晤特首商《施政報告》

我和立法會同事何秀蘭、張國柱、梁耀忠和鄭家富在8月28日會見特首曾蔭權,講述我們對施政報告的建議。

我要求曾蘟權在《施政報告》承諾最低工資訂在時薪$33、訂立標準工時和設立低收入家庭就業生活補助等。

目前「銀行假」的公眾假期每年有17天,而法定假期即「勞工假」只得12天。我建議曾蔭權逐步把星期日以外的公眾假期納入法定假期,並把法定有薪年假增至每年不少於14 天。不過,曾蔭權即場回應話,增加法定假期,不屬於他05年的競選承諾之一,故不能答應。

我對此深感遺憾,難道在競選承諾以外的迫切事務就不用處理嗎?

扑鎚!最低工資35元!物管工會314大遊行

最低工資立法在即,在本年年中更將宣佈時薪水平。近日政府及商界紛紛出口術,一方面特首早在施政報告表示最低工資不保證能保障家庭生活,一方面商界大做「調查」,表示最低工資過高將引致失率業上升,影響競爭力等等。有關言論,只表示政商合力,意圖訂立一個不能保障基本家庭生活水平的最低工資。

香港的供養系數為一比二,即一個人工作,養活兩個人。如果辛苦賺取的工資不能保障家庭的生活,那剩下的開支由誰負責?由誰承擔?

最低工資運動爭取多年,現時的「戰場」已移至工資水平。各界勞工建議的不少於時薪$33,到商界曾提出的時薪$22或$24,便是這個戰場的拉鋸戰。戰鼓正式敲響,將一直持續至今年年中,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公佈有關水平。這個關鍵時候,我們必須吼出工人的訴求,逼使委員會不敢傾斜商界,壓低最低工資水平。

職工盟物管工會於3月14日進行第十一年「春鬥」遊行,希望各界友好團體共同努力,使最低工資能夠訂立在保障家庭生活的水平上。

我們強烈要求:
1. 立法最低工資不少於時薪33元,物管工會更建議時薪35元;
2. 規定標準工時為每日8小時和每週44小時;
3. 恢復集體談判權。

          

香港僱員的法定有薪休假權利全世界排尾四

僱員法定有薪休假權利的國際比較
香港僱員的法定有薪休假權利全世界排尾四

一﹒香港僱員在沒有任何工時規管法例下,與全世界各國比較平均每週工時,長工時排名第八(表一)。表中排名第六的南韓,近年努力減少工時,05年相較00年已減少每年一百小時工時,相等於百分之四。

二﹒香港法定年假的標準遠低於國際標準的3個工作週。

國際勞工公約第132號有薪假期公約規定僱員做滿一年,可享有不少於三個工作週的有薪年假。香港現時的年假只得7天,做滿兩年後每年加一天至14天。即要年資滿9年才可有14天年假。香港7天年假規定,遠低於國際標準。

三﹒國際勞工組織研究了103國家的勞工法例,1/3的國家提供給僱員的年假權利為24-26天,約1/5僱員可享18-22天,而少於1/3可享10-15天。

在發達國家中,最少的是日本只得10天年假而最多是丹麥、荷蘭、法國30天年假。大約一半國家讓僱員享有24或25年假,約1/3國家提供28-30年假,而澳洲及美國則沒有法定規限。

非洲及拉丁美洲國家的範圍較闊,由6日至30日不等。

亞洲則是年假福利最差,一般只有少於15天年假。

四﹒有薪公眾假期方面,大多國家讓僱員可享有10-11日的法定假日權利。

五﹒香港與全世界各國比較有薪年假及公眾假期

在年假方面,香港僱員可享年假數目全世界排尾四,僅優於菲律賓的5天年假,泰國及墨西哥的六天。在公眾假期方面,香港的12天法定假日則屬於中等。

為了更準確反映各國僱員的休假權利,表一是將較長工時(每週超過40小時)的國家作年假及法定假日的合併比較。合併比較後,香港的每年假日總數為19天,全世界排名尾四,僅優於新加坡、菲律賓及墨西哥。

