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交通津貼 支援基層市民就業

特首在施政報告中,始終未有提及延續「交通費支援計劃」這無疑是再一次漠視居住於偏遠地區低收入打工仔女的困境與苦況。

現時合資格申領交通津貼人士僅限於居住於偏遠地區工作人士,這些地區包括:屯門、元朗、新界北區及離島區,申請人士月入必須低於$6,500 或失業,個人資產不多於 $44,000,工作時數一個月不得低於72小時,獲發金額低收入申請者:每月$600以一年為限,搵工申請者:一年內最高$600(必須實報實銷)。

只限於工資低於月薪$6,500的工友申領,令部份低薪工友因超過一點而未能受惠,又有時數限制,令不少家務助理及其他兼職性工種工人未能受惠,造成職業歧視!加上未惠及其他地區,分明是歧視其他地區在職貧窮人士!

計劃在2007年6月實施,至今已有很多市民用盡一年限期,政府原承諾於本年底檢討現有的「交通費支援計劃」,惟至今未有具體方案,只以「拖」字訣,漠視全港低收入人士的訴求,我促請政府盡快完成檢討交津計劃。我和職工盟在過去一個月發起「一人一信給特首」行動,要求延續及長期推行交通費支援計劃,把計劃拓展至全香港,放?工時限制、工資及資產上限,有不少市民響應。

我和職工盟聯同市民於12月5日由中環?豐總行遊行至政府總部,將收集到的市民簽名,遞交特首曾蔭權以表達不滿。

        

金融海嘯殺到埋身 最緊要撐住飯碗

在施政報告辯論時,我批評特首委任的經濟機遇委員會只是「吹水委員會」,吹完水又係得過且過。何況,成員以金融、地產為主,又如何解決香港經濟大傾斜地產、金融,而令其他行業未能發展。香港需要經濟轉型,發展多元化產業,包括物流、產品設計、創意工業、市場推廣等。在此發展方向下,最重要的是提高教育水平。可惜,政府卻仍將大學學額維持在18年前14,500的水平。如此水平又如何能發展知識 型經濟!

最可恨的是「經濟機遇委員會」變成「裁員委員會」,成員無論是利豐、匯豐、中原地產、渣打都是趁勢裁員,將危機轉嫁勞工。此委員會正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金融海嘯下,讓我們一起團結爭取︰

一﹒集體談判權︰規定企業裁員、減薪前必須先諮詢員工或工會。除爭取立法外,我更會協助受害企業員組織起來,爭取談判權。

二﹒創造就業機會︰政府只講了加快基建,但實質卻講不出能加快多少工程。職工盟正度橋向政府提出建議,歡迎大家提出建議。

三﹒推行失業培訓計劃,讓失者在再就業前可得培訓機會及培訓津貼,渡過難關。

苦戰十年 立法最低工資 露曙光

苦戰十年 立法最低工資 露曙光
再戰爭取  最低工資合理水平

99年我代表職工盟提出立法最低工資,開始爭取立法運動。04年開始取得突破,董建華規定政府外判的清潔、保安行業必須不低於該兩行業的平均工資,最新規定分別是清潔$25.5,保安$32(三更制)、$24.7(兩更制)。兩年前曾蔭權在壓力下推出自願參與的工資保障運動,並承諾成效不彰就在該兩個行業立法。顯然,這是拖延政策。職工盟不斷發動各行各業低薪工友爭取,最終今次施政報告承諾今個立法年度立法,我們並成功突破兩個行業的框框,政府轉為跨行業立法。
未來,職工盟絕不鬆懈,將爭取在年底前提交立法,明年年中實施。此外,更會爭取最低工資定在合理水平,使出外工作應能養家,生活絕不應差於?綜援。

工資保障運動失敗 立法最低工資不容再拖

去年曾蔭權發表施政報告提出政府推行工資保障運動,兩年後成效不彰則會?手準備,就保安、清潔兩個行業立法最低工資。工資保障運動是自願參與的運動,參與的僱主要承諾就清潔、保安兩個行業支付統計處統計出來的行業平均工資,清潔現時約為$24.4,保安時薪約為$25.7至$30.5不等。當時提出時,我已覺得可笑,我們民間搞運動,政府又搞運動,大家都變成運動家。

