佣金外,其他任何形式的酬勞,或與開支或其他方面有關的任何付款及其他利益,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即50,000元)。而根據《裁判官條例》(香港法例第227章)第26條的規定,凡成文法則對罪行(可公訴罪行除外)並無規定作出申訴或提出告發的時效,則申訴或告發須分別於其所涉事項發生後起計的六個月內作出或提出。勞工處在收到有關違反條例及規例的投訴後,會迅速作出跟進,並會在完成調查後諮詢律政司意見;如有足夠證據,便會對相關職業介紹所提出檢控。至於能否成功將涉嫌違法的職業介紹所定罪,則取決於多項因素,例如證據是否充分、受害人是否願意出席聆訊或擔任控方證人等,最終由法庭作出獨立的裁決。勞工處呼籲涉嫌被濫收佣金的求職者,包括外籍家庭傭工(外傭),盡快向勞工處投訴,以便該處能作出跟進。

  勞工處已於過去兩個財政年度增加事務組的人手至現有的八名勞工事務主任職系人員,以加強對職業介紹所的監管,包括增加每年巡查職業介紹所的次數,由每年1 300次增加至1 800次,增幅為38%。政府會不時檢視人手安排,以切合運作需要。

  在二○一三、二○一四及二○一五年,勞工處對全港職業介紹所分別進行了1 341次、1 806次及1 803次的巡查。另外,在二○一五年,勞工處共成功檢控了12間職業介紹所,其中包括九間因濫收求職者佣金而被定罪,較二○一四年成功檢控四間介紹所有大幅的增加。

  此外,政府正為業界草擬一套實務守則,並預計於今年第一季諮詢業界及持份者。政府會視乎實務守則的落實情況,檢視是否需要將實務守則變為法定要求或引入其他監管措施。政府亦不排除修改現時法例,包括提高有關最高刑罰,以加強規管職業介紹所。

(四)及(五)有關保障外傭權益的部分

  鑑於菲律賓和印尼兩個國家是外傭主要來源地,政府和有關駐港領事館加強合作,並成立了跨部門的定期聯繫機制,交換資訊及協調宣傳活動。勞工處亦一直有與其他外傭來源地國家的駐港領事館保持聯繫並定期會面(例如每年的規定最低工資檢討),保障在港外傭的權益。

  勞工處自二○一四年中開始,便派員定期出席菲律賓及印尼駐港領事館為其新來港外傭舉辦的簡介會,向他們介紹其勞工權益。勞工處亦要求相關領事館協助安排在外傭從祖國出發來港前,向其播放宣傳短片,以及繼續透過一個非政府組織在香港國際機場向新來港外傭派發附有政府宣傳單張及工作實用指南的資訊包,讓外傭到港後便即時獲悉其權利。

  此外,為提高外傭對其勞工權益及求助渠道的認識,勞工處二○一四年初已加強有關宣傳及教育工作,例如:增加在於外傭休息日通常聚集的地方設立資訊站的次數,以及在本地的菲律賓及印尼報章刊登廣告提供關於其勞工權益及求助渠道等資訊。政府亦以外傭母語製作了印有勞工權益及投訴渠道、方便隨身攜帶的資訊咭,廣泛派發予外傭,提高他們在這方面的意識。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39分

立法會七題:輸入勞工

  以下為今日(七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有關輸入外地勞工(外勞)的事宜,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當局在去年四月推行優化措施,以加快公營工程承建商就26個人手短缺工種按「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勞作出申請的事前準備工作,(i)當局至今接獲該等申請的宗數,以及每宗獲批申請涉及的(ii)承建商名稱、(iii)工程地點、(iv)申請輸入外勞的人數及(v)獲批輸入外勞的人數(按該26個工種列出分項數字);

(二)鑑於當局在去年四月推出措施,容許參與「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舍就其非買位部分申請輸入外勞,(i)當局至今接獲該等申請的宗數,以及每宗獲批申請涉及的(ii)申請輸入外勞的人數及(iii)獲批輸入外勞的人數;當局可否提供勞工顧問委員會就每宗申請所作的表決紀錄;

