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蚊的約會

李卓人-血腥人

信報財經新聞
P12 | 政在生活 | 2010-05-01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多年來頂著肚腩帶領工人遊行、喊口號的身影,深入民心。記者有位在屯門開西餐廳的親戚,在家族大伙人吃團年飯時,都會無緣無故談起李卓人的「所作所為」,叨嘮著這位議員人品不錯,但經常要這要那,弄得大家生意難做,埋怨再這樣下去,沒人敢當老闆!
這位工會領袖,臉圓、眼大,笑起來帶點稚氣,但在八十年代開始處理勞資糾紛時,大家都管他叫「血腥人」。
一九七八年,阿人在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放在面前就兩條路,一是搞社區,一是搞勞工,剛巧觀塘聯合醫院開設專辦職業安全的新職位,月薪三千元,待遇不錯,於是不待土木工程工作的面試,「膽粗粗」接受新挑戰去。
兩年後,勞工界老大哥劉千石用一頓飯「騙」了阿人去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當正職,他減薪一千元入少林寺,由以前只搞工業安全,到沾手勞資糾紛,開拓「血腥」工運生涯。阿人話,「當時大家都話我很血腥,一聽到勞資糾紛就要去『砌』,大家都叫我『血腥人』。後生那時,鍾意大鑊野,幾百人的工廠執笠,我就去『砌』,邊度都過覺。」阿人憶述:「當時我好茅!不跟法例,甚至賣掉工廠的貨,分錢給工人,好夠膽!就是有一次製衣廠執笠,老闆走佬欠薪,貨主來提貨,我們當然封住批貨,於是貨主話俾現金得唔得,就三十萬現金,分給工人,走得!當時是犯法,我回想都覺得幾大膽!但我睇死你僱主怎敢告我,僱主自己還欠工人錢,貨主又不會告工人,貨主同工人皆大歡喜,最重要是工人有糧出。」阿人習慣攤開一雙手掌說話,「當時破產要搞上三、四年,有時我們守住貨,是希望僱主來提貨俾錢,因為一拍賣就沒了,政府一落手,就得等三年,又分得不多」。他說,「單單欠薪,我周圍去,要睇住批貨,當時真是乜都夠膽死,有次老闆欠工人錢,我去找老闆的舅父,我說舅父請你俾錢。又試過去一個老闆在喇沙利道的門口,等他出來俾錢,後來我街得多,政府忍無可忍,才搞了破欠基金。」今時今日,法例保障強了,工廠倒閉,不用再非法「散貨」和街索償;但香港要找間工廠也難了。
李卓人出身小康之家,談不上跟工人打滾,求學時期也是唸數、理,與工運沒多大關係。但就跟許多從政故事一樣,阿人在港大那年頭,正值火紅年代,學界瀰漫著「認中關社」的氣氛,而非「我要搵份好工」,加上他自覺成長的經歷無風無雨,十分幸福,「入得大學,希望對社會有些承擔。」決定走入勞工界之前,也徬徨過一陣子,考慮過要不要再進修,後來聯合醫院的工作一來,就順應天意去了。這樣一「砌」,回望已是三十年。
阿人自知老闆們都對他「咬牙切齒」,有時連被「洗腦」的工人也在電台破口大罵。阿人形容,「有種講法很戇居,話我搞這麼多福利,搞到老闆都返哂大陸!如果我真係咁大威力,咁我對國家貢獻好大喎!但大家明知是整個經濟轉型,我不過搞長期服務金,就是老闆、中小企甚至工人日日鬧,大家才根深蒂固覺得我搞福利。」阿人繼續高速地說,自己太深入民心,是以當年他反對強積金,如今都有許多人「屈」成是他爭取。他勞氣的說,「我係爭取全民養老金,反對強積金,因為強積金會跟遺散費對沖,第日老闆有強積金,就不用俾遣散費!」論到最低工資立法,阿人才「認叻」,講述爭取十年的血淚史。
一九九七年回歸,工廠開始北移內地,加上金融風暴來襲,工人相繼失業,人工「鬥平鬥賤」。阿人在一九九八年於立法會首次提倡最低工資立法,當時港人都當他在說天方夜譚,連勞工界內部都有質疑,工聯會、勞聯不至於反對,但擔心最低工資變成最高工資,經濟學者又群起而攻之,論調跟今天沒兩樣。
不過,十年間幾件大事,令最低工資由天方夜譚到變成觸摸到的條例草案。阿人數算著,首先是職工盟發起用低薪工人的苦況,控訴社會的不公平,他在一九九九年至二千年間,兩度扮「麥當邪」,揭露麥當勞時薪十二蚊,同時又發現食環署外判的一位七十歲「廁所工」,竟然時薪七蚊,令香港人「好」,勾起市民正義之心,社會對最低工資的風氣才扭轉了些。
其後是陰差陽錯地民主黨內的「主流派」與「少壯派」就是否將最低工資立法寫入黨綱分裂。阿人記得,當時少壯派「起旗」,說民主派老大哥沒理由不支持最低工資。他坦言,「我掩住半邊咀笑……民主黨點解分裂?就是羅致光反對,讀壞書呀佢,但某程度佢幾好,救左我的議題」,當最低工資演變成政治事件時,整個社會都在熱烈討論。
到後來他逼令政府外判工要有最低工資,以及承諾工資保障運動一旦成效不彰,便要全港立法,聽來似乎都經過精密部署。
根據阿人的建議,用三十三蚊的時薪水平,全港一成六人會受惠,亦即四十六萬九千四百人可以加人工。記者不知道,這個水平會否真如經濟學者所言,令競爭力弱的打工仔失業,但勞工界爭取了十二年,立法工作總算進入大直路,只爭拗工資水平。
跟阿人對話,真如跑了一趟麥當勞,一小時訪談,足夠打出八千字,兼且充滿soundbite。訪問尾聲,阿人撥弄一下額端淡灰的頭髮說,「我花了十年搞最低工資,我不知道還有否多十年去報集體談判權一戰之仇……」還有最高工時、勞工假與公眾假期……這些都是記者們的願望,但願不用再等十年。
阿人說,「還有普選啦,集體談判權都是僱主那麼抗拒的事,相信都要待普選才解決到,還要寄望經濟上的左派上台,才可以幫到工人……」

