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九題:警方繼續調查銅鑼灣書店事件

  以下是今日(七月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的書面答覆:

問題: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先生在失蹤近八個月後於上月十四日回港,並在兩日後召開記者會,公開交代他在內地被內地當局拘留的情況。林先生又透露,有兩名屬中央專案組的內地人員陪同他回港,並要求他將載有書店賣書紀錄的電腦硬碟帶回內地,以及用即時通訊應用程式定時向他們報告在港行蹤。另一方面,行政長官在上月二十日表示,會以書面向中央反映港人對銅鑼灣書店五名股東或職員失蹤事件的關注和顧慮,以及檢討和改善現行《內地公安機關與香港警方關於建立相互通報機制的安排》,並在有需要時派員到內地跟進有關事宜。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上述兩名陪同林先生回港的內地人員的身分,以及他們持哪類簽注入境;

(二)有否評估,內地人員在港監視懷疑觸犯內地法律的港人及搜集涉案證據,是否屬於跨境執法、跨境執行職務或違反逗留條件;如有評估而結果如此,當局會以甚麼方式跟進和追究;及

(三)鑑於有市民極度關注這宗內地執法人員懷疑跨境在港執法的事件,並表示如該事件屬實,便意味內地當局摧毀了「一國兩制」,行政長官會否考慮親身前往北京,直接與中央跟進此事;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李卓人議員的提問,現綜合回覆如下。

  警方一直就銅鑼灣書店事件積極進行調查,並主動向內地當局查詢及尋求協助。

  今年六月及七月,警方與林榮基先生多次會面及錄取口供。會面期間,林先生陳述了他在內地及返港後的情況。警方已就林先生的情況作出評估。現階段沒有實質證據顯示林先生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但基於他的個人憂慮及公眾對事件非常關注,警方決定向林先生提供人身保護,而林先生同意有關安排。警方會繼續就林先生聲稱被跟蹤的事情作出跟進調查。

  自回歸以來,特區政府一直嚴格按照「一國兩制」的原則及《基本法》處理香港特區的事務。《基本法》只授權香港的執法機關在港執法。香港以外的執法機關,包括內地和海外的執法機關,在香港無權執法。所有香港境外的執法人員如果在香港執法,是違反香港法律,不能接受。任何人士在香港必須遵守香港法律。如有任何違法行為,警方會依法處理。就銅鑼灣書店事件,警方的調查仍在繼續。警方現階段沒有發現證據顯示有「跨境執法」。

  任何人士無論前往任何地方,都應「入境問禁」,避免墮入法網。任何人身在內地都要遵守內地的法律。

  就銅鑼灣書店事件,行政長官在六月二十日會見記者時已清楚表明非常重視事件,並理解各界對事件的高度關注。他表示就事件作出三項決定:第一,在六月二十日向中央用書面即時反映香港人的關注和顧慮;第二,香港人在內地或其他地方均需遵守當地法律。如香港人在內地違反內地法律,特區政府和內地設有通報機制。特區政府會檢討有關通報機制的安排,務求可以改善通報時間和透明度,使特區政府盡快了解有關香港人的下落和知會他的家屬,確保他的人身安全,以及保障他在法律下應有的權利,同時提供可行協助;第三,在有需要時,會派特區政府官員到內地跟進上述決定。

  在七月五日,律政司司長、保安局局長、署理警務處處長、入境事務處處長和海關關長前往北京與公安部、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等有關部門,就進一步完善通報機制進行第一輪磋商。雙方同意重點就通報時限、通報內容、通報範圍、通報渠道等方面進行修改和完善,使機制將更加有利於保障兩地居民的合法權益。在會議上,特區政府官員亦聽取了內地有關部門就林榮基案,以及今年三月十四日在大埔發生一宗找換店劫殺案疑犯在內地被捕情況的通報。

  中央政府高度重視特區政府關於改善通報機制的建議。在上述會議上,雙方有積極及互動的討論,取得階段性成果。雙方並同意約在七月底進行第二輪磋商。與此同時,警方繼續就銅鑼灣書店事件積極進行調查工作。


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00分

立法會二題:新界小型屋宇

  以下是今日(六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的答覆:

問題:

  新界小型屋宇(俗稱「丁屋」)政策的原意,是讓年滿十八歲而父系源自一八九八年時為香港新界認可鄉村居民的男性原居村民(下稱「原居民」),得以一生人一次向當局申請,在其所屬鄉村內的合適土地上建造一所丁屋作自住用途。據報,原居民出售丁屋權益(俗稱「套丁」)的情況猖獗。有不少沒有土地的原居民與土地業權人簽訂秘密協議,由原居民名義上從土地業權人購得土地並向當局申請建造丁屋,土地業權人則斥資建造丁屋;原居民須把建成的丁屋轉售予土地業權人指定的人士,並獲土地業權人支付一筆巨款。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原居民在五年限制轉讓期內,在繳付按折扣因子計算的土地補價後,或在該限制期過後免繳土地補價,可轉讓以建屋牌照或換地方式批建丁屋的業權,而有市民指出此安排變相鼓勵原居民轉讓丁屋業權圖利,有違丁屋政策原意,當局會否規定原居民出讓該等丁屋時須繳付十足土地補價,以降低轉讓丁屋業權的誘因;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鑑於有意見認為原居民在丁屋落成後不久轉讓丁屋業權圖利,有違丁屋供原居民自住的政策原意,當局會否考慮禁止原居民在某期限內轉讓以任何方式批建丁屋的業權;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當局會否制訂打擊套丁活動的措施,包括會否恢復二○○七年以前的做法,規定申請建造丁屋的原居民須作出法定聲明,保證他從未就其丁屋權益或申請丁屋契約的資格作出轉讓安排;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小型屋宇政策自一九七二年起實施。根據有關政策,一般來說,年滿十八歲、父系源自一八九八年時為香港新界認可鄉村居民的男性原居村民,得以一生人一次向當局申請,在其所屬鄉村內的合適土地上建造一所小型屋宇自住。

  根據現行政策,小型屋宇一般在發出「滿意紙」前不得轉讓。若小型屋宇申請人在其申請獲批及建成小型屋宇後打算轉讓其小型屋宇,須根據適用的轉讓限制向地政總署提出申請,如申請獲批,則須繳付所需的土地補價。

  就問題的各部分,我回覆如下:

(一)現時,小型屋宇轉讓的限制及土地補價機制簡述如下:

(a)若小型屋宇批約是以建屋牌照方式批出,即申請人在自己擁有業權的土地上建造小型屋宇,當小型屋宇持牌人在獲發「滿意紙」後的五年轉讓限制期內轉讓其小型屋宇,他須向地政總署提出申請,如申請獲批,則須繳付所需的土地補價,方可出售其小型屋宇。當建屋牌照的五年轉讓限制期屆滿後,小型屋宇持牌人可自由買賣其小型屋宇,無須向地政總署申請,因此亦不涉及土地補價。