(三)過去三年,每年根據「一般就業政策」獲當局簽發工作簽證的人數,並按申請者的教育程度、所屬薪酬組別、職業和行業列出分項數字;及

(四)入境事務處在審批根據「一般就業政策」及「輸入內地人才計劃」提出的申請時,有否要求僱主提供資料(例如招聘廣告副本及應徵者人數),證明曾就有關職位進行本地招聘但未能覓得合適人選;如有要求,過去三年,入境事務處每年提出該等要求的次數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設有不同計劃,讓僱主可因應實際業務情況申請輸入勞工,填補本地勞工市場所缺乏的技能,維持本港的競爭力和發展需要。僱主可按有關職位所需的技術水平及/或教育程度,向入境事務處(入境處)申請引入專業人士,或透過勞工處的「補充勞工計劃」申請輸入技術勞工。

  就李卓人議員的提問,現答覆如下:

(一)建造業議會下的短期勞動力供應專責小組識別了建造業26個人手短缺工種。政府在二○一四年四月推出優化措施,以加快公營工程承建商就這些人手短缺工種按「補充勞工計劃」申請輸入勞工的事前準備工作。

  自優化措施推出以來,截至二○一五年六月三十日,勞工處共接獲23宗由公營工程承建商提交的相關申請。獲批的申請有6宗,要求輸入共485名勞工,而獲批輸入共405名。

  這6宗申請所申請及獲批輸入勞工人數,按26個人手短缺工種所劃分的分項數字載於附件一。

  基於「補充勞工計劃」的保密原則,政府不能透露個別申請承建商的名稱或工程地點。

(二)因應安老服務業的人手情況,由二○一四年四月起,政府容許參與社會福利署「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舍,可就其非買位部分申請輸入護理員。截至二○一五年六月三十日,勞工處共接獲153宗由這些院舍提交的「補充勞工計劃」申請。獲批的申請總數有119宗,要求輸入共739名護理員,而獲批輸入共482名。

  勞工處按照「補充勞工計劃」的既定機制及審批準則,就輸入勞工的申請作出建議,並邀請勞工顧問委員會(勞顧會)委員給予意見,以供勞工處處長(處長)考慮。處長在全面評估各項因素,以及委員所提供的意見和理據後,會決定批准或拒絕有關申請。政府並非由勞顧會以表決方式處理「補充勞工計劃」的申請。基於「補充勞工計劃」的保密原則,政府不能透露委員對個別申請所提供的意見。

(三)在過去三年,根據「一般就業政策」獲入境處簽發就業簽證/進入許可的統計數字分別按申請人行業/界別分類及按申請人每月薪酬分類載於附件二及附件三。

  入境處沒有備存提問涉及的其他分類統計數字。

(四)現時,入境處實施兩項與就業有關的入境安排,即適用於海外、台灣及澳門專業人士的「一般就業政策」及內地專業人士的「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目的是讓本地僱主可按其人力需求,聘請香港所需要卻又缺乏的專業人士來港工作。

  有關專業人士欲來港工作須符合三個主要條件:

(1)有良好教育背景,通常指擁有相關範疇的大學學位;
(2)必須確實已獲得本地僱主聘用,而從事的專業工作需與其學歷或工作經驗有關,同時僱主又未能在本地覓得專業人士應聘;及
(3)有關職位的薪酬福利水準與本地職業市場相若,不能低於本地市場聘用條件。

  入境處在處理上述兩項入境安排的申請時,必會在保障港人優先就業這重要政策方針及引入所需專業人才來港兩方面,作出適當的平衡。

  由於不同行業有不同業務需要,而需求的人才亦不盡相同,入境處在判斷申請職位是否無法在港覓得人才擔任時,會要求僱主說明聘用申請人的理由及證明未能聘用本地專業人士的原因。如需進一步了解相關職位市場的人手供應情況,入境處亦會要求僱主就該申請職位提供招聘資料和文件證明,包括曾刊登的招聘廣告、本地應徵者數目、面見紀錄和結果等。此外,入境處會按情況參考相關政府部門或專業團體提供的資料,以確定有關申請合乎兩項入境安排的目標。

