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踢爆小圈子選舉」頒獎禮

2012年2月26日(日)下午三時七百名市民由舊立法會大樓遊行至禮賓府,表達市民對小圈子選舉的憤怒,聲討小圈子選舉。
當天我們舉行了「踢爆小圈子選舉」頒獎禮。
集會頒獎禮中,曾蔭權獲頒「腐敗獎」、唐英年獲頒「無賴獎」、梁振英獲頒「餓狼獎」、曾鈺成、葉劉淑儀得「執雞獎」,三個獎項都是要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腐爛及醜惡。

曾蔭權在任七年 接受款待 曾商勾結
小圈子選舉選出的曾蔭權,接受富商款待,更能突顯小圈子選舉根本將官商勾結制度化。曾蔭權沒有交待款待細節,更沒有交待在處理公務時有無利益輸送款待他的財團。曾蔭權絕對應獲頒「腐敗獎」。

四大家族操控誠信全無唐英年
唐英年由感情缺失到僭建風波,一浪接一浪的醜聞,一個接著一個的謊言,其誠信已完全破產,但仍有379名選委繼續提名他,其中明顯是大財團在背後操控,唐只不過是這些金融地產霸權的代理人、四大家族的買辦!這反映小圈子選舉是將官商勾結制度化、結構化及保證金融地產霸權在香港繼續吸乾吸盡繁榮成果的制度。

唐梁之爭是背後財團利益之爭
梁振英在西九設計比賽被揭發沒有申報而引伸的利益衝突問題,他的誠信亦同樣被質疑。在小圈子選舉中,梁振英只不過是代表另一批財團的利益,要與唐英年背後的財團進行鬥爭,爭取操控政權所得的利益。

中央操盤執雞博大霧
葉劉淑儀乘機參選,反映小圈子選舉在財團利益之爭的狹逢中,最後也是要等中央發落,而執雞者就正正看中這點,乘勢而上,希望能「博大霧」,「冷手執過熱煎堆」。

反對小圈子選舉!反對小圈子提名!
小圈子選舉選出的只不過是地產霸權的經濟利益、中央的政治利益代理人。我們忍了這屆,下屆縱然有普選也要忍受小圈子提名。我們呼籲全港市民化憤怒為力量,爭取撤消小圈子選舉和小圈子提名,落實真正全面普選。

2012年2月26日「踢爆小圈子選舉」頒獎禮

2012年2月26日(日)下午三時七百名市民由舊立法會大樓遊行至禮賓府,表達市民對小圈子選舉的憤怒,聲討小圈子選舉。
當天我們舉行了「踢爆小圈子選舉」頒獎禮。
集會頒獎禮中,曾蔭權獲頒「腐敗獎」、唐英年獲頒「無賴獎」、梁振英獲頒「餓狼獎」、曾鈺成、葉劉淑儀得「執雞獎」,三個獎項都是要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腐爛及醜惡。

曾蔭權在任七年 接受款待 曾商勾結
小圈子選舉選出的曾蔭權,接受富商款待,更能突顯小圈子選舉根本將官商勾結制度化。曾蔭權沒有交待款待細節,更沒有交待在處理公務時有無利益輸送款待他的財團。曾蔭權絕對應獲頒「腐敗獎」。

四大家族操控誠信全無唐英年
唐英年由感情缺失到僭建風波,一浪接一浪的醜聞,一個接著一個的謊言,其誠信已完全破產,但仍有379名選委繼續提名他,其中明顯是大財團在背後操控,唐只不過是這些金融地產霸權的代理人、四大家族的買辦!這反映小圈子選舉是將官商勾結制度化、結構化及保證金融地產霸權在香港繼續吸乾吸盡繁榮成果的制度。

唐梁之爭是背後財團利益之爭
梁振英在西九設計比賽被揭發沒有申報而引伸的利益衝突問題,他的誠信亦同樣被質疑。在小圈子選舉中,梁振英只不過是代表另一批財團的利益,要與唐英年背後的財團進行鬥爭,爭取操控政權所得的利益。