(b)若小型屋宇批約的土地是以私人協約方式批出的政府土地,則該小型屋宇承批人在獲發「滿意紙」後,無論任何時候轉讓其小型屋宇,均須向地政總署申請撤銷批約內的永久轉讓限制,如申請獲批,則須繳付所需的土地補價,方可出售其小型屋宇;而所需繳付土地補價為有關地段的市值地價。其市值地價會根據該地段的批地條款及參考有關物業的市場交易資料作出評估。

  另外,小型屋宇批約的方式還包括較少數在鄉村擴展區內以私人協約方式批出政府土地的批約及以換地方式批出的批約,此等批約受其適用的轉讓限制及土地補價機制約束。

  以私人協約方式獲批政府土地興建小型屋宇與以建屋牌照方式獲批興建小型屋宇不同,前者在其撤銷轉讓限制申請獲批時須繳付市值土地補價,而後者則由於土地本屬小型屋宇申請人所有,因此撤銷五年轉讓限制的土地補價,主要乃反映該小型屋宇地段當時受轉讓限制規定的情況與撤銷轉讓限制後可提早自由買賣的情況兩者之間的土地價值差別,並不涉及政府重新收取該私人地段的市值地價。具體而言,轉讓限制的剩餘年期越短,土地補價水平越低,相反亦然。

  現時的小型屋宇已有適當的土地補價評估機制,我們目前未有改變有關機制的打算。

(二)一九七六年二月之前,小型屋宇的批約並沒有轉讓限制的條款。政府於一九七六年二月在所有的小型屋宇批約內加入五年轉讓限制的條款,並於一九七八年八月將透過私人協約方式獲批政府土地興建的小型屋宇的轉讓限制期延至整個批地年期(即「永久轉讓限制」)。然而,此永久轉讓限制並非不能撤銷,正如上文(一)(b)所述,小型屋宇承批人可向地政總署提出撤銷轉讓限制申請,如申請獲批並繳足所需的市值土地補價,便可自由轉讓其小型屋宇。

  我相信大家亦理解,現行的政策行之已久,而政策所牽涉的考慮繁多。任何涉及改動小型屋宇政策的建議,均需要作整體和全盤的詳細考慮,不能忽略法律、環境、土地規劃、土地需求以至相關持份者權益等複雜問題,這些問題均需要審慎檢視。就李卓人議員在提問中建議規定在某期限內絕對禁止轉讓小型屋宇,我們未有計劃進行有關諮詢。在未進行充分諮詢和仔細研究的情況下,我們不應亦不能輕言更改。況且,當中相當部分的小型屋宇是以上文(一)(a)所述的建屋牌照方式獲批興建,持牌人原先已擁有其私人土地。此外,引入絕對禁止轉讓期,令小型屋宇持牌人或承批人未能因應其個人或家庭情況和需要的轉變而轉讓小型屋宇,未必合理。要在短時間內敲定一個合適而方方面面持份者都能接受的新政策,實不容易。而發展局需要優先處理的工作,是增加短、中期的土地供應,和推展各項工務工程並控制其成本,在現屆政府餘下的任期內,檢討或考慮有關修改小型屋宇政策的建議並不是我們工作的優先選項,時間上亦不切實可行。

(三)現時,地政總署在處理建造小型屋宇的申請時,會要求申請人就其原居村民的身分及以前未曾接受過當局以任何優惠條件批建小型屋宇的事實等作出法定聲明。如申請人向地政總署申請以建屋牌照或換地方式批准建造小型屋宇,申請人在其法定聲明中必須聲明是擬建小型屋宇相關地段的唯一合法註冊業權人。

  小型屋宇申請人在簽立小型屋宇契約時,亦須透過載於小型屋宇契約內的保證條款,保證他從未就其發展小型屋宇的權益或申請小型屋宇契約的資格作出轉讓安排。若發現承批人或持牌人違反契約條款,地政總署可採取執行契約條款行動。

  區域法院早前就一宗「套丁」案件的判決說明,若任何人士透過虛假陳述或詐騙行為騙取政府的審批,便是涉及違法行為,即使涉事人沒有作出法定聲明,有關違法行為經執法部門查明屬實可作刑事檢控。因應有關判決,對於懷疑承批人或持牌人以不誠實手法欺騙地政總署簽發小型屋宇批約或違反保證條款的個案,地政總署會繼續作出跟進,並按需要與執法部門合作及全面配合有關部門的調查工作。

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3時10分

立法會八題:處理交通擠塞及違例泊車措施

  以下是今日(六月八日)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邱誠武的書面答覆:

問題:

  政府正研究在中環及其鄰近地區推行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然而,有不少司機向本人反映,指該計劃對紓緩中區交通擠塞問題的效用不大,因為違例泊車才是問題的主要原因。雖然當局一直強調會就中區違例泊車的情況加強執法,但有傳媒在今年二月中連續多日觀察後發現,於繁忙時間有過百部車輛在中區一帶道路違例停泊,而部分車輛是政府高官使用的座駕。此外,有民間團體在本年三月中於中區畢打街及遮打道進行三日的觀察後發現,違例泊車及在不當地方上落客貨的問題非常嚴重。該民間團體在該兩條道路錄得共1 617架次違例停泊,但同期只錄得警員作出執法行動(例如向違例泊車的司機作出勸諭或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13次(即違例停泊與執法行動的比例為124:1)。此外,該民間團體在三月十一日適逢舉行的「港島總區交通日」,於上述兩條道路錄得共1 226架次違例停泊,卻只見到警員作出六次執法行動(即違例停泊與執法行動的比例為204:1)。有市民因此認為當局所謂「加強執法」只是虛應故事。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當局會否以身作則,制訂有效措施杜絕政府車輛在中區違例停泊的情況,以紓緩中區的交通擠塞問題;如會,詳情為何;及

(二)當局會否重新檢視其打擊中區違例泊車的政策,並加強執法,以有效管理該區的交通?