 

廢除強積金對沖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 保障退休人士

由於人口老化,政府在2000年12月推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原意在保障退休人士的生活。然而,強積金的其中法例容許僱主供款部份所產生的累算權益,與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對沖,令退休人士完全得不到保障。

政府根本沒有清楚認知強積金計劃的基本觀念是要保障退休人士,而對沖條例完全違反此觀念,遣散費同長期服務金是保障長期受僱的僱員,而強積金乃希望幫到退休人士,將兩項保障對沖非常不合理,等僱主肆無忌憚的解僱僱員,試問他們被遣散幾次,到退休時,其強積金僱主供款還剩下幾多?單靠僱員供款,怎能保障退休生活?

強積金實施了十年,政府會在明年進行檢討,我會再提出取消對沖條例。此外,現時很多人士退休時遇著金融風暴引至強積金虧蝕,我會建議政府把供款改為銀行存款來代替投資,免除風險及被信託公司收取高昂的行政費。政府亦應加強監察機制,授予信託公司舉報權利,從而簡化追討及檢控拖欠供款僱主程序。

事實上,我認為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才是保障退休人士長遠生活的最佳良策。

2009-2010財政預算案增加額外撥款建議

過去一年,本港失業率已由去年初的3.4%大幅增加了上個月的4.6%;相信經過金融海嘯第二波引發的企業倒閉潮衝擊下,預料2009年失業情況更為嚴峻,本港失業率有可能上升至6.5%。在這關鍵形勢下,特區政府在創就業、保民生工作上絕對需要立即行動,透過額外增加財政資源作出承擔。為了能真正紓解各階層市民的生活困境,泛民主派議員建議在原有政府財政預算案以外,提供以下一系列的措施,當中包括創造超過60,000個實質就業職位、提供短期失業援助及放寬「交通費支援計劃」的範圍,預料額外撥款約200億元,協助市民渡過難關。

1.創造超過60,000個實質就業職位

財政預算案雖然提及在未來3年開創近62,000個工作及實習機會,但我們發現當中大部分只是推動基建的職位或實習職位,對文職人士和婦女的協助十分有限。因此,我們建議政府額外撥款約72億元,於未來一年增設約60,000個實質的臨時就業職位,失業率可藉此紓緩約2%,有關職位範疇包括社會服務、醫療衛生、環境改善、旅遊推廣宣傳、小型工程等工作 (詳情請參閱下表);有關撥款可給予約60,000名打工仔為期至少一年實質及工資水平較為合理的臨時職位,而有關職位亦可改善政府的服務質素。