中央操盤執雞博大霧
葉劉淑儀乘機參選,反映小圈子選舉在財團利益之爭的狹逢中,最後也是要等中央發落,而執雞者就正正看中這點,乘勢而上,希望能「博大霧」,「冷手執過熱煎堆」。

反對小圈子選舉!反對小圈子提名!
小圈子選舉選出的只不過是地產霸權的經濟利益、中央的政治利益代理人。我們忍了這屆,下屆縱然有普選也要忍受小圈子提名。我們呼籲全港市民化憤怒為力量,爭取撤消小圈子選舉和小圈子提名,落實真正全面普選。

516「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 呼籲打工仔女齊投票

由公民黨及社民聯發起的「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已鐵訂於5月16日進行投票。兩黨發起「變相公投」的目的,是借今次機會讓市民就爭取真 普選及廢除功能組別,以投票進行表態。

我和職工盟一向主張儘快落實普選,而選舉辦法要以一人票的公平原則進行。而且,我們一直認為現時立法會功能組別已成為財團老闆的私人俱樂部。

一方面功能組別議員的選民基礎薄弱,有的界別更只有公司老闆才有權投票;另一方面,功能組別議員更以保護業界利益為名,與全港普羅市 民的利益為敵。最近飲食界張宇人建議最低工資水平訂於$20,即為明顯例子。事實上,過去像最低工資、集體談判權及將公眾假改為勞工假等 議案上,就是因功能組別議員的反對,而未能通過。