答覆:

主席:

  就李卓人議員的提問,現綜合答覆如下:

  政府一直以多管齊下的方式,處理道路交通擠塞問題,並於二○一四年三月邀請交通諮詢委員會(交諮會)進行研究,探討導致本港道路交通擠塞的原因及解決方案。交諮會於二○一四年年底向政府提交報告。政府接納報告,並會分階段推展交諮會所建議的一系列短、中、長期措施(詳見附件);在推展過程中會考慮持份者意見、可行方法和海外經驗等。

  交諮會認為有必要調高與交通擠塞相關罪行的定額罰款,以恢復阻嚇作用。香港路面空間有限,但有部分駕駛者為求個人方便,將汽車非法停泊或停留在道路上,或在限制區內上落客或裝卸貨物,影響路面交通。與交通擠塞相關罪行的定額罰款額,曾於一九九四年調高,之後便一直未變;就此,政府在去年底提出將與交通擠塞相關罪行的定額罰款,按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升幅相應調高50%,以恢復原來的阻嚇作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及部分社會人士對政府的建議提出了許多意見,政府會加以考慮並適時向立法會提出法例修訂。

  在提高定額罰款之同時,有必要強力執法。警務處會加強對交通違例事項進行執法和檢控工作,並重點打擊嚴重交通擠塞的非法泊車黑點。中區是其中一個極受關注的地區,警務處於今年首四個月已於中區發出超過20 000張定額罰款通知書予違例停泊車輛,相比去年同期上升約3%。警務處在今年四月推行新的「2016重點交通執法項目」,透過執法行動及一系列教育及宣傳工作,針對道路使用者一些可能導致交通意外及阻塞交通的不良行為。

  打擊違例泊車及違例上落客貨是今年重點交通執法項目之一。舉例來說,警務處在今年六月一日起推行為期一周的全港反違例泊車行動,旨在打擊違例泊車及其他引致交通阻塞的違法行為,以改善交通擠塞情況。行動期間,警方會進行嚴厲執法,票控違例人士,尤其是雙行泊車及於限制區內停泊等候的車輛,或在禁區內非法上落客或貨物及停車等候。如發現有司機蓄意違例泊車,造成交通阻塞,甚至對其他道路使用者構成危險,警方除了會進行多次票控及檢控司機外,亦會考慮將有關車輛拖走。警務處會繼續根據「2016 重點交通執法項目」,不定時在全港不同地區進行反違例泊車及違例上落客貨的行動。

  在教育及宣傳工作方面,警務處會繼續與各持份者(包括道路安全議會)保持緊密聯繫,推動公眾參與,收集及交換在交通擠塞及違例泊車等議題上的意見,以研究處理交通擠塞的改善措施。警務處亦會從不同途徑加強宣傳,例如拍攝宣傳短片及透過傳媒和社交平台等媒體,鼓勵道路使用者肩負保持道路暢通的責任,不能違例泊車,從而減低道路負擔及避免造成交通意外。

  為保持交通暢通,運輸署亦在全港各區因應具體情況制定切實可行的交通管理措施,例如設置限制區,以禁止所有或特定車輛在繁忙時間於路旁上落客貨;於繁忙路口劃設黃色方格,以避免路口阻塞而導致交通擠塞,以及調整交通燈燈號的控制,以盡量提高路口的行車流量,減少交通延誤等。警務處會與運輸署保持緊密的溝通及合作,密切留意各區交通情況和檢視有關交通管理措施的成效。

  至於政府車輛,政府物流服務署指出,政府司機與其他所有道路使用者一樣,在執行職務時必須遵守《道路交通條例》,不可違例泊車。此外,政府的《駕駛政府車輛常規》亦已訂明政府司機必需遵守所有現行交通規例,違規者可能會受到紀律處分。該署會再次提醒各政府司機在執行職務時必須遵守有關道路交通條例。而警務處在維持交通秩序下,如發現有司機違例泊車,不論是政府司機或其他道路使用者,均會一視同仁,採取執法行動。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15分

立法會六題:航空公司機組人員過勞個案

  以下為今日(二月十七日)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報,國泰航空公司(國泰航空)在二○一四年接獲近1 100宗關於機組人員出現疲勞狀態(機組人員疲勞)的報告,較二○一三年接獲的報告宗數上升38%。此外,據悉在近期呈報的其中一宗個案中,一架貨機的兩名機師均被指於去年七月駕駛該貨機進入碇泊區期間曾短暫打瞌睡,而該情況有可能釀成災難。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民航處是否知悉曾出現機組人員疲勞的個案;若知悉,民航處有否就該等個案進行調查;若有調查,結果為何;

(二) 民航處是否知悉香港的航空公司在去年接獲的機組人員疲勞報告總數;若知悉,該等報告的數目為何,而民航處有否與有關的航空公司採取跟進行動,以期減少出現機組人員疲勞的個案;若有,所採取的跟進行動的詳情為何;若沒有採取跟進行動,原因為何;

(三) 民航處有否定期監察機師的飛行時數及機師疲勞對乘客及機組人員的安全所構成的影響;若有,相關工作的詳情為何;

(四) 民航處按何理據在飛行標準CAD371(避免機組人員出現疲勞狀態)作出候勤當值規定,訂明若一名候勤機組人員奉召在某個飛行當值時段執勤,而報到時間是在編定的候勤當值期結束之後,則該段編定的候勤當值期的開始時間與飛行當值時段的結束時間可相隔的最長時限為23小時(23小時規則);鑑於近期一項科學研究指出,處於不眠狀態17小時等同血液中有0.05%的酒精含量,民航處會否檢討該23小時規則,以減少機組人員不眠狀態時數及避免出現機組人員疲勞的情況;及

(五) 對於國泰航空於二○一一年設立的疲勞風險管理系統委員會在過去五年舉行的會議,有否任何民航處人員曾經出席其中任何一次會議;若有,他們出席該等會議的次數為何;民航處有否計劃規定所有香港的航空公司設立類似的委員會,藉以監察及管理機組人員疲勞情況?

答覆:

主席: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就航空安全訂定了非常嚴格的標準,民航處根據國際民航組織的規定,定期對航空公司作出仔細審查,包括飛行檢查和運作記錄檢查,以確保飛行運作符合適航和安全標準。此外,民航處亦會審視航空公司定期提交的報告。

  根據國際民航組織的規定和國際慣例,如同其他事件一樣,疲勞個案按至少兩層的風險管理級別劃分和處理,即那些對安全沒有影響或影響甚低、不屬於強制呈報事故計劃(註一)範圍的個案,以及那些航空公司必須向民航處呈報的個案。第一類與機組人員過勞有關的個案在航空公司內部呈報和調查,航空公司無須向民航處呈交報告。至於第二類與機組人員過勞有關的個案,則須按強制呈報事故計劃向民航處報告。這些個案的風險水平不一,有些涉及向航空公司提議有關避免機組人員過勞的改善措施,例如改善輪值制度;有些則是關乎個別人員過勞或主觀認為出現過勞情況的報告。

  至於李卓人議員的問題引言中所提及的1 100宗機組人員出現疲勞狀態的報告,據有關航空公司提供的統計數據,該些個案的整體風險水平不高,其中須根據強制呈報事故計劃向民航處呈報的個案只有29宗,佔其中約2.6%。有關航空公司已調查全部個案,並聯同民航處在強制呈報事故計劃的定期審查會議上審核、討論及接納有關調查結果。

