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六題:私營公司提供員工服務

  以下為今日(二月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和庫務局局長俞宗怡的答覆:

問題:

  據悉,地政總署現時與一間人事顧問公司訂有協議,由該公司招聘合約員工,再把他們調派到地政總署的測繪處工作。該公司支付該等員工月薪8 500元,但以每人每日549元計算,向地政總署收取服務費用,從中賺取豐厚利潤。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地政總署有否透過公開招標程序遴選該公司;若有,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 現時尚有哪些其他政府部門採用私營公司提供員工的服務;過去一年,每個該等部門支付予私營公司的服務費,以及在該部門工作的該類員工所得的薪金總額為何;及

(三) 有否檢討採用私營公司提供員工服務的成本效益;若有,檢討結果為何;以及會否考慮不再採用上述做法,改由有關部門直接招聘員工?

答覆:

主席:

  關於第一部份的提問,據地政總署署長提供的資料,該署與一間人事顧問公司訂有協議,由該公司提供合資格的人員,調派到地政總署的測繪處工作。該合約在1998年11月和12月在政府憲報刊登招標公告,招標承投提供合約職工服務,以便執行地政總署測繪處區域土地信息系統數據庫的支援和更新工作。透過公開招標的程序,地政總署於1999年2月23日批出合約。合約為期二十四個月,由1999年3月1日起,至2001年2月28日止。根據合約,該公司以每人549元日薪計算,為地政總署每月提供21至39名不等的員工,執行有關的工作。該合約總支出約九百萬元。地政總署並無該人事顧問公司支付有關員工薪金的資料。

  關於問題第二部份,一般而言,管制人員須視乎服務需要和運作情況,自行制定人力計劃。例如,在應付短期服務需求,或非全職服務,或不適宜聘用長期人員等情況下,管制人員會考慮採用直接招聘公務員以外的其他途徑,以便既能提高效率和生產力,又不會為政府帶來長期負擔。

  採用外間服務公司,只是提供人力資源的其中一種途徑。根據過去兩年透過由庫務局局長擔任主席的中央投標委員會審批的投標書,只有兩個其他部門採用外間服務公司提供員工。

  其一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該署採用外間服務公司提供圖書館助理服務,合約為期十二個月,合約價值估計約二千二百萬元。

  另外的部門就是資訊科技署。該署採用7間外間服務公司,為各政府部門提供資訊科技合約職員服務,提供的員工包括電腦操作員、程序編制主任、系統分析主任和項目經理等。合約為期二十四個月,價值估計為四億七千萬元。

  由於政府只是跟有關的外間服務公司簽約,透過該公司提供服務,我們不會,亦不應,跟該公司提供的員工另行簽訂合約。政府亦無有關員工所得薪金的資料。

  關於問題第三部份,管制人員可以根據他們運作上的需要,自行決定是否透過外間服務公司提供員工或直接招聘員工,和檢討有關模式的成本效益。決定以何種方式解決人力資源的需求和有關的檢討,是各政府部門日常運作的一部份。而審計署亦可就各部門的資源運用,是否最符合成本效益,作衡工量值的審查。

  一個例子就是資訊科技署為解決資訊科技人力需求方面作出的決定和檢討工作。在1996年該署比較了幾個提供人力資源的方法,結果顯示透過外間服務公司提供資訊科技人員的成本是最低的,其次就是透過部門直接聘請職員。

  審計署署長在去年亦就資訊科技署採用的解決人力資源需求的各種途徑,作出衡工量值的檢討。審計署署長的審查結果,已發表在署長的第三十五份報告書內。報告內容指出根據資訊科技署在2000年提交的成本數據,透過外間服務公司提供資訊科技人員服務,較由資訊科技署內職員負責成本為低,成本比對是前者為0.8,而後者為1。

二○○一年二月七日(星期三)