因此,我和職工盟呼籲所有打工仔女,516齊投票,不要錯過機會,表態要求儘早落實真普選及廢除功能組別。

三十三蚊的約會

李卓人-血腥人

信報財經新聞
P12 | 政在生活 | 2010-05-01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多年來頂著肚腩帶領工人遊行、喊口號的身影,深入民心。記者有位在屯門開西餐廳的親戚,在家族大伙人吃團年飯時,都會無緣無故談起李卓人的「所作所為」,叨嘮著這位議員人品不錯,但經常要這要那,弄得大家生意難做,埋怨再這樣下去,沒人敢當老闆!
這位工會領袖,臉圓、眼大,笑起來帶點稚氣,但在八十年代開始處理勞資糾紛時,大家都管他叫「血腥人」。
一九七八年,阿人在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放在面前就兩條路,一是搞社區,一是搞勞工,剛巧觀塘聯合醫院開設專辦職業安全的新職位,月薪三千元,待遇不錯,於是不待土木工程工作的面試,「膽粗粗」接受新挑戰去。
兩年後,勞工界老大哥劉千石用一頓飯「騙」了阿人去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當正職,他減薪一千元入少林寺,由以前只搞工業安全,到沾手勞資糾紛,開拓「血腥」工運生涯。阿人話,「當時大家都話我很血腥,一聽到勞資糾紛就要去『砌』,大家都叫我『血腥人』。後生那時,鍾意大鑊野,幾百人的工廠執笠,我就去『砌』,邊度都過覺。」阿人憶述:「當時我好茅!不跟法例,甚至賣掉工廠的貨,分錢給工人,好夠膽!就是有一次製衣廠執笠,老闆走佬欠薪,貨主來提貨,我們當然封住批貨,於是貨主話俾現金得唔得,就三十萬現金,分給工人,走得!當時是犯法,我回想都覺得幾大膽!但我睇死你僱主怎敢告我,僱主自己還欠工人錢,貨主又不會告工人,貨主同工人皆大歡喜,最重要是工人有糧出。」阿人習慣攤開一雙手掌說話,「當時破產要搞上三、四年,有時我們守住貨,是希望僱主來提貨俾錢,因為一拍賣就沒了,政府一落手,就得等三年,又分得不多」。他說,「單單欠薪,我周圍去,要睇住批貨,當時真是乜都夠膽死,有次老闆欠工人錢,我去找老闆的舅父,我說舅父請你俾錢。又試過去一個老闆在喇沙利道的門口,等他出來俾錢,後來我街得多,政府忍無可忍,才搞了破欠基金。」今時今日,法例保障強了,工廠倒閉,不用再非法「散貨」和街索償;但香港要找間工廠也難了。
李卓人出身小康之家,談不上跟工人打滾,求學時期也是唸數、理,與工運沒多大關係。但就跟許多從政故事一樣,阿人在港大那年頭,正值火紅年代,學界瀰漫著「認中關社」的氣氛,而非「我要搵份好工」,加上他自覺成長的經歷無風無雨,十分幸福,「入得大學,希望對社會有些承擔。」決定走入勞工界之前,也徬徨過一陣子,考慮過要不要再進修,後來聯合醫院的工作一來,就順應天意去了。這樣一「砌」,回望已是三十年。
阿人自知老闆們都對他「咬牙切齒」,有時連被「洗腦」的工人也在電台破口大罵。阿人形容,「有種講法很戇居,話我搞這麼多福利,搞到老闆都返哂大陸!如果我真係咁大威力,咁我對國家貢獻好大喎!但大家明知是整個經濟轉型,我不過搞長期服務金,就是老闆、中小企甚至工人日日鬧,大家才根深蒂固覺得我搞福利。」阿人繼續高速地說,自己太深入民心,是以當年他反對強積金,如今都有許多人「屈」成是他爭取。他勞氣的說,「我係爭取全民養老金,反對強積金,因為強積金會跟遺散費對沖,第日老闆有強積金,就不用俾遣散費!」論到最低工資立法,阿人才「認叻」,講述爭取十年的血淚史。
一九九七年回歸,工廠開始北移內地,加上金融風暴來襲,工人相繼失業,人工「鬥平鬥賤」。阿人在一九九八年於立法會首次提倡最低工資立法,當時港人都當他在說天方夜譚,連勞工界內部都有質疑,工聯會、勞聯不至於反對,但擔心最低工資變成最高工資,經濟學者又群起而攻之,論調跟今天沒兩樣。
不過,十年間幾件大事,令最低工資由天方夜譚到變成觸摸到的條例草案。阿人數算著,首先是職工盟發起用低薪工人的苦況,控訴社會的不公平,他在一九九九年至二千年間,兩度扮「麥當邪」,揭露麥當勞時薪十二蚊,同時又發現食環署外判的一位七十歲「廁所工」,竟然時薪七蚊,令香港人「好」,勾起市民正義之心,社會對最低工資的風氣才扭轉了些。
其後是陰差陽錯地民主黨內的「主流派」與「少壯派」就是否將最低工資立法寫入黨綱分裂。阿人記得,當時少壯派「起旗」,說民主派老大哥沒理由不支持最低工資。他坦言,「我掩住半邊咀笑……民主黨點解分裂?就是羅致光反對,讀壞書呀佢,但某程度佢幾好,救左我的議題」,當最低工資演變成政治事件時,整個社會都在熱烈討論。
到後來他逼令政府外判工要有最低工資,以及承諾工資保障運動一旦成效不彰,便要全港立法,聽來似乎都經過精密部署。
根據阿人的建議,用三十三蚊的時薪水平,全港一成六人會受惠,亦即四十六萬九千四百人可以加人工。記者不知道,這個水平會否真如經濟學者所言,令競爭力弱的打工仔失業,但勞工界爭取了十二年,立法工作總算進入大直路,只爭拗工資水平。
跟阿人對話,真如跑了一趟麥當勞,一小時訪談,足夠打出八千字,兼且充滿soundbite。訪問尾聲,阿人撥弄一下額端淡灰的頭髮說,「我花了十年搞最低工資,我不知道還有否多十年去報集體談判權一戰之仇……」還有最高工時、勞工假與公眾假期……這些都是記者們的願望,但願不用再等十年。
阿人說,「還有普選啦,集體談判權都是僱主那麼抗拒的事,相信都要待普選才解決到,還要寄望經濟上的左派上台,才可以幫到工人……」

 

