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下一代 背水一戰

香港人 不低頭

反對無理 DQ 剝奪參選 權利 反對萬億人工島 爭取民主公義

劉小麗:

林鄭月娥政府取消了我的參選資格,但政府取消不到的是我的意志。我一定會同大家在這場選戰力戰到底!我說擁護基本法,DQ 主任「不信納」。但是,我打拼下去的決心不由得政府不信納——我會用我的行動,誓要讓李卓人當選!

我支持李卓人,不只是因為他本人,而是因為我支持香港人。我知道香港人必須團結,民主派不能再像過去十年不斷分裂、互相指罵。我們面對的是不講道理的強權,我們必須團結一致,才能為下一代開創更有希望的局面。

強權越打壓,我們必須越堅定。香港人必須更加團結,而我亦一定會同大家跑下去。

李卓人:

聞戰鼓、打仗時,我哋就要行出嚟!我初投身社會,見到工人被欺壓,八九民運,中共開槍;95年選舉,需要人入議會同中共戰鬥;97年臨時立法會令我們落台,我們再選。到最近這兩年,我更覺得要走出來!

我們以前從未想像過政權會DQ六個議員,再DQ參選人。我們無想像過香港會有政治犯。兩年來一切一切, 就是戰鼓聲,要我們走打仗,大家聽到未?

我知道自己背負的是民主派團結, 這場仗的勝利, 香港人的未來。但我亦相信, 這路上有你們的同行。

今仗是一瑒正邪對決。我們要打低保皇黨,由反23條到萬億人工島,捍衞香港的未來。

相信呢一場仗 有你一定會贏

9月30日晚小麗集氣大會

(9月30日晚小麗集氣大會發言)

最近好多人問我:「你係咪Plan B?」但我想話俾大家知,我哋只有一個plan,唔係Plan A,而係Plan V(Victory)!

我哋整個民主派只有一個Plan,就係Plan V!小麗Plan V!我哋一定要贏!

有人問我:「你做咩再次行出嚟呀?」聞戰鼓、打仗時,我哋就要行出嚟!

我初投身社會,睇到工人俾人蝦,就令我行出嚟;

八九民運,中共開槍,我哋行出嚟:

95年選舉,需要人入議會同中共戰鬥,我行出嚟;

97年臨時立法會令我哋落台,我哋再選,我行出嚟;

到最近呢兩年,我更加覺得要行出嚟!我唔係為左參選,我只係要參與Plan V!

呢兩年間發生咁多事,大家點可以唔行出嚟?我地以前有冇諗過政權會DQ六個議員?有冇諗過佢會DQ參選人?有冇諗過喺香港會有政治犯?「13+3」、旺角魚蛋事件、仲將會有佔中九子,呢啲就係戰鼓聲,要我哋出嚟打仗,大家聽到未?

今次係一場對決的仗:我哋要打低保皇黨,因為佢哋只係識得幫中央干預香港、殘民自肥。

要打呢場仗,每人要行多一步。我哋相信呢一場仗,我哋一定會贏,因為有你!

 

澎湃有時 深耕有時 毋忘初心 向着標桿直跑

雨傘運動

四年了,我們怎能忘記?

回望我自己過去參與社運數十年,有三次全城起動、「驚天地丶泣鬼神」的澎湃時刻:八九民運、零三七一反對23條立法丶四年前的雨傘運動。
每一次參與運動的民眾都付出無私的愛和犧牲,她們的愛推動着我堅持到今時今日。我每次氣餒的時候,都會想起每位真心付出的無名英雄。

威權壓境,雨傘運動之後第四年,真普選未到,僅有的選舉已經篩選重重。即使23條未立法,結社自由已經被剝奪。如常「返工」的感覺令人窒息,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好多人講要「出走」,移民或者旅行,去哪兒已不重要。

我仍然相信,成果不會在明天到來,每一次運動冷靜下來之後,不免會灰心、會累。這四年下,爭論很多,好像迷茫不見出路。我想這就是好多人講的「無力感」吧。

這幾年我們少見了幾十萬人的遊行,但還是有海麗姐姐的罷工、有車長罷駛、這幾天英航空服員們也要繼續抗爭。我見到升斗市民的抗爭比以前得到更多公眾支持,相信是雨傘的果實:不甘為奴的聲音一直都在,總會在某個時刻凝聚起來。

四年過後,我們初心何在?我們是放棄還是堅持?