為被迫轉為自僱人士的僱員提供勞工保障

李卓人議員:主席,不 少 僱主 在 強制 性公 積 金(“ 強 積金”)計 劃 實施
前,安 排其 僱 員轉為 自 僱 人士,該 等員工 因 而 喪 失 獲得 僱 主供 款 的權 益,亦不再享有《 僱 傭條例》、《 僱員 補 償條例》等 勞工法例的保障 。就此,政 府
可否 告 知本 會 :
(一) 就建 造 業工人、貨櫃車 司 機 和按 摩 業從業 員 而 言,現時以 僱員 和
自僱 人 士身 份 參加強 積 金 計 劃的 人 數分別為 何 ;
(二) 是否知 悉強 制 性公積 金 計 劃 管理 局(“積金 局 ”)有 何 措 施,令
實質 的 僱主 作 出強積 金 供 款 ;及
(三) 勞 工 處 有 何 措 施 確 保 該 等 具 自 僱 人 士 身 份 但 實 質並非自 僱 的 人
士, 可 享有 各 條勞工法例 賦 予僱 員的勞工保 障 和 權 益?

財經事務局局長:主席女士,
(一) 根據《強制 性 公積金 計 劃 條例》,積金局規定強 積 金的 受 託人 必
須提 供 有關 僱 主的資 料,包 括其 名 稱及商業 登 記 號 碼,但 此等 資
料並 非 按行 業 劃分,故 此 無 法提 供個別行 業 僱 員 參 加強 積 金計 劃
的詳 細 資料,但由於行 業 計 劃訂 明 以建造 業 及 飲 食 業為 單 位,所
以積 金 局擁 有 已參加 這 兩 個 行業 計 劃的就 業人士的 數據 。
根據統 計處 提 供的數 字 , 積 金局 估 計建造 業 中約有 16 700 名 僱
主、 21 600 名 自 僱人士及 239 400 名 僱 員 須 參加 強 積金 計 劃。

截至 昨 天為 止,建造 業 中 已 參加 兩 個行業 計 劃 的 僱 主、自 僱人 士
及僱 員 的數目分別為 6 820、13 550 及 69 300 人 ,但 此 等 數字不
能完 全 反映 實 際的參 與 率,因為 部 分僱主 及 自 僱 人 士可 以 選擇 參
加 強 積 金 制 度 下 的 集 成 信託計 劃 或 僱 主 營 辦 計 劃 , 而非行 業 計
劃。

在貨 櫃 運輸 業 方面,根據 運 輸署 資 料,一共有 36 000 人持 有 貨 櫃
車司 機駕駛執照,但 當 中 以 駕駛貨櫃車為 職 業 及 已 參加 強 積金 的
僱員 及 自僱 人士的人 數不詳。

在按 摩 業方 面,根據統 計 處 的資 料顯示,按摩師 屬 於“個 人服 務
行業 ” 類別。在估計 有 關 僱 員、自 僱人士的 數目時,積 金 局以 整
個“個 人服 務 行業” 為 單 位,所 以 未能估 計其中 按摩師 的 數目。
積 金 局 亦 沒 有 已 登 記 參 加 強 積 金 計 劃 的 按摩師 數 目 或 其 受 僱 情
況的 資 料。

(二) 在強 積 金法例下,僱 主 有 責 任為 其 僱員登 記 參 加 強 積金 計 劃及 向
有關 計 劃作 出 供款,履 行 其 法律 責 任。只 要 僱傭 關 係 實 質 存在 ,
如僱 主 不安 排 其僱員 參 加 強 積金 計 劃及為 他 們 供 款,乃屬 違法 行
為。一 經定 罪 ,可被 罰 款 10 萬 元 及 入 獄 6 個月。 積 金 局的執 行
隊伍 會 巡視 及 調查違 例 的 個 案,保 障計劃 成員的 權 益。對 於與 勞
資關 係 有關 的 投訴,積 金 局 亦會 與 勞工處 緊 密合作,聯 手 採取適
當的 行動。此 外,積 金 局 已 加強 公 眾教育及 宣 傳 工 作,提 醒僱 主
在強 積 金制 度 下的有 關 責 任 。