反政改 爭普選

政改方案在11月18日終於出台,方案只是「翻叮」05年版本,沒有提出普選路線圖,以及廢除功能組別,還加入了區議會界別大倒退方案。職工盟和我是極表反對的,並參與了泛民主派的連串抗議行動,以示不滿。

唐英年稱政改方案為民主列車, 但沒有路線途,列車去邊呢?只有中途站,沒有終站。尤其是區議會方案,使列車不但不能前進,反而更倒退,退?退?分分鐘會引至車毀人亡。

此外,泛民主派為爭取普選,發起「還我普選權」運動,將於明年1月1日舉行元旦大遊行,亦計劃在本月6日開始,在銅鑼灣時代廣場進行接力宣傳,向市民解釋爭取2012普選的逼切性。

方案令討論陷入死胡同,沒有普選路線圖,根本沒有討論空間,我希望唔想香港走向奴才政治的市民,一定要行出?!

(1)   (2)  (3)

(4)   (5) (6)

 

 

相片描述:
(1)  20091118 泛民主派在政府發表政改方案當日遊行至政府總部縛上黃絲帶,表達爭普選的決心。
(2)  20091122 泛民主派在政府總部進行車輪式抗議行動,不滿政府推出民倒退的鳥籠政改方案。
(3)  20091127 泛民主派發起「還我普選權」運動,要求落實雙普選,取消功能組別,力爭普選
路線圖及反對區議會方案。運動包括舉辦元旦大遊行、簽名行動、政改諮詢會交流會等。
(4)  20091206 「還我普選權」運動舉行起動禮,泛民主派將在未來25天在時代廣場舉辦馬拉松式活動,
向市民講述「真普選」的定義。
(5)  20091206 「還我普選權」運動舉辦街頭接力宣傳,第一站由職工盟負責,已收集了不市民簽名。
(6)  20091229 「還我普選權」運動舉行記者會呼籲市民參加元旦大遊行,遊行主題是爭取雙普選、
癈除立法會功能組別,也表達港人對北京重判劉曉波、剝奪異人士權利和言論自由的不滿,要令
更多香港人明白,要避免香港「大陸化」、「澳門化」,香港必須盡快實施普選。

鍥而不捨 敗中求勝

這是令人難忘的四年。四年的心情就像過山車,大起大落!

政治上董建華下台,這是人民力量的勝利。但很快中央便出手,透過人大釋法否決0708雙普選,民主進程受挫,我們只有轉攻2012雙普選,但又是中央大石壓死蟹再度否決,民主前景受到重創。我不禁感到強烈的無奈感及憤怒。我投身香港民主運動20多年,我們還要等多久﹖

1998年我提出最低工資動議,社會有迴響但仍相當爭議。這四年的議會內外努力,政府終於屈服,推出了拖延時間的工資保障運動,死拖,死撐多兩年。不過,大家心中有數,立法已勢在必行。職工盟及屬會、眾多民間團體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可惜特區政府硬是要拖泥帶水,只願在兩個行業保安及清潔行業立法推行。這是極不公平及反智的建議。看來,我還要爭取多幾年。

為了解決在職貧窮問題,除最低工資外,職工盟亦出了招暗渡陳倉,曲線爭取了低收入工資補貼。這就是我街頭淋紅油爭取的跨區工作交通津貼,淋紅油是要向唐英年追債。當年是財政司司長的唐英年承諾推行交通津貼,但後來反口不提。議會外我淋紅油,議會內我警告唐英年我會提出不信任動議,一於去到盡。最後他屈服了,為四個地區的低薪工友推出每月$600的交津。我們成功地開了工資補貼的先河,隨著便要擴展至所有地區的低薪工友及使之成為長期工資補貼政策。

這是個百分百?幫財團的政府,政治權力又是由商界權貴壟斷,我們代表勞工階層在權力不均衡下已注定在「敗局」中。不過,過去四年我們能敗中求勝,因為我們是倚靠工會力量、群眾力量與資本階層角力。

只要我們能團結「撐到底」,勝利是屬於肯拼敢拼的一方!!!