  入境處沒有備存提問涉及的統計數字。

2015年7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50分

立法會七題:外籍家庭傭工及職業介紹所

  以下為今日(五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報,今年三月十一日,一名正等待新工作簽證的印尼籍家庭傭工在一個單位外平台上帳篷底睡覺時,被一塊從高處墜下的石屎板擊中,數日後不治。事發單位是一家外籍家庭傭工(外傭)中介公司為外傭提供的暫住宿舍。關於監管中介公司及其提供的暫住宿舍事宜,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有報道指該名外傭在事發前已與新僱主簽訂僱傭合約,但應僱主要求暫居於該宿舍,當局有否就此展開調查,包括該名僱主有否違反法例;如有,結果為何;

(二)是否知悉在過去五年,每年中介公司提供予外傭暫住的宿舍和床位的數目分別為何;

(三)當局有否就中介公司為外傭提供暫住宿舍事宜進行監管;如有,過去五年,有關部門每年巡查該等宿舍的次數為何;如否,當局會否進行監管;

(四)鑑於近日有報道指某些暫住宿舍的衞生情況惡劣,當局有否就此展開調查;如有,有否發現違反法例的個案;如有,相關的法例和罰則為何;

(五)當局有否調查中介公司向暫住其宿舍的外傭收取費用的情況;如有調查,有否發現違反法例的個案;如有,相關的法例和罰則為何;及

(六)過去五年,每年勞工處就中介公司營運情況進行的例行巡查及突擊巡查次數分別為何,以及因應投訴分別進行調查及提出檢控的個案數目,以及該等個案所涉中介公司的數目分別為何?

答覆:

主席:

  就李卓人議員的問題,在諮詢有關決策局和部門後,現綜合答覆如下:

  根據現行政策,聘請外籍家庭傭工(外傭)的僱主必須與外傭簽訂「標準僱傭合約」(合約)。根據合約第3條,外傭在受僱期間須於合約內訂明僱主在香港的住址工作及居住。此外,僱主及外傭亦須各自在有關工作簽證的申請書承諾外傭會於合約所述的僱主住址居住。

  如僱主及/或外傭違反在合約及相關申請書作出的承諾,例如外傭在受僱期間於合約上訂明以外的地方居住,日後該僱主再次申請僱用外傭時,或該外傭再次申請工作簽證或延期逗留,入境事務處(入境處)會把其行為操守列為考慮因素,並可能會拒絕其申請。若僱主及/或外傭在提交申請時提供失實資料,可能觸犯《入境條例》(第115章)。根據現行法例,任何人士向入境處人員作出虛假陳述,即屬違法。違例者會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港幣15萬元及入獄14年。協助及教唆者亦可能會被檢控。

  根據《僱傭條例》(第57章)第XII部(條例)及《職業介紹所規例》(第57A章)(規例),任何人在經營職業介紹所業務前,須先領有牌照或豁免證明書。條例及規例並無就持牌人所經營的宿舍或其他設施作出規定。現行法例亦無規定職業介紹所須為求職者(包括外傭)提供宿舍。勞工處並無有關職業介紹所向外傭提供的宿舍或床位等資料。

  任何處所的佔用人、東主或租客如果會向到臨該處所的人士提供收費住宿,除非處所內提供的所有住宿,每次出租期均為連續28天或以上,否則須根據《旅館業條例》(第349章),申領旅館牌照。而在任何居住單位內,若有12個或以上已被人根據租用協議或擬供人根據租用協議出租的單人床位,必須根據《床位寓所條例》(第447章)申領床位寓所牌照。《旅館業條例》和《床位寓所條例》的目的,是確保擬用作旅館或床位寓所的處所,樓宇結構、消防安全和衞生設備,符合《建築物條例》和《消防條例》的指定標準。