  至於在同一引言中所提及的涉及兩名機師的過勞個案,民航處已按照既定程序與航空公司跟進。根據該航空公司於二○一五年九月按強制呈報事故計劃向民航處提交的調查報告,該航班負責監控的機師(即個案中的副機長)已採取行動,敦促負責操控的機師(即個案中的機長)安排飛機按照標準作業程序進入機場航道,並安全着陸。該航空公司與民航處均沒有發現證據證明,兩名機師在操控飛機期間曾經睡着。該航空公司隨後建議了多項跟進行動,包括改善對飛行輪值表的管理,以及採取方法以改善機師處理疲勞的能力。

  就李卓人議員的問題的個別部分,我的答覆如下:

(一)至(三) 民航處實施的安全監管措施之一,是對所有持有由該處發出的航空運輸企業經營許可證的航空公司,定期查核運作記錄,以緊密監察其機組人員的工作情況和飛行時數。根據《1995年飛航(香港)令》(第448C章)第54條,任何在香港註冊而用於公共運輸飛行的飛機,其經營人必須制訂符合民航處指引文件《CAD371》(第二版)規定的「飛行時間限制計劃」,以規管每名機組人員的飛行時間。飛行時間限制計劃須獲民航處核准,並供所涉及的航班的每名機組人員查閱。

  如上所述,根據國際民航組織的規定和國際慣例,民航處依據《1995年飛航(香港)令》(第448C章),規定所有航空公司設立兩級呈報機組人員過勞情況的機制:(i)根據安全管理系統(註二)提交內部報告和進行內部調查;以及(ii)根據強制呈報事故計劃向民航處呈報。以第一級呈報方法而言,航空公司必須錄取在飛行途中與過勞有關的報告,並根據事故的嚴重程度和發生事故的機會大小來評估事件的風險水平。至於涉及風險較高、屬於強制呈報事故計劃範圍的過勞個案,航空公司必須列作強制呈報事故,向民航處呈報。民航處出席航空公司定期召開的強制呈報事故審查會議,跟進強制呈報事故個案,並接收航空公司提交的調查報告。民航處也定期監察航空公司推行糾正措施的情況。

(四) 國際民航組織並無訂明限制飛行時間的詳細規則,以避免過勞的情況。其他主要的民航監管機構亦無設定「候命職務」連同「飛行職務時段」的時間上限(註三)。民航處經參考澳洲的規例,以及在飛行工作時間限制工作組的會議中,諮詢航空公司代表、機師工會、機艙服務員工會,以及具備航空醫學資格的醫生後,於二○一○年實施「23小時規則」。簡單而言,該規則訂明由編定的「候命職務」開始,至「飛行職務時段」完結,上限為23小時。在奉召執勤前,機師可利用「候命職務」的時段休息。儘管如此,鑑於國際航空規管模式不斷演變,以及科學研究不斷有新發現,民航處現正檢討「23小時規則」,並會視乎檢討的結果,考慮是否需要更新現行的安排。

(五) 為求進一步減低與機組人員過勞有關的風險,民航處鼓勵航空公司本身設立疲勞風險管理系統,但設立該風險管理系統目前並非國際民航組織強制的規定。在接獲機組人員過勞的報告後,該系統會利用特定的科學模擬技術,找出輪值制度、飛行模式和其他航務範疇潛在的危險,以便採取預防措施,減低風險。疲勞風險管理系統下設疲勞風險管理委員會,成員為相關各方的代表,包括管理層、機師代表及具備航空醫學資格的醫生。委員會將會檢視相關範疇,包括:(i)風險管理程序;(ii)安全保證程序;以及(iii)安全推廣程序。以香港為基地的兩家航空公司,先後於二○一○年及二○一二年設立了疲勞風險管理委員會。民航處會與其他以香港為基地的航空公司合作,探討該等公司設立疲勞風險管理系統的可行性。

  過往民航處曾派出一名督察和一名具備航空醫學資格的醫生,以觀察員的身分,出席了某間以香港為基地的航空公司的疲勞風險管理委員會的其中一次會議。然而,妥善管理機組人員疲勞的風險,實為個別航空公司的重要責任。民航處將會繼續監察情況,並會在有需要時,考慮派員出席本地航空公司的疲勞風險管理委員會會議。

註一:根據《1995年飛航(香港)令》(第448C章)第86條的規定,凡發生與香港航空運輸企業經營許可證持有人營運的飛機有關的事故,或該飛機或其某部分或設備出現毛病或失靈,而該事故、失靈情況或毛病危及或假如不糾正即會危及該飛機、該飛機的佔用人或其他人的安全,則該飛機的營運人或控制該飛機的機師必須向民航處呈報該事故、失靈情況或毛病。

註二:根據《1995年飛航(香港)令》(第448C章)第102條,安全管理系統必須能夠—
(a)找出可能損害航行安全的危險,並管理相關的風險;
(b)確保採取所需的補救措施以維持合理的安全水平;
(c)繼續監察已達到的安全水平並定期評估;
(d)以不斷提高整體的安全水平為目標;以及
(e)切合有關措施的規模、性質和複雜程度以及其中可能損害航行安全的危險和相關的風險。

註三:根據民航處的指引(即《CAD371》(第二版)),「候命職務」指「經營人對某名本屬休班的機組人員施加限制的時段」。「飛行職務時段」指「某人以機組人員身分在飛機內工作的任何時段。該時段由機組人員按經營人要求就飛行職務報到當值的時間起計,並於飛機在最後一程飛行後楔上輪擋、關上引擎或槳葉停止轉動後完結,或當某機組人員最後一次離開控制座椅,並於餘下航程中無須再擔當任何飛行職務時完結,而在上述各種情況中,以較早的完結時間為準。」

2016年2月1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3時50分

立法會三題:行政長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述職

  以下為今日(一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的答覆:

問題:

  關於行政長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述職的事宜,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當局會否考慮日後在撰寫行政長官的述職報告時,就報告的大綱和主要內容諮詢公眾,並在行政長官述職後盡快公開報告和相關文件,以體現行政長官向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的憲制責任,以及提高政府施政的透明度;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當局有否在現任行政長官歷次述職期間或在其述職報告中,提出任何希望中央人民政府給予支持的事項;如有,能否提供有關的清單和詳情;如不能提供該等資料,原因為何;及

(三)現任行政長官在其歷次述職期間,有否收到中央人民政府以口頭、書面或其他形式發出的指令或指示;如有,當局能否提供有關的清單和詳情;如不能提供該等資料,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有關李議員的提問,經徵詢行政長官辦公室後,現獲其授權答覆如下:

  按照「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針政策及《基本法》的規定,行政長官有其獨特和重要的憲制地位。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三條,行政長官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並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基本法》第四十八條亦規定,行政長官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執行《基本法》和依照《基本法》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法律,並須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基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以及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處理中央授權的對外事務和其他事務等。為貫徹上述憲制規定,自回歸以來,各任行政長官均有向國家領導述職及匯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最新發展和情況。