六﹒總結

香港以人均生產總值計算已是屬於發達國家的行列,全世界排名20名內,但繁榮背後卻是不人道的工時。 香港每週平均工時45.4, 與其他大多發達國家的每週平均工時少於40小時比較相差甚遠。在每年的有薪休假總日數來看,更是天堂與地獄的差距,發達國家大多為30多天,香港只有19天。就算與遠窮於香港的比較,香港全世界休假休假權利排名尾四,反映休假權利保障方面,香港簡直是可恥。香港社會應感到羞愧。

建議︰

職工盟對於特首曾蔭權的競選政綱表示要推行家庭友善僱傭政策,一直都支持及等待政策出爐。可借只聞樓梯響不見故人來。職工盟強烈要求曾蔭權政府履行其承諾,推行平衡家庭與工作的僱傭措施,儘快訂立標準工時及立法規定加班補水。同時,立即修訂僱傭條例將所有公眾假期劃一為法定有薪假期,使香港打工仔女吊頸可??氣,有更多時間與家人一起放假,增進與家人的感情。這修訂將會使到現時每年12天的法定假期改為每年17天。修改後,香港的每年休假日數仍低於發達國家水平,但起碼有所改善,使香港在長工時煎熬下可有休假的期待。這有助於提高僱員的生產力。

職工盟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已提交了修訂僱傭條例的私人法案,正待立法會主席裁決。李卓人並已動議在5月21日的立法會辯論增加法定有期的建議,職工盟並在街頭搜集支持的簽名,現已有超過八千人簽名。

部份國家或地區的年假及法定假日

扎鐵罷工?結起集體談判權

拼出行業集體談判協議

這是我從事工運30年以來,最難忘、最重要的工運抗爭。最重要因為這是第一次一個行業進行總罷工,而為的是要確立香港行業集體談判協議。這是一場對職工盟來說,許勝不許敗的硬仗。因為勝的話就彰顯工人團結所發揮的能量,對工運有直接鼓舞作用。以後,誰能說窮不與富鬥﹖誰能說工運搞不起﹖誰能說工人一盤散沙不能團結﹖

我就是在許勝不許敗的沉重精神壓力下熬過了36天,每天都在憂慮在未能將商會逼回談判桌前,如何鼓勵工人撐下去。每天都要耗盡心思,團結工人撐到底及對商會、政府不斷加壓,尋求勞資談判的突破。與此同時,又要憂心工人的罷工糾察線行動過了火位成為警民衝突,令罷工失去社會支持。到後期,在與工人代表開會商討後,我們宣佈停止所有罷工糾察隊的行動,便是從「怕出事」的憂慮下作出的決定,再順水推舟表達成工人釋出善意,以退為進逼商會返回談判桌。不過,此決定或多或少都會令部份罷工工人洩氣,影響撐到底的軍心。幸好,最後都証明策略湊效,罷工工人可以等到談判達成協議的一天。

罷工得民心  感謝市民捐款

36天的惶恐之外是溫暖、鼓舞!罷工初期宣佈成立的支援罷工基金,竟然在三天內已籌到30多萬捐款,使我們即時可發放罷工工人$300的罷工津貼。雖然未能解決工人的生計,但總算對罷工工人打了一支強心針。在罷工結束時,總共籌得一百萬捐款,反映了不少市民對罷工工人的同情及支持。這亦某情度為「罷工」作為一個議價手法,奠下了社會支持的基礎,曲?地挺了工運抗爭。

爭取打工族分享繁榮成果  撐到底

罷工後,職工盟已馬上協助罷工工人籌組新工會,定名為?鐵業團結工會,謀求在明年3月與商會談判明年的集體談判協議。我們更希望以?鐵工人為據點,進一步為建築業其他工種工人爭取集體談判權,進而整個建築業工人都可以享有集體談判協議的保障。今次事件希望可以讓各行各業工人更意識到工會、團結、行動、談判的重要性,而職工盟一定為打工族打拼爭取。工運抗爭外,我亦會在議會內作配合,繼續爭取打工仔女分享繁榮成果的權利,立法最低工資、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抗衡官商勾結的政府。

最後,謹在此向所有?鐵罷工工人致敬,您們的堅持為香港工運帶來了希望。在36天的抗爭,辛苦了職工盟、街工各同事、梁國雄議員及所有支援團體。衷心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