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市民忍無可忍!向曾俊華怒吼追數!集體淋紅油行動!爭取延續低薪人士交通津貼!

職工盟和我3月21日發起抗議行動,以「淋紅油追數」的方式,要求政府延續及擴大「交通費支援計劃」。

財政司司長在最新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未有就延續及擴大「交通費支援計劃」作出明確的交代。預算案中只提到待勞工及福利局在2010年底完成有關如何減輕低收入在職人士交通費負擔的研究之後,才就「交通費支援計劃」的延續及擴大作出檢討。政府明顯地以「拖」字訣來逃避就延續及擴大「交通費支援計劃」作出決定。

現時計劃只限於工資低於月薪$6500的工友領取,令部份低薪工友剛剛超過一點而未能受惠;再加上時數限制,造成職業歧視,令不少家務助理及其他兼職性工種工人未能受惠。

同時,計劃只限於屯門、元朗、新界北區、離島四個區居住的工人申請。事實上,低薪工人遍佈全港,政府此舉的政策邏輯根本難以自圓其說,我們質疑是否只得以上四區的低薪工友需要交通費支出,一些往返九龍及香港島的低薪工友便不需要。

我們建議,一旦符合資格,每個工人不論居住地區都理應有權受惠。

2006年,我在元朗街頭淋血油,抗議當時的財政司司長唐英年違背承諾,未有推行交通津貼,最後成功迫使政府於翌年實施「交通費支援計劃」。去年,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忠曾表示會在2009年底完成檢討現行的「交通費支援計劃」。可惜直至目前為止,檢討報告仍未出台,延續或擴大「交通費支援計劃」更是遙遙無期。對於一眾已「斷糧」的交津受助者,或居住在交津幅蓋以外地區的低收入人士來說,已經是窮途末路。

因此,我們連同居住全港十八區的低收入人士代表到政府總部追數,十八人集體在自己身上淋紅油,以表達對特區政府再度出爾反爾的憤怒。

我們抗議隊伍又向政府遞交請願信,提出以下要求︰

1. 長期推行「交通費支援計劃」;

2. 放寬工資上限;

3. 放寬審批資產上限;

4. 放寬工作時數限制;

5. 不分區域全港推行 。

 

扑鎚!最低工資35元!物管工會314大遊行

最低工資立法在即,在本年年中更將宣佈時薪水平。近日政府及商界紛紛出口術,一方面特首早在施政報告表示最低工資不保證能保障家庭生活,一方面商界大做「調查」,表示最低工資過高將引致失率業上升,影響競爭力等等。有關言論,只表示政商合力,意圖訂立一個不能保障基本家庭生活水平的最低工資。

香港的供養系數為一比二,即一個人工作,養活兩個人。如果辛苦賺取的工資不能保障家庭的生活,那剩下的開支由誰負責?由誰承擔?

最低工資運動爭取多年,現時的「戰場」已移至工資水平。各界勞工建議的不少於時薪$33,到商界曾提出的時薪$22或$24,便是這個戰場的拉鋸戰。戰鼓正式敲響,將一直持續至今年年中,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公佈有關水平。這個關鍵時候,我們必須吼出工人的訴求,逼使委員會不敢傾斜商界,壓低最低工資水平。

職工盟物管工會於3月14日進行第十一年「春鬥」遊行,希望各界友好團體共同努力,使最低工資能夠訂立在保障家庭生活的水平上。

我們強烈要求:
1. 立法最低工資不少於時薪33元,物管工會更建議時薪35元;
2. 規定標準工時為每日8小時和每週44小時;
3. 恢復集體談判權。

          

政府財政預算案 必須解決貧富懸殊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2月24日發表2010年度財政預算案,職工盟當天在立法會進行請願行動,要求政府推行公平分配的措施,減輕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

我促請政府當務之急是要解決本港極之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事實上,顯示貧富懸殊嚴重程度的堅尼系數,已由1981年的0.451升至2006年的0.533,而最貧窮及最富有階層之間的收入差距亦不斷增加,由1981年的25.14倍升至2006年的51.75倍。

在職貧窮問題繼續惡化,月入少於$5,000的基層勞工人口由1996年的22萬人升至2009年的51萬人,而他們更要面對嚴重「工作不穩定」、「散工化」、「違反勞工合約」等問題,生活非常難捱。根據政府統計處於2009年12月28日公布,在統計調查中包括的所有選定行業主類,以名義工資指數計算,扣除以甲類消費物價指數計算的消費物價變動的因素後,2009年9月的實質平均工資率較上年同期下跌2.6%,可見基層工資仍然受壓。

通脹升溫更令基層市民憂慮。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自2009年9月後開始有上升趨勢,2009年9月、10月、11月整體指數的升幅分別為0.5%、2.2%、0.5%,而顯示較低開支範圍的住戶開支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2009年9月、10月、11月整體指數的升幅分別為0.8%、5.2%、1.0%,突顯基層市民開支不斷上升,而不少學者及研究報告亦估算2010將會有明顯通漲及可能引發加價潮,到時基層市民生活將更捉襟見肘。

政府必須在財政預算案中從多個層面支援基層,推動公平分配以減輕貧富懸殊。以下四項是我和職工盟的具體建議:

1.交通津貼擴展至全港

政府在新一年財政預算案承諾將交通津貼計劃拓展至全港18區,令受惠人數可以大幅增加。另外將津貼由短期資助性質轉變為長期計劃,協助低收入人士改善生活。

2.提高學童上網費及書薄津貼

把上網費及課外活動費納入書簿津貼資助範圍,確保基層家庭學童得到平等學習機會。另一方面,我們促請政府應全面檢討書簿津貼制度,放寬資產審查條件至國際認可貧窮線(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四人家庭為例: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為$11000,比現時申請書簿津貼的審查條件$8701多出$2299)

3.最低工資時薪33元

討論多年的最低工資預計虎年內會立法。職工盟呼籲政府在訂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時,應考慮家庭基本生活開支需要,以及即將重臨的通脹期,將最低工資訂於不低於綜援水平,即時薪33元,約月薪6,800元左右。

4.設立低收入家庭入息補貼

要解決低收入家庭的困難,政府在財政預算中亦應考慮設立「低收入家庭入息補貼」,形式類似外國的負入息稅,由稅務機關而非社會福利部門向低收入家庭提供入息補貼。職工盟表示,這樣可以免除綜援的負面標籤效應。

政府過去十多年漠視基層、向大財團傾斜的政策今天已經看到「成效」。就業收入低於4,000元的人士由1998年236,600人大幅增加至2008年394,300人。高收入群組過去十年收入大幅上升,低收入群組的實質收入卻下降。我促請政府在2010年必須改弦易轍,改善社會的資源分配,保障基層的生活。

我和馮檢基、張國柱戴上白色「爆炸頭」假髮聽預算案,寓意等政府推出全民養老金「等到頭髮都白埋」。

 

學校費用開支問卷調查記者會

學童以互聯網學習已成基本學習需要,但政府卻遲遲未有將之納入書簿津貼,再加上學校各式各樣名目的收費及課外活動費更令家長不勝負荷。

職工盟為了更深入掌握學童學校費用開支情況,以問卷調查形式訪問了138名中小學家長,收集有關上網費、校服、膳食及課外活動等學習開支的資料,及費用對家庭的影響。

在我們的調查當中,有接近八成的受訪家長每月負擔超過$100上網費用,更有一成三的兒童家中沒有錢上網。而超過五成半家長開學替子女添置校服的支出達$500以上。在課外活動方面, 有接近四成的學童因為沒有錢而不能參與。而超過八成家庭每個月總學校雜費開支達$500以上。

以上各式各樣名目的收費及上網費佔每月收入20%以上的家庭接近兩成。而接近六成的家長認為現時整體學校雜費偏高,更有超過九成的家長認為需要增加上網津貼及檢討書簿津貼金額。假設書簿津貼增加,有六成的家長會把省下來的錢投放子女身上,包括與子女外出活動、補習、參加興趣班及其他課程等。

特首早前在答問大會承諾支援低收入家庭,職工盟指出應立即放寬書簿津貼的審查條件,即時令低收入家庭受惠。職工盟發言人表示現時的審查條件自97後未有調整過,使低收入家庭的學校開支負擔極為沉重。

以現時申請書簿津貼的條件,以一個普通四人家庭為例,收入低於$8701(見表二)才可獲全免 。而對比現時四人綜援家庭每月獲發標準金額及租金津貼為$9360(表三);另外,比較2009年第三季四人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為$11000(表四),從以上比較發現,若要獲全免的書簿津貼,家庭收入必須比?綜援更差,更低於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顯示現時申請書簿津貼的條件根本己過時。

另一方面,現時書簿津貼的資助額,以小學全免津貼額$2434為例,相等於每月只有$243,資助額太低根本不足以支付書簿費用及雜項就學開支。

職工盟強烈要求:

1. 政府把上網費及課外活動費納入書簿津貼資助範圍,確保基層家庭學童得到平等學習機會。

2. 政府全面檢討書簿津貼制度,放寬資產審查條件至國際認可貧窮線(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四人家庭為例: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為$11000,比現時申請書簿津貼的審查條件$8701多出$2299)

職工盟赤口向政府「拜年」 不要讓工人過「苦年」

          職工盟每年都於農曆年初三赤口,發起請願行動,向特區政府拜年。2月16日(年初三)我們按照以往的傳統,遊行至政府總部,並上演街頭劇,批評特區政府助紂為虐,在牛年讓大財團肥上瘦下。職工盟又讓特首曾蔭權及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紙板公仔品嚐苦瓜,喻意政府高層應體會一下基層市民的苦況,期望政府在虎年推出措施,特別在新一年財政預案中製訂長遠紓困政策,確保社會財富能夠公平分配,避免肥上瘦下。
職工盟在抵達政府總部後,向政府遞交請願信,我們倡議政府: (1) 將最低工資時薪訂在33元,以確保家庭基本生活開支需要;(2) 立法集體談判權,規定資方必須與具代表性的工會進行薪酬及工作條件的談判,達成具約束力的協議;(3) 承諾在新一年財政預算案將交通津貼計劃拓展至全港18區,以及將津貼由短期資助性質轉變為長期計劃;(4) 設立「低收入家庭入息補貼」,形式類似外國的負入息稅,由稅務機關而非社會福利部門向低收入家庭提供入息補貼,我們盼望這樣可以免除綜援的負面標籤效應。
我呼籲政府不要以為在財政預算案中推出派糖措施就可以消除民憤,相反應推出公平分配的政策,以持續地減輕貧富懸殊。一個新年代的開始,政府必須改弦易轍,改善社會的資源分配,保障基層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