  現任行政長官自二○一二年七月上任以來,一貫以詳盡、全面、客觀的方式,如實向國家領導報告特區的情況和特區政府的工作,國家領導亦充分肯定和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的施政。

  行政長官述職前,其辦公室每次均會發出新聞稿公布有關日期、安排和隨行官員。於述職期間,行政長官亦會主動會見傳媒,通報訪京的情況。以最近一次為例,行政長官在出發前、述職後以及回港後都有會見傳媒,簡介述職的內容和向國家爭取支持的事項,如香港如何配合國家「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兩大國家策略、「深港通」、港珠澳大橋的進度等等。行政長官在會見傳媒時,也會提及國家領導在聽取行政長官的匯報時的意見。

  按《基本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行政長官定期於立法會發表施政報告,隨後並接受議員的提問及聆聽傳媒和市民大眾的意見。此外,在每個立法會會期,行政長官一般會出席四次立法會答問大會,就各項施政工作與議員交流。特區政府各司局及部門亦會就其政策範疇,與立法會和區議會以及相關法定機構和諮詢委員會充分交換意見及聽取建議。總括而言,行政長官及其領導的特區政府透過不同方式和渠道,向特別行政區和市民大眾就其施政負責。

  多謝主席。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48分

立法會十一題:職業介紹所規管

  以下為今日(一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有多份研究報告顯示來港工作的外籍家庭傭工(外傭)受到職業介紹所剝削,包括被逼支付高昂的中介費用。有不少外傭因而欠下巨債,成為「抵債勞工」。此外,有勞工團體向本人反映,政府沒有正視上述問題,例如勞工處轄下職業介紹所事務組(事務組)在二○一四年只對四間職業介紹所提出檢控,而當中只有一宗涉及濫收中介費用,顯示事務組監管不力。關於保障外傭的權益,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每年事務組人員巡查職業介紹所的次數;事務組現時的人手編制;當局會否考慮增加事務組的人手,以加強事務組對職業介紹所的監管;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鑑於有勞工團體指出,現時有關職業介紹所濫收中介費用的罰則過輕(例如最高罰款只是五萬元),而且職業介紹所往往藉拖延發出中介費用收據,使外傭未能在六個月的起訴期限內提出投訴,當局會否考慮修改法例,以提高有關的罰則和延長起訴期限;如會,詳情為何,包括當局會否進行公眾諮詢;如否,原因為何;

(三)鑑於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局長)表示會在今年第一季完成草擬職業介紹所的實務守則,該項工作的詳情和進度為何;

(四)鑑於局長表示會研究為外傭開辦強制性半日制課程,讓外傭了解其勞工權益,但本人得悉當局迄今只與有關的領事館合辦簡短講座,當局是否已放棄開辦上述課程;如是,原因為何;如否,推行課程的時間表和有關工作的詳情為何;及

(五)當局有否與印尼和菲律賓以外的國家(包括印度、泰國、尼泊爾及斯里蘭卡)的領事館商討,如何保障來自有關國家的外傭的權益;如有,舉行會議的次數、日期、內容及跟進工作(按國家名稱以表列出有關資料);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李卓人議員的提問,我綜合答覆如下:

(一)至(三)有關職業介紹所的監管的部分

  勞工處職業介紹所事務組(事務組)負責執行《僱傭條例》第XII部(香港法例第57章)(條例)及《職業介紹所規例》(香港法例第57A章)(規例),並透過發牌、進行例行及突擊巡查及投訴調查,規管職業介紹所的運作。

  根據條例及規例,如職業介紹所就因已代求職者謀得職業,向其收取除訂明佣金外,其他任何形式的酬勞,或與開支或其他方面有關的任何付款及其他利益,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即50,000元)。而根據《裁判官條例》(香港法例第227章)第26條的規定,凡成文法則對罪行(可公訴罪行除外)並無規定作出申訴或提出告發的時效,則申訴或告發須分別於其所涉事項發生後起計的六個月內作出或提出。勞工處在收到有關違反條例及規例的投訴後,會迅速作出跟進,並會在完成調查後諮詢律政司意見;如有足夠證據,便會對相關職業介紹所提出檢控。至於能否成功將涉嫌違法的職業介紹所定罪,則取決於多項因素,例如證據是否充分、受害人是否願意出席聆訊或擔任控方證人等,最終由法庭作出獨立的裁決。勞工處呼籲涉嫌被濫收佣金的求職者,包括外籍家庭傭工(外傭),盡快向勞工處投訴,以便該處能作出跟進。

  勞工處已於過去兩個財政年度增加事務組的人手至現有的八名勞工事務主任職系人員,以加強對職業介紹所的監管,包括增加每年巡查職業介紹所的次數,由每年1 300次增加至1 800次,增幅為38%。政府會不時檢視人手安排,以切合運作需要。

  在二○一三、二○一四及二○一五年,勞工處對全港職業介紹所分別進行了1 341次、1 806次及1 803次的巡查。另外,在二○一五年,勞工處共成功檢控了12間職業介紹所,其中包括九間因濫收求職者佣金而被定罪,較二○一四年成功檢控四間介紹所有大幅的增加。

  此外,政府正為業界草擬一套實務守則,並預計於今年第一季諮詢業界及持份者。政府會視乎實務守則的落實情況,檢視是否需要將實務守則變為法定要求或引入其他監管措施。政府亦不排除修改現時法例,包括提高有關最高刑罰,以加強規管職業介紹所。

(四)及(五)有關保障外傭權益的部分

  鑑於菲律賓和印尼兩個國家是外傭主要來源地,政府和有關駐港領事館加強合作,並成立了跨部門的定期聯繫機制,交換資訊及協調宣傳活動。勞工處亦一直有與其他外傭來源地國家的駐港領事館保持聯繫並定期會面(例如每年的規定最低工資檢討),保障在港外傭的權益。

  勞工處自二○一四年中開始,便派員定期出席菲律賓及印尼駐港領事館為其新來港外傭舉辦的簡介會,向他們介紹其勞工權益。勞工處亦要求相關領事館協助安排在外傭從祖國出發來港前,向其播放宣傳短片,以及繼續透過一個非政府組織在香港國際機場向新來港外傭派發附有政府宣傳單張及工作實用指南的資訊包,讓外傭到港後便即時獲悉其權利。

  此外,為提高外傭對其勞工權益及求助渠道的認識,勞工處二○一四年初已加強有關宣傳及教育工作,例如:增加在於外傭休息日通常聚集的地方設立資訊站的次數,以及在本地的菲律賓及印尼報章刊登廣告提供關於其勞工權益及求助渠道等資訊。政府亦以外傭母語製作了印有勞工權益及投訴渠道、方便隨身攜帶的資訊咭,廣泛派發予外傭,提高他們在這方面的意識。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39分