(三) 李議員 詢 問 勞 工 處 有 何 措 施 確 保 該 等 具 自 僱 人 士 身 份 但 實 質 並
非自 僱 的人士 可享有 勞工法例賦 予 僱員的勞工保 障 和權 益 。
根據《 僱傭 條例》,僱 主 不 能在 未 徵得僱 員 的 同 意 下,更 改僱 員
的僱 傭 條款。僱主如 單 方 面 更改 僱 傭條款,例 如 把 僱員 的 身份 轉
為自 僱 而令 僱 員的勞工保 障 和權 益 受到損 害,僱 員 可根據《僱 傭
條例》就不 合 理更改 僱 傭 條 款一 事 向僱主 提 出 補 救 申索,包括 要
求復 職 或支付終止僱 傭 金。另一 方 面,由 於 單 方 面 更改 僱 傭條 款
涉及 違 犯他 們 之間的 合 約,根據 普 通法,這 可 構 成 僱主 變 相解 僱
僱員;僱員 可 向僱主根據 僱 傭合 約 及根據《 僱 傭 條例》向 僱主 追
討解 僱 補償 。

而重要 的一 點 是,即 使 僱 主 把僱 員 的身份 名 義 上 轉 為自 僱,而 他
們之 間 實質 上確實仍 存 在 僱 傭關 係 的話,則 僱 主 仍 須履 行 在勞 工
法例,包括《 僱傭條例》、《僱 傭 補償條 例 》下 僱 主應 負 的責任。
根據法 院就 過 往案件 的 裁 決,僱 傭 關係不 能 單 憑 稱 號來決定。在
決定 僱 傭關 係 是否存 在 時,他們 會 考慮一 系 列 的 因 素,例 如控 制
權,即 誰決 定員工的 聘 請 及 解僱、誰負責支付 員工的工資、以 何
種形 式 支付、誰決定 生 產 程 序、時 間及工 作 方 式 等;生 產 要素 的
擁有 與 提供,即誰擁 有 生 產 工具、誰提供 生 產 物 料 及工 作 場所;
以及經濟考 慮,即主 管 人 或 負責 人 是否在 經 營 生 意、誰 承 擔“ 盈
利” 或 “虧 蝕 ”的風 險 等。因此,若僱主 與 員工的關係 實 質上 仍
是僱 傭 關係 的 話,他 們 並 不 能逃 避 勞工法例及強 積 金條例下的 責
任。

勞 工 處非常重視並 廣 泛 推 廣 自 僱 與 僱 員 的 身 份 在 勞工法例下 所
享有 的 保障 和 權益的 區別;並提 醒 僱員必 須 清 晰 理 解轉 為 自僱 人
士後 他 們會 將 失去何 種 權 利 和保 障,亦鼓 勵 他 們 在 遇到 疑 問或 困
難時 向 勞工 處 求助。

主席,最後,勞工處 提 供 積 極的 調 解服務,協 助 僱 主和 僱 員解 決
糾紛。若發 現 僱主有 違 犯 勞工法例,該處 會 積 極 搜 集證 據,提 出
檢控,為僱 員 取回公 道。今年,勞工處接 獲 一 宗 涉 及僱 主 要求 僱
員以 承 包合 約 代替僱傭 合 約 的投 訴,他們 已 就個案 進行 調 解,由
於 雙 方 未 能 達 成 協 議 , 該個案 已 轉 介 勞 資 審 裁 處 進 行 仲 裁 。 此
外,勞工處 亦 正積極跟 進 在 與積 金 局及勞方 代 表 為 了針 對 僱主 逃
避 強 積 金 供 款 而 把 僱 員 轉 為 自 僱 人 士 所 舉 行 的 三 方會議席 上 勞
方代 表 提出 的 投訴個案。若 有發 現 僱主違 反《 僱 傭 條例》,該 處
必定 調 查和 徹底跟進 。

李卓人議員:主席,數 據 反映 了 一個不尋 常 的 現象,就是 參加 強 積 金計 劃 的
自僱 人 士達 七 成,而 僱 員 只 有三 成,為何會 這 樣 呢 ?其 實 理由十分簡 單,因為僱 主 把所 有 僱員轉 為 自 僱,所 以 參加強 積 金 計 劃 的自 僱 人士 便 特別多。從我們 現 時已 接 獲的個案中 得 悉,其中有很 多 建 築 地 盤的工人已 被 僱主 轉 為自僱 人 士 。 這 些 工 人 如 果 轉 為 自 僱 的 話 , 他 們 其 實 也 會 失 去 《 僱 員 補 償 條例》下的工 傷保 障。局長 在 主 體 答覆 第(三)部分 提 到,勞工處會跟進 有 關 的 投 訴個案,但我 認 為這做 法 是 無 用和 無 奈的。我 想 請 問 局長 ─ 現時有 兩 位局長在 此 ─ 有否可 能 在 制 度上 作 出改變,例 如 與 建造 商 會進 行 討論,建議商會 要連自 僱 人士也 提 供 勞工保 險 的保障,抑 或 以 立法 形 式來 規 定所有地盤的主 要 承建 商,要為不論是 僱員 或 自僱人士提 供 僱 主供 款 的權 益,讓 他 們全部均 可 享有 勞工保險 的 保 障(因為現時工 人 轉 為 自 僱後,他們 會 連工 傷賠償也不 能 享有,這便成 為一個十分 嚴 重的問題)。我 希望 在 制度 上 可以 作 出改變。

