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特首,請不要呃鬼食豆腐!

最低工資要立法

一年前,特首信誓旦旦表示,政府不能接受工資水平低於綜援;但一年後,當政府統計處研究指出,全港有接近22萬在職家庭入息低於綜援水平,曾蔭權卻在今年《施政報告》斷然拒絕在現階段立法實施最低工資。

政府建議推行的「工資保障運動」,明顯是「呃鬼食豆腐」。一方面,運動是自願性質,收效成疑;另一方面,運動只保障清潔和保安兩個行業,其他低薪工人被政府當作「透明」。更要命的是,自願採用最低工資的良好僱主,需要跟繼續以可恥工資請人的無良僱主作不公平競爭,令人擔心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

在辯論《施政報告》致謝議案時,我代表職工盟提出修正案,對特首拒絕立法實行最低工資表示遺憾。此外,我亦會在人力事務委員會動議成立小組委員會,監察「工資保障運動」的進展,以及研究立法實施最低工資的具體方案和其他相關的籌備工作。

普選立法會

我在11月29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辯論,要求在2012年或之前普選產生立法會全體議員。特首認為社會要先有共識才可實行普選,但普選既是每一個公民的天賦人權,為何要功能團體批准,我們才可以取回應得的權利呢?要食慣政治免費午餐的「政霸」(即功能團體)主動交出特權,就等於希望租霸主動交還單位給業主一樣,都是緣木求魚,不設實際。

策發會正研究由功能團體提名,然後由選民投票選出部分議席,作為普選立法會的最終模式。普選是包括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功能團體提名明顯違反普及和平等的原則。曾蔭權上任至今,不僅未有帶領香港邁向普選踏出一步,如今更企圖搬走《基本法》訂明的普選目標,我們必須反對到底。

財政預算建議

我們在11月向財政司長提交下年度財政預算建議,主要建議包括:

  • 提高供養父母和子女的免稅額至50,000元,減輕夾心家庭的稅務負擔;
  • 調低中小企利得稅率至10%,讓小本經營者保留較多盈利發展業務,從而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 把外匯基金在2006及07兩年的投資收入,扣除財政儲備分帳後全數撥入新設立的「社會發展及投資基金」,用於支援兒童發展及持續進修等項目;
  • 將超低含硫量柴油稅率調低至每升0.55元;
  • 將有持續需要的非公務員合約員工職位,轉為常設公務員職位;
  • 為低收入工人提供每月500元交通津貼,並為貧困兒童提供每月500 – 1,000元生活補助;
  • 重組勞工處的就業服務,在各區開設技能及職業輔導中心,為失業人士和求職者提供一站式服務,包括提供職位空缺和培訓課程資訊、為有需要人士提供職業和培訓輔導服務,以及為有經濟困難人士提供求職者津貼(如每月1,000元)和協助申請其他援助計劃;及
  • 將長者及兒童的綜援金額,回復至2003年6月1日前的水平。

議會內外同配合 建設民主公義新香港

立法會將於十月十一日復會,而行政長官亦會在當日發表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由於特首任期只餘下不足一年,再加上曾蔭權一直採取「拖得就拖、避得就避」的策略,估計今年《施政報告》不會有任何重大或具爭議的政策公布,一切都要留待明年三月曾蔭權篤定連任後才陸續出台。

打造小圈子外的力量

年底選舉委員會選舉及明年初行政長官選舉,毫無疑問是未來半年的政治焦點。雖然普羅市民無法參與小圈子選舉遊戲,但民間社會仍可藉此機會,逼使曾蔭權回應市民的訴求;,而我們的議會工作,亦會配合民間社會的活動,務求做到裡應外合,互相呼應。

勞工權益方面,我們將會繼續推動政府制定最低工資和立法規管工時。我們已排期提出動議辯論,要求行政長官引用《行業委員會條例》,為工資低於合理水平的行業訂定最低工資率。政制改革方面,我們亦會向曾蔭權施壓,要求他向大陸當局爭取在2012年或之前實行雙普選。

勞工權益固重要 關注社會不可少
至於其他值得留意的議會事務,預計將會包括:
– 商品及服務稅(諮詢期至明年三月);
– 擴大政治委任制(諮詢期將於十一月結束,預計明年第二季拍板);
– 修訂《僱傭條例》確保佣金可計算入法定工資(政府將會在年底前提出草案);
– 公務員薪酬水平調查(政府已委任顧問公司進行調查,預計在明年上半年會有結果);
– 醫療融資方案(預計在明年暑假前發表諮詢文件);及
– 扶貧委員會(我們將會檢討扶貧委員會的運作,並要求政府增撥資源加強扶貧力度)。

明年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十周年,我們亦希望可以透過議會的工作,推動社會反思回歸以來的「喜怒哀樂」,並思考建立民主公義新香港的方略。

劫貧濟富的銷售稅

劫貧濟富

政府就開徵商品及服務稅(俗稱銷售稅)展開為期九個月的諮詢。當局建議銷售稅率初步訂為5%,除住宅物業的買賣和租賃外,衣履、食品、交通、醫療、教育等所有商品和服務,都被納入稅網。扣除行政費用和紓緩措施所需的100億元後,銷售稅將會為庫房帶來每年約200億元額外收入,政府建議可用於調低利得稅和薪俸稅率,或增加開支改善公共服務。