立法會七題:輸入勞工

  以下為今日(七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有關輸入外地勞工(外勞)的事宜,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當局在去年四月推行優化措施,以加快公營工程承建商就26個人手短缺工種按「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勞作出申請的事前準備工作,(i)當局至今接獲該等申請的宗數,以及每宗獲批申請涉及的(ii)承建商名稱、(iii)工程地點、(iv)申請輸入外勞的人數及(v)獲批輸入外勞的人數(按該26個工種列出分項數字);

(二)鑑於當局在去年四月推出措施,容許參與「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舍就其非買位部分申請輸入外勞,(i)當局至今接獲該等申請的宗數,以及每宗獲批申請涉及的(ii)申請輸入外勞的人數及(iii)獲批輸入外勞的人數;當局可否提供勞工顧問委員會就每宗申請所作的表決紀錄;

(三)過去三年,每年根據「一般就業政策」獲當局簽發工作簽證的人數,並按申請者的教育程度、所屬薪酬組別、職業和行業列出分項數字;及

(四)入境事務處在審批根據「一般就業政策」及「輸入內地人才計劃」提出的申請時,有否要求僱主提供資料(例如招聘廣告副本及應徵者人數),證明曾就有關職位進行本地招聘但未能覓得合適人選;如有要求,過去三年,入境事務處每年提出該等要求的次數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設有不同計劃,讓僱主可因應實際業務情況申請輸入勞工,填補本地勞工市場所缺乏的技能,維持本港的競爭力和發展需要。僱主可按有關職位所需的技術水平及/或教育程度,向入境事務處(入境處)申請引入專業人士,或透過勞工處的「補充勞工計劃」申請輸入技術勞工。

  就李卓人議員的提問,現答覆如下:

(一)建造業議會下的短期勞動力供應專責小組識別了建造業26個人手短缺工種。政府在二○一四年四月推出優化措施,以加快公營工程承建商就這些人手短缺工種按「補充勞工計劃」申請輸入勞工的事前準備工作。

  自優化措施推出以來,截至二○一五年六月三十日,勞工處共接獲23宗由公營工程承建商提交的相關申請。獲批的申請有6宗,要求輸入共485名勞工,而獲批輸入共405名。

  這6宗申請所申請及獲批輸入勞工人數,按26個人手短缺工種所劃分的分項數字載於附件一。

  基於「補充勞工計劃」的保密原則,政府不能透露個別申請承建商的名稱或工程地點。

(二)因應安老服務業的人手情況,由二○一四年四月起,政府容許參與社會福利署「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舍,可就其非買位部分申請輸入護理員。截至二○一五年六月三十日,勞工處共接獲153宗由這些院舍提交的「補充勞工計劃」申請。獲批的申請總數有119宗,要求輸入共739名護理員,而獲批輸入共482名。

  勞工處按照「補充勞工計劃」的既定機制及審批準則,就輸入勞工的申請作出建議,並邀請勞工顧問委員會(勞顧會)委員給予意見,以供勞工處處長(處長)考慮。處長在全面評估各項因素,以及委員所提供的意見和理據後,會決定批准或拒絕有關申請。政府並非由勞顧會以表決方式處理「補充勞工計劃」的申請。基於「補充勞工計劃」的保密原則,政府不能透露委員對個別申請所提供的意見。

(三)在過去三年,根據「一般就業政策」獲入境處簽發就業簽證/進入許可的統計數字分別按申請人行業/界別分類及按申請人每月薪酬分類載於附件二及附件三。

  入境處沒有備存提問涉及的其他分類統計數字。

(四)現時,入境處實施兩項與就業有關的入境安排,即適用於海外、台灣及澳門專業人士的「一般就業政策」及內地專業人士的「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目的是讓本地僱主可按其人力需求,聘請香港所需要卻又缺乏的專業人士來港工作。

  有關專業人士欲來港工作須符合三個主要條件:

(1)有良好教育背景,通常指擁有相關範疇的大學學位;
(2)必須確實已獲得本地僱主聘用,而從事的專業工作需與其學歷或工作經驗有關,同時僱主又未能在本地覓得專業人士應聘;及
(3)有關職位的薪酬福利水準與本地職業市場相若,不能低於本地市場聘用條件。

  入境處在處理上述兩項入境安排的申請時,必會在保障港人優先就業這重要政策方針及引入所需專業人才來港兩方面,作出適當的平衡。

  由於不同行業有不同業務需要,而需求的人才亦不盡相同,入境處在判斷申請職位是否無法在港覓得人才擔任時,會要求僱主說明聘用申請人的理由及證明未能聘用本地專業人士的原因。如需進一步了解相關職位市場的人手供應情況,入境處亦會要求僱主就該申請職位提供招聘資料和文件證明,包括曾刊登的招聘廣告、本地應徵者數目、面見紀錄和結果等。此外,入境處會按情況參考相關政府部門或專業團體提供的資料,以確定有關申請合乎兩項入境安排的目標。

  入境處沒有備存提問涉及的統計數字。

2015年7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50分

立法會七題:外籍家庭傭工及職業介紹所

  以下為今日(五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報,今年三月十一日,一名正等待新工作簽證的印尼籍家庭傭工在一個單位外平台上帳篷底睡覺時,被一塊從高處墜下的石屎板擊中,數日後不治。事發單位是一家外籍家庭傭工(外傭)中介公司為外傭提供的暫住宿舍。關於監管中介公司及其提供的暫住宿舍事宜,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有報道指該名外傭在事發前已與新僱主簽訂僱傭合約,但應僱主要求暫居於該宿舍,當局有否就此展開調查,包括該名僱主有否違反法例;如有,結果為何;

(二)是否知悉在過去五年,每年中介公司提供予外傭暫住的宿舍和床位的數目分別為何;

(三)當局有否就中介公司為外傭提供暫住宿舍事宜進行監管;如有,過去五年,有關部門每年巡查該等宿舍的次數為何;如否,當局會否進行監管;

(四)鑑於近日有報道指某些暫住宿舍的衞生情況惡劣,當局有否就此展開調查;如有,有否發現違反法例的個案;如有,相關的法例和罰則為何;

(五)當局有否調查中介公司向暫住其宿舍的外傭收取費用的情況;如有調查,有否發現違反法例的個案;如有,相關的法例和罰則為何;及

(六)過去五年,每年勞工處就中介公司營運情況進行的例行巡查及突擊巡查次數分別為何,以及因應投訴分別進行調查及提出檢控的個案數目,以及該等個案所涉中介公司的數目分別為何?