而當時我已批評曾蔭權構想不切實際,難道要在今時今日要進行文化大革命,批鬥資本家不自願設立最低工資?政府大講推動僱主的文化改變,根本是與虎謀皮,浪費資源及時間。曾蔭權不過是施展拖字抉,拖過了特首選舉,將全數勞工界的提名票袋落袋,便過了海神仙。

現在事隔已半年多,經濟勞工局常務秘書鄧國威上週向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報進展,七個月的時間只有916間企業參與,涉及二萬五千多僱員,佔全數清潔、保安僱員只有一成多。當細心研究參與僱主名單,便不難發現其中只有50多參與僱主是屬於保安、清潔行業,大多參與的連一個保安、清潔都沒有僱用。另外,全部大財團下的保安及清潔公司都大玩「失?」,政府只有阿Q地解釋不參與不代表不支持。

而另一類關鍵參與者-業主案法團,在全港9000法團當中,只有微不足道的20多個參與。從以上數字,任何客觀者都已可宣佈最低工資保障運動已失敗。雖然,我已認為失敗,在同一會議上,有僱主代表劉先生就幫政府死撐,聲稱運動是「思想教育」,在這方面已有成效。我不知道我們的香港的官商何時學習了中共宣傳機器的一套,大搞思想教育、文化革命。

我就不信這一套。我信的是制度。立法最低工資才是制度的確立,思想教育只是形式,實際上不能保障數十萬的低薪工人,我懇請曾特首不要繼續自欺欺人,若政府真有誠意解決在職貧窮問題,就在今屆立法會內立法制定最低工資,不要再拖下去﹗

曾特首,請不要呃鬼食豆腐!

最低工資要立法

一年前,特首信誓旦旦表示,政府不能接受工資水平低於綜援;但一年後,當政府統計處研究指出,全港有接近22萬在職家庭入息低於綜援水平,曾蔭權卻在今年《施政報告》斷然拒絕在現階段立法實施最低工資。

政府建議推行的「工資保障運動」,明顯是「呃鬼食豆腐」。一方面,運動是自願性質,收效成疑;另一方面,運動只保障清潔和保安兩個行業,其他低薪工人被政府當作「透明」。更要命的是,自願採用最低工資的良好僱主,需要跟繼續以可恥工資請人的無良僱主作不公平競爭,令人擔心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

在辯論《施政報告》致謝議案時,我代表職工盟提出修正案,對特首拒絕立法實行最低工資表示遺憾。此外,我亦會在人力事務委員會動議成立小組委員會,監察「工資保障運動」的進展,以及研究立法實施最低工資的具體方案和其他相關的籌備工作。

普選立法會

我在11月29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辯論,要求在2012年或之前普選產生立法會全體議員。特首認為社會要先有共識才可實行普選,但普選既是每一個公民的天賦人權,為何要功能團體批准,我們才可以取回應得的權利呢?要食慣政治免費午餐的「政霸」(即功能團體)主動交出特權,就等於希望租霸主動交還單位給業主一樣,都是緣木求魚,不設實際。

策發會正研究由功能團體提名,然後由選民投票選出部分議席,作為普選立法會的最終模式。普選是包括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功能團體提名明顯違反普及和平等的原則。曾蔭權上任至今,不僅未有帶領香港邁向普選踏出一步,如今更企圖搬走《基本法》訂明的普選目標,我們必須反對到底。

財政預算建議

我們在11月向財政司長提交下年度財政預算建議,主要建議包括:

  • 提高供養父母和子女的免稅額至50,000元,減輕夾心家庭的稅務負擔;
  • 調低中小企利得稅率至10%,讓小本經營者保留較多盈利發展業務,從而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 把外匯基金在2006及07兩年的投資收入,扣除財政儲備分帳後全數撥入新設立的「社會發展及投資基金」,用於支援兒童發展及持續進修等項目;
  • 將超低含硫量柴油稅率調低至每升0.55元;
  • 將有持續需要的非公務員合約員工職位,轉為常設公務員職位;
  • 為低收入工人提供每月500元交通津貼,並為貧困兒童提供每月500 – 1,000元生活補助;
  • 重組勞工處的就業服務,在各區開設技能及職業輔導中心,為失業人士和求職者提供一站式服務,包括提供職位空缺和培訓課程資訊、為有需要人士提供職業和培訓輔導服務,以及為有經濟困難人士提供求職者津貼(如每月1,000元)和協助申請其他援助計劃;及
  • 將長者及兒童的綜援金額,回復至2003年6月1日前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