開徵銷售稅的其中一個最重要原因,是為庫房提供一項穩定的收入。不過,消費開支本身也會隨經濟起伏而波動,而且建議的銷售稅收只佔整體收入約10%,對穩定政府收入的作用根本十分有限。我們利用1998至2005 年7個財政年度的政府收入數據,評估倘若引入銷售稅的作用,結果發現量度收入波動幅度的變異系數 (coefficient of variance) 完全沒有改動。

基層組織反對徵收銷售稅的主要理由,是這個稅項「劫貧濟富」。根據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的資料估算,低收入家庭需要繳付的銷售稅款佔平均入息約4.7%,較富裕家庭的2.4%高出接近1倍。同樣的金額,對基層巿民來說只代表了百上加斤。

目前,無論左、中、右陣營都反對開徵銷售稅,相信政府的建議很難原封不動被通過。不過我們卻擔心,部分反對銷售稅的聲音,也同時強化「小政府」的論調,令市民覺得所有稅項都是邪惡。反對銷售稅不難,但要同時帶出能者多付、交稅為要建設文明社會的訊息,卻要多花一點心力。

今年暑假真熱鬧

今年暑假真熱鬧!每年七月中開始,議會的工作都會相對清閒,但今年的暑假卻特別熱鬧。除了在八月立法會大會需要加班審議截聽草案外,政府亦先後推出銷售稅和擴大政治委任制諮詢文件,再加上九月可能發表醫療融資方案、行政長官小圈子選舉進入熱身階段、策發會終於開始討論普選路線圖等等,今年的八、九月將會是忙碌的夏日。

董建華下台以後……

升上神??
董建華終於以「健康」理由,辭去行政長官職務。董在任期間,施政失誤頻仍,令香港出現嚴重的管治危機,斷送特區的高度自治,早已被市民唾棄。他離職後獲安排升上神?,榮陞國家級領導人,只是大陸當局顧全自己的面子,不肯承認「揀錯人」,但港人是心裡有數的。董離任雖然是由北京一手策劃,但香港民意卻有著關鍵作用,也算是人民力量勝利。

不過,一個董建華走了,還會有曾建華、唐建華、梁建華出現。而大陸當局亦明顯改變了對港策略,更明目張膽地干預特區事務。在後董時代,港人一方面要繼續爭取普選,糾正現行政治制度的缺失,另一方面,亦要跟北京據理力爭,捍衛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

指五為二
董建華辭職的消息曝光後,隨即出現「二五之爭」。根據《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的任期是五年,這是清楚不過的;可是北京為了擺平各方勢力,在政治權宜下竟然「指五為二」,恣意扭曲《基本法》的條文,指補選產生的繼任特首只能處理餘下任期。大陸當局拍板後,特區政府和保皇黨不惜打倒昨日之我,統統立即歸隊,更指摘民主派按本子辦事乃存心搞事。

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一項條文被曲解後,整部《基本法》都需要重新解讀。例如有關特首只可連任一次、特首任內只可解散立法會一次、解散後重選的立法會的任期等條文,都要重新解釋,影響深遠。只求一時方便而犧牲法治,值得嗎?

倒退廿年
政府在一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仍大講扶貧,但兩個月後,唐英年的財政預算卻只剩下兩段文字,有關撥款更不見蹤影。人亡政息,扶貧工作隨董建華離任,也就煙消雲散了。

不過,預算案的最大殺著,卻是政府繼續緊縮開支。按照中期預測,未來幾年公共開支將逐步減至佔生產總值的16%,倒退至80年代水平,回復至公共醫院走廊擺滿帆布床的日子。

功能組別 =/= 普選

政制發展

政府在去年十二月十五日,發表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第四號報告書。人大常委粗暴封殺○七、○八雙普選後,政改空間已變得比紅灣半島的洗手間更狹小,而公眾也不寄望特區奴才政府有道德勇氣,帶領市民衝破北京設下的政制鳥籠,突破困擾香港多年的管治困局。

雖然民眾沒有任何期望,政府卻仍然有辦法為市民帶來「驚喜」。報告書提出,是否需要著手研究功能界別議席的長遠發展路向。《基本法》早已訂明,立法會所有議席最終由普選產生,但律政司長卻辯稱,由功能團體提名,市民一人一票選出議員,也是普選的一種。這種說法,正好反映政府高官的無知。普選,是指普及而平等的選舉;而選舉,是包括提名和投票。因此,任何形式的功能組別選舉,都不可能是普選。功能組別選舉應在二○○八年走入墳墓。

悼念趙紫陽

前國務院總理趙紫陽,一月十七日在北京因病不幸辭世。民主派議員不理立法會主席的裁決,在一月十九日的會議席上,自行為趙紫陽默哀。保皇派議員為向北京權力中心表示忠誠,決定不出席會議,成功癱瘓議會。

趙紫陽在任總理期間,代表中國政府簽訂《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有重大的歷史意義。立法會作為特區的民意機關,代表香港向趙紫陽作最後致意,是應有之義,這是其他民間悼念活動不可替代的。倘若民主派議員遵從立法會主席的政治決定,只會損害香港的形象,被後人訕笑。

保皇派議員辯稱,他們杯葛會議,只是不滿會議程序多次被打斷,跟政治立場無關。果真如此,即表示保皇派議員以實際行動,對立法會主席維持議會秩序的能力,投下不信任票。范太,收到沒有?

施政報告

行政長官在一月十二日發表任內第八份施政報告。董建華不愧是北京的忠僕,國家主席胡錦濤下令查找不足,特首於是遵命下詔罪己。只可惜一切來得太晚,董建華的政治生命,早已返魂乏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