項目

推動地區小型工程
護理及康復服務,增聘護理安老員等人手
青年活動工作員
在全港十八區開拓社區幹事、社區助理及文書支援人員
推動本地生態及文化旅遊
社區褓姆、家務助理
發展回收工業
資助非政府組織推行「公民社會」宣傳教育工作(職安健、強積金、反吸煙…)
學校增聘課餘補習老師、資訊科技統籌員
學校文書行政及圖書館助理
發展社會企業
推動及發展綠色經濟
舊樓管理清潔

2.提供短期失業援助

在金融海嘯的影響下,企業倒閉潮和裁員減薪潮逐步浮現,失業率勢將上升。基層市民急需政府的援助,可惜現時香港沒有全面的失業保障制度,只有缺乏彈性的綜援政策,既未能配合短期失業人士的需要,同時亦增加了綜援制度的壓力。

針對低收入失業人士,我們建議暫時放寬申領失業綜援的資產限額,為期24 個月,視乎勞動市場情況檢討是否需要延長。放寬內容包括將現行資產限額提高至150,000 元,在計算申請人的資產時,不包括其自住物業,使更多基層失業人士受惠,預計涉及開支約12 億元。

另外,我們發現專業或輔助專業人士一旦失業,面對供樓供養子女的壓力而陷入經濟危機,現有綜援網卻未能保障這批人士。有見及此,我們建議為他們提供短期過渡性免息貸款,減輕他們在經濟衰退期內的經濟壓力。內容包括每月獲發貸款金額為最近一年內平均月薪的 50%,上限為2萬元,為期12個月,貸款償還期長至5年,估計財務開支為10億元,承擔額為100億元。

3.放寬「交通費支援計劃」的範圍

在現今公共交通工具不斷加價的壓力下,市民的生活百上加斤。為了進一步鼓勵低收入人士跨區求職及就業,我們建議政府全面實施低收入人士「交通費支援計劃」(即跨區交通津貼),並將計劃擴展至所有地區合資格的低收入人士,加強對基層巿民的援助。我們建議額外撥款約20億元,在未來一年向全港18區的低收入打工仔發放求職及交通費支援津貼,期望有約14萬名低收入僱員受惠。

凱撒會結業 近百員工失業兼欠薪

凱撒會結業 近百員工失業兼欠薪
要求立即改善勞工處僵化程序 抗議行動

金融海嘯已近半年,經濟衰退對各行業的影響如零售、飲食及美容等,已不斷湧現,突然結業及欠薪的情況接二連三發生。

凱撒會纖體美容中心於上週7月8日突然全線結業,近百員工不僅失業,更被拖欠工資、代通知金、各項假期、遣散補償等及6個月強積金供款,金額接近250萬。

昨天,受影響員工到勞工處落案求助,勞工處向受影響員工解釋申索過程,並表示有關程序最快也需半年,最遲要一年多。期間失業員工需要往勞工處落案,再到勞資審裁處進行追討並取得判令,若凱撒會纖體美容中心仍未清盤,受影響員工更需再往申請公司清盤,如不符合法援資格則要掏腰包支付幾萬元的清盤程序費用,待成功清盤後才能往破產欠薪基金取回欠薪。

 金融海嘯帶來的經濟影響愈來愈明顯,凱撒會纖體美容中心結業兼欠薪的情況亦不是個別事件,而因此而失業及欠薪的員工更多不勝數,職工盟相信有關的個案將會不斷湧現,政府必須警覺並立即成立跨部門小組(勞工處、勞資審裁處、法律援助處、積金局及破產欠薪基金)制定一條龍服務簡易程序處理相類似之個案,並將整個申索程序整合處理,以縮短受影響員工由申索到最後獲得補償的時間,不致令大量工人失業兼欠薪陷入經濟困境。

 另外,政府更應對當前裁員失業大量湧現的情況下,設立失業援助金,讓打工仔女可有即時的援助,以渡燃眉之急。

要『及時雨』不要不要望梅止渴 建議注資$6000強積金可即時動用

就財政司長在去年2 月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提出,向月薪1萬元以下僱員的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元的建議,職工盟李卓人在去年十二月向立法會主席申請提出私人條例草案修訂,要求可由僱員決定把該筆款項注入自願供款的戶口內,讓僱員可自行選擇何時取出款項,有需要時提款應急,加強他們應付經濟逆境的能力。但申請遭到主席曾鈺成否決。

李卓人坦言表示失望,但一方面會希望行政長官批准,另外亦會聯同泛民各黨派,向政府繼續爭取市民有權即時提取該六千元。「我希望政府重新考慮六千元可作為『及時雨』的方案,希望政府與時並進,不要逼人太甚!」。

經濟政策,不要本末倒置

我一直認為,香港近年雖然「經濟增長」,官方的失業率回復至十年來的低水平,但基層工人的就業困難仍然嚴峻。最近我落區時市民向我的反映,更加印證我的想法沒有錯!