答覆:

主席:

  就李卓人議員的問題,在諮詢有關決策局和部門後,現綜合答覆如下:

  根據現行政策,聘請外籍家庭傭工(外傭)的僱主必須與外傭簽訂「標準僱傭合約」(合約)。根據合約第3條,外傭在受僱期間須於合約內訂明僱主在香港的住址工作及居住。此外,僱主及外傭亦須各自在有關工作簽證的申請書承諾外傭會於合約所述的僱主住址居住。

  如僱主及/或外傭違反在合約及相關申請書作出的承諾,例如外傭在受僱期間於合約上訂明以外的地方居住,日後該僱主再次申請僱用外傭時,或該外傭再次申請工作簽證或延期逗留,入境事務處(入境處)會把其行為操守列為考慮因素,並可能會拒絕其申請。若僱主及/或外傭在提交申請時提供失實資料,可能觸犯《入境條例》(第115章)。根據現行法例,任何人士向入境處人員作出虛假陳述,即屬違法。違例者會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港幣15萬元及入獄14年。協助及教唆者亦可能會被檢控。

  根據《僱傭條例》(第57章)第XII部(條例)及《職業介紹所規例》(第57A章)(規例),任何人在經營職業介紹所業務前,須先領有牌照或豁免證明書。條例及規例並無就持牌人所經營的宿舍或其他設施作出規定。現行法例亦無規定職業介紹所須為求職者(包括外傭)提供宿舍。勞工處並無有關職業介紹所向外傭提供的宿舍或床位等資料。

  任何處所的佔用人、東主或租客如果會向到臨該處所的人士提供收費住宿,除非處所內提供的所有住宿,每次出租期均為連續28天或以上,否則須根據《旅館業條例》(第349章),申領旅館牌照。而在任何居住單位內,若有12個或以上已被人根據租用協議或擬供人根據租用協議出租的單人床位,必須根據《床位寓所條例》(第447章)申領床位寓所牌照。《旅館業條例》和《床位寓所條例》的目的,是確保擬用作旅館或床位寓所的處所,樓宇結構、消防安全和衞生設備,符合《建築物條例》和《消防條例》的指定標準。

  個別處所是否屬於《旅館業條例》或《床位寓所條例》的規管範圍,須視乎其經營模式及每宗個案的實際情況而定,不能一概而論。根據民政事務總署轄下牌照事務處(牌照處)的記錄,該處並無接獲任何相關的投訴或舉報。如果接獲有關投訴或舉報,牌照處會按既定程序,進行調查及跟進。若有足夠證據,牌照處會提出檢控。無牌經營旅館或床位寓所屬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分別被判處罰款20萬及10萬,以及監禁兩年,並會留有案底。

  至於職業介紹所可向求職者(包括外傭)收取的費用,根據條例及規例,除訂明佣金外,職業介紹所不得因已代其謀得職業,或有關代其謀取或尋求謀取職業事宜而直接或間接向求職者(包括外傭)收取任何形式的酬勞及與開支或其他方面有關的任何付款或其他利益。現時的訂明佣金為不超過求職者(包括外傭)獲職業介紹所安排就業後第一個月工資的百分之十。如外傭被職業介紹所收取超過上述金額的費用,可向勞工處舉報。在收到投訴後,勞工處會盡快展開調查。如有足夠證據,便會提出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五萬元。勞工處處長亦會考慮撤銷或拒絕續發違法的職業介紹所的牌照。

  過去五年,每年勞工處對職業介紹所就執行條例及規例而作出的巡查數字(包括例行及突擊巡查)、調查投訴數字、成功檢控的職業介紹所數目見附表一。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35分

立法會八題:政府聘用殘疾僱員

  以下為今日(二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及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鄧國威的書面答覆:

問題:

  政府一直強調歡迎殘疾人士申請政府職位,並已制訂適當的便利措施,使符合基本入職條件的殘疾申請人能與健全申請人在同等基礎上競爭,從而確保殘疾人士在投考政府職位時享有平等機會。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在二○一二至二○一三及二○一三至二○一四年度,表明是殘疾人士的新入職公務員人數(按下表列出分項數字);

殘疾類別         二○一二至 二○一三至
/年度          二○一三年 二○一四年
-----        ----- -----
視障
聽障
肢體傷殘
智障
精神病康復者
器官殘障
其他(如自閉症、
言語障礙、
特殊學習困難等)
表明是殘疾人士的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     ----- -----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二)鑑於政府指引訂明,殘疾申請人如符合有關職位的基本入職條件,無須經過任何篩選程序便可直接獲邀參加遴選測試或面試,與其他申請人在同等基礎上競爭,而招聘部門須主動詢問個別殘疾申請人是否需要任何協助或調節安排,以便該名人士參加測試或面試,當局有否規定招聘部門須於接到申請後多少日內聯絡殘疾申請人參加該等測試或面試;有否評估招聘部門沒有聯絡殘疾申請人因而無法為其提供協助或調節安排,會否違反《殘疾人權利公約》的相關規定;

(三)鑑於政府指引訂明,招聘部門會因應殘疾申請人的特別需要,適度調整遴選測試或面試程序,例如視乎殘疾申請人的殘疾程度和試題難度延長考試時間,過去三年的殘疾申請人當中,獲得招聘部門適度調整遴選測試或面試程序的人數及百分比為何,以及部分殘疾申請人未獲得該等調整的原因;

(四)鑑於據悉部分殘疾申請人雖然獲招聘部門延長測試時間或安排獨立試場,但因殘疾申請人數目較少而被安排到地點不便的試場,當局有否評估此做法會否構成差別待遇,令殘疾申請人在參加測試時不能享有平等機會;及

(五)鑑於有一些按短期或一年期合約受聘於政府部門的殘疾僱員向本人反映,他們需定期覆診但所獲發的到診紙不被部門接納,因而被要求就覆診而損失的工時補時工作或被扣減薪金/有薪假期,當局會否考慮接受殘疾僱員以到診紙作為有效的病假證明書?

答覆:

主席:

  就有關的提問,我們的回覆如下:

(一)根據我們所掌握的資料,在二○一二至二○一三及二○一三至二○一四年度,按公務員條款受聘並表明是殘疾人士的新入職人員數目如下(按殘疾類別列出):

殘疾類別         二○一二至 二○一三至
/年度          二○一三年 二○一四年
-----        ----- -----
視障             7        7
聽障             8       28
肢體傷殘           5       14
智障             0        1
精神病康復者         3        7
器官殘障           5       21
其他(如自閉症、       2        2
言語障礙、
特殊學習困難等)
表明是殘疾人士的        30       80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     -----   -----
新入職公務員總數      7 316     8 460

(二)根據現行指引,在招聘過程中,招聘部門/職系如邀請已表明是殘疾人士的申請人參加測試及/或面試,必須主動詢問個別申請人是否需要任何協助或調節安排,以便該名人士參加測試及/或面試。招聘部門/職系一般會在核實申請人的申請資格及了解他們所需要的協助或調節安排後,邀請他們參加測試及/或面試。鑑於個別職位的申請人數不一,其涉及的測試及/或面試安排的要求、核實申請資格的程序和所需的時間亦各有不同,現行指引並沒有劃一規定招聘部門/職系聯絡申請人安排測試及/或面試的時限。招聘部門/職系會因應個別個案的情況作出合適的安排。