主席:請問哪位 局長 作 答? 教育統籌局局長 。

教育統籌局局長:主席, 我認 為 自僱 人士 與 受 聘人 士 本質 上是有所不同 的 。
我們 已 一再 說 明,強 積 金 的法例 是 不容許 僱 主 隨 意 把受 聘 人士 轉 為自 僱 人士的,如 果有 關人士能 根據法 庭在 過 往的判 例 中 所 提 出的 一 些準 則,證 明 身為僱 員 者 仍 舊 是 受 聘 人 的 身 份 , 僱 主 根 本 無 法 逃 避 其 於 僱 傭 合 約 下 的 所 有 責任。我 們現時要做到 的,並非為 了 令這些 僱 主 履 行 其責 任,而 強 行令自僱人士的 權 益與 受 聘人士的 看 齊 ,因 為 基本上兩者 的 工 作條 件 應該是不同 的 。

另一 方 面,李議員剛 才 所 提 到的 比 例,我 認 為 有欠準確;我要指出,我
們現時所說 的 是有關 參 與 的 百分比,而參 加 強 積 金 的受 聘 人士 數目其 實 是遠遠高於自僱 人士的。雖 然 我 們會 聽 聞很多報道,指 不少 僱 主似 乎已把受 聘 人士轉 為 自僱 人士,但 實 際 上,我 們 所接獲 的 投 訴 個案並不是那麼多,即 使 由工會 轉介給 我 們的個 案 也 只 有 12 宗。就這 12 宗個案而 言,勞工 處已 積極跟
進,而 且發 覺 在好幾 宗 個案中,僱 主並不 承 認 有 這 種情 形 出現,所以我 們還
須繼 續 跟進 和 調查。不過,政府 立 場是非常 堅 定 和 非常 明 確,我 們不 容 許僱
主( 我 亦希 望 提醒僱 主 不可)任 意 把僱員 的 身 份 改 變。

我們 亦 呼籲 所 有僱員,如 果 受到 不 公平對 待,認 為 自己 應 該屬 受 僱人 士
身份,但被迫 轉為自 僱 人士的,希 望他們 盡 快 提 出 證據 向 勞工 處 舉報,我們
一定 會 作出 徹 底的跟 進。事 實證 明,政府現時 接 獲 兩宗 個 案,除了局 長 在 主
體答覆中所 提 到的其中一 宗 個案 已 轉交勞資 審 裁 處 辦理 外,我 們 亦會 將 第二
宗個 案 轉交勞資審裁 處 進 行 仲裁 。

財經事務局局長:主席, 我亦 想 就李卓人議員 剛才 所 提及的數 據 作 出澄 清 。
整體 來 說, 直 至昨天 為 止 , 參與 強 積金計 劃 的 僱 員 佔全 港 86%,可說 是十分高的 比 例, 至 於參加 強 積 金 計劃 的 自僱人 士 數 字 則 達 64%。換句 話 說 , 僱 員的參 加數字超過自僱 人 士。不過,我剛才 在 主 體 答覆中 提 及行 業 計劃 時,已說過 那 些數字不能完 全 反 映 實際 的 參與率,因 為 僱 主亦 可 以選 擇 為僱 員 參加集成 信託計 劃 。