  個別處所是否屬於《旅館業條例》或《床位寓所條例》的規管範圍,須視乎其經營模式及每宗個案的實際情況而定,不能一概而論。根據民政事務總署轄下牌照事務處(牌照處)的記錄,該處並無接獲任何相關的投訴或舉報。如果接獲有關投訴或舉報,牌照處會按既定程序,進行調查及跟進。若有足夠證據,牌照處會提出檢控。無牌經營旅館或床位寓所屬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分別被判處罰款20萬及10萬,以及監禁兩年,並會留有案底。

  至於職業介紹所可向求職者(包括外傭)收取的費用,根據條例及規例,除訂明佣金外,職業介紹所不得因已代其謀得職業,或有關代其謀取或尋求謀取職業事宜而直接或間接向求職者(包括外傭)收取任何形式的酬勞及與開支或其他方面有關的任何付款或其他利益。現時的訂明佣金為不超過求職者(包括外傭)獲職業介紹所安排就業後第一個月工資的百分之十。如外傭被職業介紹所收取超過上述金額的費用,可向勞工處舉報。在收到投訴後,勞工處會盡快展開調查。如有足夠證據,便會提出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五萬元。勞工處處長亦會考慮撤銷或拒絕續發違法的職業介紹所的牌照。

  過去五年,每年勞工處對職業介紹所就執行條例及規例而作出的巡查數字(包括例行及突擊巡查)、調查投訴數字、成功檢控的職業介紹所數目見附表一。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35分

立法會八題:政府聘用殘疾僱員

  以下為今日(二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及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鄧國威的書面答覆:

問題:

  政府一直強調歡迎殘疾人士申請政府職位,並已制訂適當的便利措施,使符合基本入職條件的殘疾申請人能與健全申請人在同等基礎上競爭,從而確保殘疾人士在投考政府職位時享有平等機會。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在二○一二至二○一三及二○一三至二○一四年度,表明是殘疾人士的新入職公務員人數(按下表列出分項數字);

殘疾類別         二○一二至 二○一三至
/年度          二○一三年 二○一四年
-----        ----- -----
視障
聽障
肢體傷殘
智障
精神病康復者
器官殘障
其他(如自閉症、
言語障礙、
特殊學習困難等)
表明是殘疾人士的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     ----- -----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二)鑑於政府指引訂明,殘疾申請人如符合有關職位的基本入職條件,無須經過任何篩選程序便可直接獲邀參加遴選測試或面試,與其他申請人在同等基礎上競爭,而招聘部門須主動詢問個別殘疾申請人是否需要任何協助或調節安排,以便該名人士參加測試或面試,當局有否規定招聘部門須於接到申請後多少日內聯絡殘疾申請人參加該等測試或面試;有否評估招聘部門沒有聯絡殘疾申請人因而無法為其提供協助或調節安排,會否違反《殘疾人權利公約》的相關規定;

(三)鑑於政府指引訂明,招聘部門會因應殘疾申請人的特別需要,適度調整遴選測試或面試程序,例如視乎殘疾申請人的殘疾程度和試題難度延長考試時間,過去三年的殘疾申請人當中,獲得招聘部門適度調整遴選測試或面試程序的人數及百分比為何,以及部分殘疾申請人未獲得該等調整的原因;

(四)鑑於據悉部分殘疾申請人雖然獲招聘部門延長測試時間或安排獨立試場,但因殘疾申請人數目較少而被安排到地點不便的試場,當局有否評估此做法會否構成差別待遇,令殘疾申請人在參加測試時不能享有平等機會;及

(五)鑑於有一些按短期或一年期合約受聘於政府部門的殘疾僱員向本人反映,他們需定期覆診但所獲發的到診紙不被部門接納,因而被要求就覆診而損失的工時補時工作或被扣減薪金/有薪假期,當局會否考慮接受殘疾僱員以到診紙作為有效的病假證明書?