首 先,香港存在數以百萬計的低學歷工人,這些工人過往主要從事製造業或建造業。由於政府從無一套鼓勵本地工業發展的政策,當香港發展成一個金融中心時,這樣 的「經濟結構轉型」亦意味著大量的製造業工人,需要轉業。其次,建造業因採用中國大陸輸入的預製組件,使本地喪失大量的就業機會;但香港政府簽署了世貿的 《政府採購協定》,建造工程合約的價值若超過五千萬,便不可規定必須採用本地供應商的產品,使基建能創造的就業機會有限。

雖然不少工人可以透過再培訓課程轉業,但成功轉業的多是流向服務業最低層的工種,例如物業管理、院舍照顧、家務助理、速遞、快餐店清潔等,這些行業不是工時長、工資低,就是缺乏職業保障和職業安全。

就算以前被以為「穩陣」的文職僱員,也要面對企業重組、工序外判等帶來的工作壓力大增。若一旦被裁,那些缺乏專門技能的,往往發現就算大幅降低要求和貶職,也愈來愈難入職。中老年求職者更飽受年齡歧視。所以,雖然失業率減少,低下階層的就業困難卻沒有顯著改善!

這裡面有些人士,年近六十,基本上無法再進入勞動市場,只好提早退休。可是卻發現,未夠資格領取高齡津貼,而強積金只儲了幾年,只得「雞碎咁多」,根本提供不了保障。當然,香港政府以偏低的生果金和對基層極端不利的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的支柱,政策本身就有極大缺陷!

若經濟增長只能使少數人受惠,大部份人的生活水平下降或停滯不前﹝特別是在當前的高通脹時期﹞,這樣的增長有可意思?歸根究底,政府必須把全民就業和全民保障的目標置於經濟政策前,而不是本末倒置,以「經濟成長」的假象掩蓋社會的極端不平等。

回應財政預算案:


1.拒增生果金至$1000的曾財爺缺乏長遠社會承擔,將全港長者視為社會包袱。

2.歡迎放寬申請交通津貼資格,由月入$5600提高至$6500及原區工作也可申請,但交津只是為期6個月增至12個月就顯得不足。

3.低收入所得$6000強積金供款應由受惠者自行決定何時提取。

預先登記交津申請 請致電 2442 7033(元朗天水圍)     2441 9848 (屯門)

強積金難以防老 退休保障要全民

勞勞碌碌得個桔

世界銀行、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等國際機構,都倡議為長者提供三重退休保障,即基本退休金、職業性退休計劃,以及個人自願性投資。雖然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多次促請香港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但特區政府仍舊充耳不聞,一直拒絕在港實行第一層基本退休金制度。

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應符合四項基本原則,包括:

* 全民受惠-目前強積金計劃只保障在職人士,約佔十五歲以上人口的六成,非在職人士(例如家庭主婦)不能受惠;

* 即時享有-「老無所養」並非二、三十年後才出現。長者貧窮比率由一九九一年的大約兩成,急升至二○○一年的接近三成,而年老綜援個案數字,亦由一九八六年的約四萬宗,飆升至最近期的超過十五萬宗。問題已迫在眉睫,而且迅速惡化中;

* 足夠水平-強積金沒有財富再分配的元素,低收入人士根本難以依賴強積金安老;及

* 可持續運作-預計人口老化高峰期將會在四、五十年後出現,屆時長者佔人口比例超過三成,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必須有足夠資源應付高峰期的需要。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精算研究指出,只要將勞資雙方強積金供款的一半,以及政府用於六十五歲或以上長者的年老綜援及生果金開支,成立全民退休保障基金,便可即時為所有長者提供每月二千五百元的養老金,足以應付住屋及醫療以外的基本生活開支。倘若盈利超過一千萬元的企業同意徵收額外利得稅約一個百分點,養老金數額即可增至三千元,讓長者可享更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我在四月二十六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全民退休保障」議案辯論。議案雖然只有一名議員反對,另三十三名議員支持,可惜卻在分組點票制度下遭否決。

為死屍化妝

立法會在五月十日通過特首選舉修訂條例,規定只有一名候選人時須進行信任投票。這項修訂猶如替死屍化妝,明明是小圈子根據北京意旨欽點特首,加入信任票機制,不僅沒有增加特首選舉的民主成分,卻增加八百人選舉團的力量,令他們可以多跳一輪草裙舞,對候選人苛索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