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珠三角融合是「空城計」?

行政長官在今年《施政報告》中提出,香港需要加強與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經濟融合。我們在立法會辯論時指出,粵港經濟融合在過去一段時間其實都在進行之中,但普羅市民最怕見到的,是中國大陸好像一個「黑洞」,吸走香港的資金、人才和就業職位,令香港繼續「空洞化」,如果是這樣的融合,留給香港的只有失業、貧窮和絕望。我們認為,香港本身必須有獨特的經濟優勢,才能夠確保在經濟一體化的環境中,維持經濟活力和持續的就業機會。

政府因財失義

我們在辯論時亦提醒政府,有責任盡量減輕市民在粵港經濟進一步融合的過程中所承受的痛苦,尤其是目前人心散渙、失業問題嚴峻、貧富極度懸殊、社會高度分化,政府更加要避免由最脆弱的社群承受最大的轉型痛楚,否則轉型未成功,社會已經因市民吃不消而瓦解,所有偉大方向在怨憤下都會煙消雲散。可惜,特首卻沒有真正做到急市民所急,有的只是急政府所急,只強調解決財赤,不理基層市民的生活,將窮人當作透明,是名符其實的因財(赤)失(公)義。

危城告急

市民對特首已完全失去信心,但是政府卻用「乾坤大挪移」心法,將信心危機轉化為經濟低迷的問題,將政府領導無方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目前,市民普遍擔憂「唔知點捱埋呢四年」,甚至是「唔知捱唔捱到呢四年」。我們警告政府,信心崩潰、民怨積壓,已令香港變成一座危城,任何一宗小事,都足以爆發群眾抗議和衝突,當局必須盡快開放政治渠道,將社會的矛盾和怨憤減壓和降溫。

立法減薪破壞合約精神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五月二十八日決定,透過立法削減公務員的薪酬。我們先後在兩次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反對政府以「立法大棒」破壞合約精神,以「大石壓死蟹」的方式,單方面更改公務員的合約。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根據一九六八年跟主要公務員協會達成的協議,透過高級公務員評議會協商處理薪酬調整的事宜,並在無法達成共識的情況下,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仲裁,解決爭議。可是,政府卻一意孤行,財爺更試圖插贓嫁禍,指公務員減薪不成就要加費加稅,挑動市民對公務員的仇恨。我們嚴正警告,政府此舉不僅破壞與公務員的夥伴關係,同時亦在一夕間徹底摧毀實行了三十多年的僱傭關係制度,政府嬴了一場戰役,同時亦輸掉整場戰事。

特首集權、高官問責

董建華在發表二○○○年度施政報告時,提出了高官問責制的構思。可是一年多以來,問責制一直無聲無色,直至實施前兩個多月,才拋出一個粗疏不堪的方案,後果卻要市民承擔。說到底,所謂高官問責制,不過是特首集權制,給特首一個清黨機會,要所有主要官員再一次宣誓效忠,不肯唯唯諾諾的就被摒出決策核心。

政府同時提出「三司十一局」的政策局重組方案,先將人力事務拼入工商局,後來在輿論壓力下,又草率地將經濟發展和勞工政策合併,可見在特首的布局中,勞工事務並未受到重視,就如孤兒般隨便找一個養母。另外,將來的公務員事務局長既要政治問責,又要維持公務員制度的中立性,有如豬百戒照鏡,兩面不是人。我們會投票反對這個有名無實的問責制方案。

革命尚未成功

李卓人在四月二十四日第三度在立法會提出設立最低工資動議辯論,投票結果一如所料,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不過,我們的努力並沒有完全白費,由於真理愈辯愈明,民主黨的立場,已由棄權改為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並且相信下次再提出動議時,我們會得到議會內外更大的支持。

政府開設職位嘆慢板

特首在去年施政報告提出,會在短期內開設三萬多個臨時職位,而教統局長亦在去年十一月立法會會議上承諾,政府會積極研究開創更多職位的可能性,以紓緩急劇惡化的失業問題。可是,正當全港打工仔女處於水深火熱之際,政府官員仍然可以「嘆慢板」,到失業率突破百分之六大關直逼歷史高位,仍未有任何開設職位的進展,只有一句「當有進一步資料時會作出適當的公布」。我們將會繼續在議會內外施壓,要求政府以「創造就業、穩定就業」作為施政的首要考慮,並敦促政府盡快履行承諾,盡早開設職位。

培訓組織架構檢討-中央集權

政府在去年五月委託顧問公司進行一項有關職業培訓及再培訓組織架構檢討的研究,並根據顧問報告的建議,在明年四月成立人力發展委員會,就職業培訓和再培訓的協調和監管、人力市場需求、撥款予培訓機構和受訓人士、服務供應和質素標準、監察服務表現,以及確保服務質素等,向教統局長提供意見。

由於擬議的人力發展委員會並非法定組織,只屬教統局長的諮詢組織,令人擔憂政府此舉是希望中央集權。此外,顧問報告建議,日後政府應以投標形式批出培訓課程的資助,職業訓練局和再培訓機構須與其他私營培訓機構競爭,在價低者得的情況下,可能會影響培訓質素,同時亦會影響職訓局員工的飯碗和非牟利培訓機構的生存空間。再者,政府亦沒有承諾保留現時給予全日制再培訓課程學員的津貼,影響轉職工人的生活。我們將會繼續在人力事務委員會上跟進上述問題。

公務員薪酬檢討-橙跟蘋果比較

政府在上月宣布,將會全面檢討公務員薪酬政策和制度;與此同時,主管政府財政的官員在討論赤字問題時,不斷強調公務員薪酬和資助機構員工開支,佔整體政府經營開支接近七成,而且不容易下調,再加上工商界投訴公務員薪酬水平跟私營市場脫節,不難令人覺得,減薪已成為檢討的預定目標。

我們認為,公務員的工作性質、面對的「市場」環境,以及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跟私營機構僱員不盡相同,強行要將兩者的薪津作直接比較,甚至要將兩者的薪津掛?,是犯了橙跟蘋果比較的謬誤。我們將會在公務員事務委員會繼續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