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政策,不要本末倒置

我一直認為,香港近年雖然「經濟增長」,官方的失業率回復至十年來的低水平,但基層工人的就業困難仍然嚴峻。最近我落區時市民向我的反映,更加印證我的想法沒有錯!

首 先,香港存在數以百萬計的低學歷工人,這些工人過往主要從事製造業或建造業。由於政府從無一套鼓勵本地工業發展的政策,當香港發展成一個金融中心時,這樣 的「經濟結構轉型」亦意味著大量的製造業工人,需要轉業。其次,建造業因採用中國大陸輸入的預製組件,使本地喪失大量的就業機會;但香港政府簽署了世貿的 《政府採購協定》,建造工程合約的價值若超過五千萬,便不可規定必須採用本地供應商的產品,使基建能創造的就業機會有限。

雖然不少工人可以透過再培訓課程轉業,但成功轉業的多是流向服務業最低層的工種,例如物業管理、院舍照顧、家務助理、速遞、快餐店清潔等,這些行業不是工時長、工資低,就是缺乏職業保障和職業安全。

就算以前被以為「穩陣」的文職僱員,也要面對企業重組、工序外判等帶來的工作壓力大增。若一旦被裁,那些缺乏專門技能的,往往發現就算大幅降低要求和貶職,也愈來愈難入職。中老年求職者更飽受年齡歧視。所以,雖然失業率減少,低下階層的就業困難卻沒有顯著改善!

這裡面有些人士,年近六十,基本上無法再進入勞動市場,只好提早退休。可是卻發現,未夠資格領取高齡津貼,而強積金只儲了幾年,只得「雞碎咁多」,根本提供不了保障。當然,香港政府以偏低的生果金和對基層極端不利的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的支柱,政策本身就有極大缺陷!

若經濟增長只能使少數人受惠,大部份人的生活水平下降或停滯不前﹝特別是在當前的高通脹時期﹞,這樣的增長有可意思?歸根究底,政府必須把全民就業和全民保障的目標置於經濟政策前,而不是本末倒置,以「經濟成長」的假象掩蓋社會的極端不平等。

回應財政預算案:


1.拒增生果金至$1000的曾財爺缺乏長遠社會承擔,將全港長者視為社會包袱。

2.歡迎放寬申請交通津貼資格,由月入$5600提高至$6500及原區工作也可申請,但交津只是為期6個月增至12個月就顯得不足。

3.低收入所得$6000強積金供款應由受惠者自行決定何時提取。

預先登記交津申請 請致電 2442 7033(元朗天水圍)     2441 9848 (屯門)

強積金難以防老 退休保障要全民

勞勞碌碌得個桔

世界銀行、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等國際機構,都倡議為長者提供三重退休保障,即基本退休金、職業性退休計劃,以及個人自願性投資。雖然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多次促請香港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但特區政府仍舊充耳不聞,一直拒絕在港實行第一層基本退休金制度。

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應符合四項基本原則,包括:

* 全民受惠-目前強積金計劃只保障在職人士,約佔十五歲以上人口的六成,非在職人士(例如家庭主婦)不能受惠;

* 即時享有-「老無所養」並非二、三十年後才出現。長者貧窮比率由一九九一年的大約兩成,急升至二○○一年的接近三成,而年老綜援個案數字,亦由一九八六年的約四萬宗,飆升至最近期的超過十五萬宗。問題已迫在眉睫,而且迅速惡化中;

* 足夠水平-強積金沒有財富再分配的元素,低收入人士根本難以依賴強積金安老;及

* 可持續運作-預計人口老化高峰期將會在四、五十年後出現,屆時長者佔人口比例超過三成,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必須有足夠資源應付高峰期的需要。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精算研究指出,只要將勞資雙方強積金供款的一半,以及政府用於六十五歲或以上長者的年老綜援及生果金開支,成立全民退休保障基金,便可即時為所有長者提供每月二千五百元的養老金,足以應付住屋及醫療以外的基本生活開支。倘若盈利超過一千萬元的企業同意徵收額外利得稅約一個百分點,養老金數額即可增至三千元,讓長者可享更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我在四月二十六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全民退休保障」議案辯論。議案雖然只有一名議員反對,另三十三名議員支持,可惜卻在分組點票制度下遭否決。

為死屍化妝

立法會在五月十日通過特首選舉修訂條例,規定只有一名候選人時須進行信任投票。這項修訂猶如替死屍化妝,明明是小圈子根據北京意旨欽點特首,加入信任票機制,不僅沒有增加特首選舉的民主成分,卻增加八百人選舉團的力量,令他們可以多跳一輪草裙舞,對候選人苛索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