李卓人 阻住地球轉

富商胡應湘一次提到反對普選時,說怕會選出像李卓人般的「黨棍」,反映李卓人為工人階級利益鬥爭堅定不移的形象,如何深入人心。

早於 30 年前念大學時,他已受到學生運動薰陶,畢業時毅然決定放棄土木工程的專業,擔負起為工人爭取權益的責任。回顧過去 25 年參與工運的歷程,身兼立法會議員的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深感「一生無悔」,他更慶幸自己多年來仍保持初出茅廬時的赤子之心,以前不滿的,現在一樣不滿;以前是憤怒青年,今日則變成憤怒中年。

無產階級領袖小資產階級嗜好


今日李卓人雖然已成為「無產階級」的領袖,但仍保留一些「小資產階級」的嗜好,愛聽古典音樂及潛水。

李卓人 1959 年與家人從汕頭潮陽來港時已成破落戶,但他家族以前則屬地主階級;二三十年代時,他的叔父輩家裏更設有網球場。雖然談不上富裕,他年少時家庭也屬小康之家,不愁衣食,母親更具大學學歷。

雖然李卓人今日在推動社會改革方面走在前線,入大學前他仍是一個住在象牙塔內的少年,對社會毫無接觸。「我記得我中學時很貪玩,給人補習掙了一些錢,喜歡與同學去打保齡,去香港酒店飲 Lemon squash (檸檬雜飲) ,又去環境清靜的教會讀書,基本上同當時的社會脫節。」

他 1975 年進入香港大學念土木工程系,開始受到學生運動的衝擊。當時,學運仍有兩條路線之爭,即分為標榜「認中」的國粹派及「關社」的社會派。

艇戶事件影響投入社運棄本行

入大學初期,他很少關心周圍的事物,大部分時間去遊玩,到大二那年,他正式成為聖約翰堂的宿生,並出任宿生會的文化秘書,負責推展關社活動。 1976 年他開始參與艇戶事件,稍後更與余仲賢 (「平機會風波」主角) 及馮可立 (前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等活躍分子一齊搞活動。「當時我有去香港仔探望艇戶,怎知在途中不小心跌落水,成身濕透,本來去關心人,變成要被人照顧。那次落海飲艇戶水,可以說成為我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一次『洗禮』。」

李卓人承認,當時積極參與關社活動多少也是受一些屬學運「社會派」同學的影響。雖然傾向關社,自己也對中國有感情,當時也喜歡唱《我的祖國》,但不是完全認同那一類。

大學畢業時,李卓人已決定不做老本行。「我不想一生人對住那些工程,只想做關於人的工作;要有承擔,為窮人爭取,改變處境。」他也想不到,有關勞工權益的工作,一做便做了 25 年。如果他與當年的同學一樣,畢業後加入政府,現可晉升至首席工程師,再上一級便到助理署長。

讀完土木工程又不做專業的土木工程師,卻從事另一種風馬牛不相及,且經常要與資本家及政府抗爭的職業,李卓人形容父母只有無可奈何地接受這事實,但內心非常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他們更懷疑是否與他曾患病有關。「有一次父母同我太太講,懷疑是因為我大學時患過肝炎,痊癒之後就變成這樣,其實兩者根本絕無關係。」

父母再三勸喻轉行一口拒絕 

對於他選擇了一個風險高、經常要上街抗議的行業,他父母一直很擔心,原來他們已經先後三次勸喻他要小心,最好盡快轉行。「第一次是 1989 年,我被人拘留3 日,父母很擔心,勸我回來之後不要再做,但我一口拒絕。第二次是 1997 前,已移民美國的父母因曾吃過共產黨的虧,所以再勸我及早離開,老一輩很多有這種想法,認為無得同共產黨鬥。最近他們已降低標準,又再勸我不要罵董建華那麼多,講話不要那麼絕。」

雖然身為香港數以萬計「無產階級」的代表,原來他始終不懂得唱普羅大眾喜歡的歌曲。「我中學已聽英文歌,到 1987 、 88 年時又開始愛上古典音樂,由於很少去卡拉 OK ,所以被街坊或工友邀請上台唱歌時,我總感到有些尷尬,通常只靠一首《友誼之光》過關。」