答覆:

主席:

  就有關的提問,我們的回覆如下:

(一)根據我們所掌握的資料,在二○一二至二○一三及二○一三至二○一四年度,按公務員條款受聘並表明是殘疾人士的新入職人員數目如下(按殘疾類別列出):

殘疾類別         二○一二至 二○一三至
/年度          二○一三年 二○一四年
-----        ----- -----
視障             7        7
聽障             8       28
肢體傷殘           5       14
智障             0        1
精神病康復者         3        7
器官殘障           5       21
其他(如自閉症、       2        2
言語障礙、
特殊學習困難等)
表明是殘疾人士的        30       80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     -----   -----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7 316     8 460

(二)根據現行指引,在招聘過程中,招聘部門/職系如邀請已表明是殘疾人士的申請人參加測試及/或面試,必須主動詢問個別申請人是否需要任何協助或調節安排,以便該名人士參加測試及/或面試。招聘部門/職系一般會在核實申請人的申請資格及了解他們所需要的協助或調節安排後,邀請他們參加測試及/或面試。鑑於個別職位的申請人數不一,其涉及的測試及/或面試安排的要求、核實申請資格的程序和所需的時間亦各有不同,現行指引並沒有劃一規定招聘部門/職系聯絡申請人安排測試及/或面試的時限。招聘部門/職系會因應個別個案的情況作出合適的安排。

(三)招聘部門/職系在安排遴選測試及/或面試的過程中,會因應個別殘疾申請人的特別需要,適當調整測試及/或面試程序及/或安排。例子包括為視障或患有讀寫障礙的申請人延長考試時間;為視障申請人提供較大尺寸的顯示器、電子放大器、放大/點字試卷、放大答題簿及枱燈,和容許他們在答題簿內隔行書寫及使用自備的放大鏡;在面試中與聽障申請人作書面溝通、安排他們坐於試場前排及左或右方的位置(視乎考生聽障的情況而定)、提供一份書面的主考過程細則以協助聽障申請人知悉主考員在試場內的宣佈,和面試人員在提問時減慢說話速度;以及安排有適當設施和通道的試場方便使用輪椅的考生出入,並安排他們坐近試場出入口的座位等。公務員事務局沒有備存獲得適度調整遴選測試及/或面試程序的殘疾申請人的統計數字,以及個別殘疾申請人未獲調整測試及/或面試安排(如有的話)的原因的相關資料。

(四)在安排遴選測試或面試時,招聘部門/職系會在考慮相關因素(例如個別招聘的情況,以及殘疾申請人的意願、殘疾類別及程度、所需的協助或調節安排等)後,作出適當安排以盡量利便殘疾申請人參加測試及/或面試。在過程中,殘疾申請人可向招聘部門/職系提出他們的特別需要,以便部門/職系考慮和作出適當的調節。招聘部門/職系會盡量安排殘疾申請人在地點方便適中的場地進行測試及/或面試,亦會考慮在有需要時為殘疾申請人作出特別的交通安排。例如,一般職系處於最近進行的聯合招聘考試中,因應視障申請人需要特別器材應試,安排他們到一所設有所需器材的試場應考。該試場位於薄扶林,為顧及視障申請人的交通需要,一般職系處安排了工作人員及專車接載這些視障申請人於考試前後往返港鐵站及試場。

  政府聘用殘疾人士的政策目標,是確保殘疾人士在投考政府職位時與其他申請人一樣享有平等機會。我們是在這基礎上制訂相關的利便措施,包括有關招聘測試及/或面試的調節安排,以助殘疾申請人參與有關招聘程序,當中並不存在殘疾申請人因其數目較少而受到較差或不公平的待遇。

(五)鑑於非公務員合約僱員計劃的性質,並為了維持計劃的靈活性,個別部門聘用非公務員合約僱員的相關事宜,包括日常管理,均由部門按情況自行決定。因此,如非公務員合約僱員需要在辦公時間前往診所接受治療、檢驗或診症服務,部門首長可根據運作需要,自行決定是否批准有關僱員離開工作崗位應診或接受治療,以及要求出示相關書面證明。在一般情況下,部門會因應其運作情況或需要,准許全職非公務員合約僱員在有需要時,可離開工作崗位應診或接受治療,有關員工只需提交有效的醫生證明書或到診紙,而不需補時工作、扣減薪金或有薪假期。