李卓人議員:主席,我 想 教育統籌局局長 回 答,她 會否與 建 造 商 會 進行 討 論?因為 她剛才反 覆解說 , 也 只 是有 關 個案的 處 理 。

教育統籌局局長:主席,事實 上,勞 工處 轄 下 現設有一個 建造 業 的 三方 小 組,成員 包 括僱 主、僱員 和 政 府 官員 三 方的代 表。我 們已通 過 這個 三 方小 組 不斷向僱 主 和僱 員 推介勞工法例下的 各 種權益 和 有 需 要 進行 的 工作。同時,我們亦透 過 這個 小 組進行 了 很 多 有關 強 積金的 宣 傳 工 作。不過,我 認 為,原 則上我們 不 能同 意 自僱人 士 和 受 聘人士的僱傭 條 件 是 完 全一 致的,如果 想 修 訂 法例, 令 自僱 人 士享有 與 受 聘 人士 同 樣的待 遇 , 便 是 不正 確 的做 法 。

M型社會:中層職位流失才是關鍵

 我在2000年1月5日立法會一次辯論發言時指出,資訊科技革命將會令本地三分二的勞動人口(即約二百萬人)面臨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就業危機。這番言論引起了一些迴響,而教統局局長更不點名批評筆者危言聳聽,有關評估並沒有事實根據。筆者也希望是杞人憂天,不過從目前的經濟發展趨勢和政府官員的反應來看,本地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前景實在令人憂慮。

  隨著資訊科技的高速發展,第三次工業革命經已來臨。跟發明蒸汽機和發電機相比,資訊科技帶來的衝擊將會是更快、更深、更廣。遺憾的是,政府至今仍未有就此作出一個全面和詳細的人力需求評估,勞動市場將會出現甚麼轉變仍然是一個大問號,試問當局又有何基礎制定一套具針對性的就業政策,以應付新經濟帶來的挑戰呢?

  教統局局長近日透露,政府計劃與學術界共同研究,如何協助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適應知識型經濟的要求。這比起特首當初提出「科技救港」時一片「唱好」已是有所進步,當局起碼意識到高新科技並不是對每一個階層的勞工都是有利。不過問題是,如果政府的研究只局限於低技術工人的就業前景,似乎是放錯了焦點。

  根據外國的經驗,資訊科技並不會直接令低技術職位消失,反而是中層文職工作會首當其衝。金融業是最廣泛應用資訊科技的行業之一,而芬蘭銀行界更是歐洲同業中的表表者。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一項研究發現,自引入資訊科技後,芬蘭銀行業的就業人數由八九年的五萬二千人,下跌超過四成半至九六年的二萬八千人,減損的職位主要是櫃台服務員和會計文員。

  資訊科技除了可能取代大量文書和處理帳目的職位外,同時亦會促進「直接交易業務」(b2b),影響部分傳統商貿中介行業(如批發、倉務管理、訂票服務等)。經合組織的同一研究就指出,歐盟十國在九三至九七年間,涉及上述行業的中層職位數目不斷下降,跌幅為每年百分之一至二。

  美國勞工部最新公布的人力需求預測報告進一步引證了這個趨勢。報告預測在未來十年,當地職位數目流失最多的二十個非農業工種中,中層文職職位佔了九個,當中包括銀行櫃台服務員、簿記文員、採購文員、出納文員、打字員和電腦操作員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職位數目增長最快的並非高知識工種,反而是技術水平要求較低的職位。報告預測未來十年增長最快的二十個工種中,低技術職位佔了九個,包括售貨員、收銀員、侍應、食肆食品工人、起居照顧員、護理人員、家庭傭工、護衛員和教室助理員;而這些工種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沒有晉升機會、缺乏就業保障,以及工資停滯不前。

  當然,歐美的經驗並不能直接套用在香港,例如美國的溫和低息政策、提高最低工資水平,以及維持美元強勢,都是有助刺激消費和個人服務需求,從而創造大量低技術職位,這跟香港目前的情況是有所分別。但無論如何,相信上述兩項研究,已基本上勾劃出資訊科技對就業市場的影響,不同地區的分別主要在於不同的宏觀經濟情況。

  可以預期,資訊科技引發的就業危機將會在中層開始:大量中層職位流失,新增的職位集中在兩個極端,勞動市場兩極分化將會加劇,而被淘汰的中層工友將會向下流動,跟基層工友競爭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低技術職位。如果特區官員仍不盡快進行全面的人力需求評估,主觀地以為只需針對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二百萬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危機將會隨時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