(三)招聘部門/職系在安排遴選測試及/或面試的過程中,會因應個別殘疾申請人的特別需要,適當調整測試及/或面試程序及/或安排。例子包括為視障或患有讀寫障礙的申請人延長考試時間;為視障申請人提供較大尺寸的顯示器、電子放大器、放大/點字試卷、放大答題簿及枱燈,和容許他們在答題簿內隔行書寫及使用自備的放大鏡;在面試中與聽障申請人作書面溝通、安排他們坐於試場前排及左或右方的位置(視乎考生聽障的情況而定)、提供一份書面的主考過程細則以協助聽障申請人知悉主考員在試場內的宣佈,和面試人員在提問時減慢說話速度;以及安排有適當設施和通道的試場方便使用輪椅的考生出入,並安排他們坐近試場出入口的座位等。公務員事務局沒有備存獲得適度調整遴選測試及/或面試程序的殘疾申請人的統計數字,以及個別殘疾申請人未獲調整測試及/或面試安排(如有的話)的原因的相關資料。

(四)在安排遴選測試或面試時,招聘部門/職系會在考慮相關因素(例如個別招聘的情況,以及殘疾申請人的意願、殘疾類別及程度、所需的協助或調節安排等)後,作出適當安排以盡量利便殘疾申請人參加測試及/或面試。在過程中,殘疾申請人可向招聘部門/職系提出他們的特別需要,以便部門/職系考慮和作出適當的調節。招聘部門/職系會盡量安排殘疾申請人在地點方便適中的場地進行測試及/或面試,亦會考慮在有需要時為殘疾申請人作出特別的交通安排。例如,一般職系處於最近進行的聯合招聘考試中,因應視障申請人需要特別器材應試,安排他們到一所設有所需器材的試場應考。該試場位於薄扶林,為顧及視障申請人的交通需要,一般職系處安排了工作人員及專車接載這些視障申請人於考試前後往返港鐵站及試場。

  政府聘用殘疾人士的政策目標,是確保殘疾人士在投考政府職位時與其他申請人一樣享有平等機會。我們是在這基礎上制訂相關的利便措施,包括有關招聘測試及/或面試的調節安排,以助殘疾申請人參與有關招聘程序,當中並不存在殘疾申請人因其數目較少而受到較差或不公平的待遇。

(五)鑑於非公務員合約僱員計劃的性質,並為了維持計劃的靈活性,個別部門聘用非公務員合約僱員的相關事宜,包括日常管理,均由部門按情況自行決定。因此,如非公務員合約僱員需要在辦公時間前往診所接受治療、檢驗或診症服務,部門首長可根據運作需要,自行決定是否批准有關僱員離開工作崗位應診或接受治療,以及要求出示相關書面證明。在一般情況下,部門會因應其運作情況或需要,准許全職非公務員合約僱員在有需要時,可離開工作崗位應診或接受治療,有關員工只需提交有效的醫生證明書或到診紙,而不需補時工作、扣減薪金或有薪假期。

2015年2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59分

立法會五題:前中央官員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發表的意見

  以下是今日(一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答覆:

問題:

  據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前副主任兼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早前在北京舉行的一個座談會上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區)部分青年的國家公民意識「存在很大缺失」,而特區的教育局和辦學團體須對此負上責任。他又認為教育局局長必須受到中央監督。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根據《基本法》,各決策局局長在特區自行管理事務範圍內的工作須否受到中央監督;如須要,有關的法律依據和監督的詳情為何;

(二)自特區成立至今,有否收到中央就特區的教育政策(例如推行國民教育)發出的指令或指示;如有,詳情為何;及

(三)當局會否採取措施並運用龐大的教育資源,指導辦學團體、諮詢組織及教育工作者等如何進一步加深學生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概念的認識,並提升青年對國民身分的認同;如會,詳情為何?

答覆:

主席:

  就李議員的提問,經諮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後,謹覆如下:

(一)《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基本法》第十五條列明,中央人民政府依照《基本法》第四章的規定任命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行政長官按照《基本法》第四十八條第五項,提名並報請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包括各司、局長等主要官員。由此可見,中央人民政府擁有任命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實質權力。

  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三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行政長官亦按照《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負責執行《基本法》和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基本法》第十二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基本法》第二條亦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可見《基本法》已清楚訂明教育屬於特區政府高度自治的政策範疇。

  根據《基本法》第六十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首長是行政長官。「問責制主要官員守則」(「守則」)訂明,主要官員須為行政長官所指派的政策範疇承擔責任,並統領有關政策範疇內的執行部門。他們須就政策的成敗向行政長官負責。「守則」亦清楚提醒各主要官員注意,根據《基本法》第六十四條,特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對立法會負責。

(二)正如我在第一部分回答中指出,《基本法》已清楚訂明教育屬於特區政府高度自治的政策範疇。特區政府一向根據《基本法》和我們的教育理念及實際需要去推行教育政策,而在過程中我們歡迎和珍惜各界不同人士給予的意見。但我並沒有在教育政策方面收過中央的指令和指示。

(三)教育局一直重視推廣《基本法》,而這亦是教育局的恆常工作。有關《基本法》教育的學習元素早已納入中、小學課程內,例如小學常識科、初中生活與社會科、高中通識教育科等。在二○○八年公布的《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亦加強了與《基本法》相關的內容。此外,學校可因應校情和課程發展需要,通過相關的課程和學習活動,在學校推行《基本法》教育。

  推動《基本法》教育需要與時並進,為配合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的工作,以及適逢二○一五年四月為《基本法》頒布二十五周年,教育局除持續深化有關《基本法》教育的各項恆常工作,包括現有課程內容、校長及教師專業發展課程、學與教支援等之外,還會加強《基本法》教育的其他範疇,包括製作《基本法》視像教材套及舉辦全港校際問答比賽等,以加深學生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概念的認識。

  教導學生認識國民身分,一向是學校課程的學習宗旨之一。自二○○一年以來,教育局不斷加強課程中有關國民身分認同及中國的元素,例如在小學常識科中相關的內容已逐步增加,涵蓋各朝代、節日、文化及主要歷史人物等的學習。中國歷史及中華文化是初中的必修學習內容,中國歷史是初中和高中的獨立科目,中華文化則是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中的核心範疇;初中地理科有關中國的內容增加至30%;音樂與視覺藝術科亦已加入中國音樂及藝術。此外,自二○○三/○四學年起,教育局已為中小學生提供一系列前往內地的交流計劃,而且多年來一直致力加強計劃的內容和質素。課程發展議會會按現有的機制,不斷優化相關課程及教學,讓學生認識自己的國家、文化及提升他們的國民身分認同。

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4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