2015年2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59分

立法會五題:前中央官員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發表的意見

  以下是今日(一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答覆:

問題:

  據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前副主任兼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早前在北京舉行的一個座談會上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區)部分青年的國家公民意識「存在很大缺失」,而特區的教育局和辦學團體須對此負上責任。他又認為教育局局長必須受到中央監督。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根據《基本法》,各決策局局長在特區自行管理事務範圍內的工作須否受到中央監督;如須要,有關的法律依據和監督的詳情為何;

(二)自特區成立至今,有否收到中央就特區的教育政策(例如推行國民教育)發出的指令或指示;如有,詳情為何;及

(三)當局會否採取措施並運用龐大的教育資源,指導辦學團體、諮詢組織及教育工作者等如何進一步加深學生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概念的認識,並提升青年對國民身分的認同;如會,詳情為何?

答覆:

主席:

  就李議員的提問,經諮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後,謹覆如下:

(一)《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基本法》第十五條列明,中央人民政府依照《基本法》第四章的規定任命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行政長官按照《基本法》第四十八條第五項,提名並報請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包括各司、局長等主要官員。由此可見,中央人民政府擁有任命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實質權力。

  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三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行政長官亦按照《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負責執行《基本法》和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基本法》第十二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基本法》第二條亦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可見《基本法》已清楚訂明教育屬於特區政府高度自治的政策範疇。

  根據《基本法》第六十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首長是行政長官。「問責制主要官員守則」(「守則」)訂明,主要官員須為行政長官所指派的政策範疇承擔責任,並統領有關政策範疇內的執行部門。他們須就政策的成敗向行政長官負責。「守則」亦清楚提醒各主要官員注意,根據《基本法》第六十四條,特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對立法會負責。

(二)正如我在第一部分回答中指出,《基本法》已清楚訂明教育屬於特區政府高度自治的政策範疇。特區政府一向根據《基本法》和我們的教育理念及實際需要去推行教育政策,而在過程中我們歡迎和珍惜各界不同人士給予的意見。但我並沒有在教育政策方面收過中央的指令和指示。

(三)教育局一直重視推廣《基本法》,而這亦是教育局的恆常工作。有關《基本法》教育的學習元素早已納入中、小學課程內,例如小學常識科、初中生活與社會科、高中通識教育科等。在二○○八年公布的《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亦加強了與《基本法》相關的內容。此外,學校可因應校情和課程發展需要,通過相關的課程和學習活動,在學校推行《基本法》教育。

  推動《基本法》教育需要與時並進,為配合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的工作,以及適逢二○一五年四月為《基本法》頒布二十五周年,教育局除持續深化有關《基本法》教育的各項恆常工作,包括現有課程內容、校長及教師專業發展課程、學與教支援等之外,還會加強《基本法》教育的其他範疇,包括製作《基本法》視像教材套及舉辦全港校際問答比賽等,以加深學生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概念的認識。

  教導學生認識國民身分,一向是學校課程的學習宗旨之一。自二○○一年以來,教育局不斷加強課程中有關國民身分認同及中國的元素,例如在小學常識科中相關的內容已逐步增加,涵蓋各朝代、節日、文化及主要歷史人物等的學習。中國歷史及中華文化是初中的必修學習內容,中國歷史是初中和高中的獨立科目,中華文化則是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中的核心範疇;初中地理科有關中國的內容增加至30%;音樂與視覺藝術科亦已加入中國音樂及藝術。此外,自二○○三/○四學年起,教育局已為中小學生提供一系列前往內地的交流計劃,而且多年來一直致力加強計劃的內容和質素。課程發展議會會按現有的機制,不斷優化相關課程及教學,讓學生認識自己的國家、文化及提升他們的國民身分認同。

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4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