李卓人坦言他的嗜好屬小資產階級的玩兒。原來他喜歡淺水浮潛,通常一年也會去兩次,以泰國布吉為多,間中會前往他最喜歡的加勒比海及夏威夷。除了淺水浮潛,他偶爾也會去帶氧氣筒潛水。

不是不共渡時艱是防止趁火打劫

李卓人經常要搜索枯腸,想辦法協助工人解困。他建議應實施工時限制,以騰出更多職位,例如數年前他曾成功爭取兩政府部門實施外判管理員每日只工作8 小時,騰出了 4000 個職位;另外,他又成功迫使政府規定,將外判工人的工資列為考慮標書的因素之一,使工資不致偏低。「這是幾年來我做議員覺得有些用的例子,亦是比較成功的例子。」

在失業率高企、工資持續下調的困境下,職工盟要負起頂住資方將危機轉嫁給工人的責任,策略是要組織工人頂住這種危機。「我不信所有困難都是資方承受不了,他們未清楚探討有沒有其他解決方法,便將全部困難由工人承受,即使出現嚴重困難,也要同工人先傾掂雙方如何分擔。」

「不是不與老闆共渡時艱,而是要防止他們趁火打劫;切勿在困難時特別壓低工資,但困難紓緩後,又不去改善,這些我們很反對。」

李卓人慨嘆經常要扮演「阻住地球轉」的角色。「現在的問題是有人願打,有人卻願捱,所以我們要頂住這個趨勢,實在不容易,有人話我們阻頭阻勢,阻住地球轉,我們就是要阻住地球轉,若轉得太快,會『 fing 甩晒』!有時有人話李卓人搞事,如果我唔搞 ,根本無可能有得傾。」

常讀《孫子兵法》深記 84 年慘敗教訓 

李卓人深知,資本家很可能一見到他便感到頭痛,特別是那些內部正面對問題的公司,「若在這時候見到我們在他們公司附近派傳單,便會非常敏感,立刻向員工逐個『照肺』。我們打這些仗並不容易,當他們提高警覺後,我們更難做事,要好像打仗,經常要讀《孫子兵法》」。

畢業後的 10 年內,李卓人在勞工界默默耕耘,見報率並不算高,但 89 年六四事件令他「揚名海外」。6 月初當他以支聯會代表身分前往北京支援學生後,返港前突然被北京公安人員帶走,扣查了3 天才獲釋,頓時成為頭條新聞人物。自此,他與支聯會結下不解緣,多年來均出任常委,但一直無法再踏足內地。

對於工運如何發展,李卓人認為,目前工運肯定是民主運動的一部分,在這過程中仍要繼續組織工人加入工會,以壯大工運。當工運壯大後,職工盟最後要考慮是否實行兩條腿走路,將工會及政黨分家,工人黨全力爭取議席,工會則主力搞勞工,但這將是很遙遠的事。

李卓人期望,當工人手上有選票時,可以令政府政策更注意保障勞工利益,但世界上大多數政黨也不像以前一樣,傾向工人階級,工黨執政也會向中間移動。他解釋,香港工人有選票是指廣泛的選舉權,除了所有立法會議席外,更包括特首選舉。

雖然多年來曾為工人成功爭取利益,他卻深刻記得 84 年一次慘敗的教訓。當時地鐵員工為長短更問題抗議,有 200多人參加罷工;資方最後發難,將全部 200多人解僱,然後限令他們寫悔過書才准復工,最終有 13 名不肯就範的工會領袖被裁。他形容這一仗是徹底的慘敗。

談到看書,李卓人在大學時很少看政治書,但喜歡看一些與工運有關的書籍,如共產黨組織工人抗爭史等。近年,除了一些與經濟有關的書籍外,個人則特別喜歡看年代久遠的中外歷史小說,包括清朝的乾隆、康熙及曾國藩的小說,以及最少 1000 年以前的外國歷史小說。

獲明報允許刊載
明報 2004-02-15什麼人訪問什麼人 D04版

火紅年代系列之三

 

堅持2012真普選 不要2017假民主

對於人大否決2012雙普選及規限2012立法會選舉直選與功能組別議席不變,我們表示強列抗議及不滿。
港人已等了十年又十年,人大否決又否決,始終要港人等完又等。我們是否就此啞雀無聲,逆來順受!N0!萬萬不能沉默,我們要以最大決心,最大團結繼續爭取。
今次上街表示我們反對人大「大石壓死蟹」的手法,閃電否決2012雙普選。
今次上街是要表達對未來民主前景的憂慮,尤其是中方近日言論已充份顯示就算2017及2020有普選也是普選A貨。港澳辦副主任表示
普選不應與功能組別對立,明顯地露出保留功能組別的假民主尾巴。而普選特首各方言論則已表明要有高門檻提名即篩選候選人的方式進行。

小心普選A貨,我們不要假民主!

政制發展綠皮書

我今日(2007年10月9日)就《政制發展綠皮書》向當局提交意見書,重點如下:

回歸後,香港不時出現管治危機,主要是源於政治制度跟不上社會和經濟情況的轉變。政治體制仍舊向資本家和精英階層傾斜,普羅市民無法有效影響政府施政,結果令政府認受性低落、公信力受損。只有實現全面普選,才能夠徹底解決特區的管治問題。

自1980年代開始,香港已就普選問題反覆討論了二十多年,盡快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已成為民間的主流意見。政府如果真的尊重民意,理應盡快就2012年或之前實行兩個普選提出具體方案,將市民的意願變為事實。

有關香港政制設計的原則,在草擬《基本法》時已被反覆考慮,並已寫成《基本法》的具體條文,只要按照《基本法》的條文處理政改問題,即可充分體現這些原則。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是《基本法》訂明的最終目標,證明人大在通過《基本法》時,已確認普選是最能「兼顧各階層利益」和最「有利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政制安排。

《基本法》第四十五和六十八條規定,政制發展須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循序漸進,意思是指政制設計必須跟香港的社會和經濟情況協調和相適應。現行的政制設計,明顯跟不上香港社會和經濟結構在近二十年間出現的根本變化,與香港的實際情況脫節,只有盡快實行普選,才能夠令香港的政制與香港的實際情況相適應。此外,香港亦早已具備實行普選的一切客觀條件,在2012年落實普選,是完全符合《基本法》第四十五和六十八條的規定,亦對香港最有利。

在未修改《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有關提名委員會的規定前,應由現行選舉委員會758名成員(不包括原有的42個區議會席位),加上約400名民選區議員,組成約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作為2012年普選行政長官的過渡方案。任何符合《基本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的人士,只要獲得提名委員會50名成員提名,即可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為確保獲選的行政長官有足夠的認受性,選舉應採用兩輪決選制。

2012?的?法會選舉,應以地區直選取代所有功能團體議席,並採用混合選舉模式,一半議席按「分區單議席單票、簡單多?制」產生,另一半議席由全港單一選區按比?代表制產生,每名選民可投?票。

政府應就2012年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具體方案,進行第二輪公眾諮詢。

下載意見書全文(pdf文件)

《政制發展綠皮書》 識得揀 做個醒目香港人

政府剛發表的《政制發展綠皮書》,既充滿陷阱,亦為長期獻身爭取民主普選的市民,提供一個不容錯過的機會。

 

陷阱,是綠皮書表面上提出多個問題,讓市民自由表達意見,但骨子裡,所問的問題卻已預設立場、暗藏殺機。一不留神,誤墮圈套,「民意」就成為拖延普選、為自由選舉設置重重限制的藉口。

 

機會,是我們可以好好把握這次諮詢,不管是真是假,不管死馬活馬,務使2012雙普選的訴求能夠破陣奪標。要突圍成功,我們除了積極表達意見,亦要懂得破解陷阱。在這炎炎夏日,大家要「識得揀,做個醒目香港人!」

 

綠皮書5大陷阱
中文版
英文版

 

向政府提交意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