滴水穿石,我仍然堅持。

幸福不是必然 需要擇善堅持|李卓人

幸福是什麼?幸福是一種感覺,一種人與人透過愛與關懷連結的狀態,令人有滿足感,對生活充滿希望。幸福不止於物質的富裕,更包括精神價值的豐盈,人能堅守美善、追求公平正義,才會不窮得剩下金錢。

不過,幸福不是必然,也不僅靠個人的性格、努力去營造。一個家庭以至社群的幸福和睦,都需要有充份的社會條件和制度去滋養,就如一地草木不生,土壤不佳也有責任。

今日香港,特區政府迎合中央,亂花公帑起大白象工程,卻吝於改善民生、保障退休長者和弱勢社群的權益;土共煽動民粹,不問道理、立場先行,將文革風帶來香港,意圖撕裂社群;不少香港人聞見政治紛亂,加上雨傘運動後的政治低潮,催化了政治無力感,造成大眾對政治冷漠,有心有力者甚至再思移民的現象。

但我認為,政治低潮和無力感,其實有意無意掩蓋了不少傘後團體和佔領者在社區和專業界默默耕耘,寸土必爭的事實。而且,這幾年有不少成功的勞工運動,令從事清潔工、巴士車長、航空服務員的勞工待遇得到改善。這些改變不是天掉下來,而是靠團結爭取。

今日我們的時代使命,最重要是守住法治、自由,秉持民主、人權、團結、公義的信念;在日常生活爭取突破,改善民生,逐步令香港成為可持續發展的幸福家園。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需要擇善堅持,鍛練我們對抗逆境的耐性和韌性,一步步向目標邁進。

我參與工運、民運三十年,見證民主運動內部在出現政治路線分歧和世代之爭,此皆非新事。所以,在持守信念的同時,我們要真誠抱持善念和謙卑的態度,本著大局和長遠視野,好好承傳民主運動和勞工運動。我堅守在運動之中,就是繼續做好守護、傳承、團結的使命。

幸福不是必然,需要擇善堅持。我和劉小麗一樣,希望所有為香港好的人,都和我一樣,擇善堅持,守護平凡的幸福。

【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李卓人

「整個運動令我走上不歸路。從前我對中國民運沒有那麼強的承擔,八九民運之後,我的不歸路我的承擔就是我一生的承擔。」

「89 民運時,4 月15 日胡耀邦逝世之後,大家都關注事態發展。我記得『學聯』開始上街,我們看到學運在國內是澎湃的,對我來說有個感覺,就是我們『砌』了這麼多年,希望中國走向民主,那時就是黃金時機實現夢想。」

「426 社論定性學生運動為動亂之後,差不多個個人都走上街。感動的地方是香港人自發寫橫額、畫公仔、搞創作,這些也都很寶貴。那時團體頗不濟事,我咁大個仔未見過咁多人上街。」

在整個運動中,他也在前線,主要負責糾察長的工作,令他印象最深刻的要算是八號風球四萬人上街遊行到新華社。「我作為工人運動者,又聽到全國總工會罷工了,感覺很興奮,革命已經來到。另一次就是百萬人遊行。」5 月27 日的民主歌聲獻中華,他也做糾察。

「我一直在外沒有參與核心,六四完了我才參與核心。由選舉『支聯會』常委那次開始進入核心。六四對我衝擊太大了。我做常委很自然,我是香港人救的,對運動要永遠承擔,我知道應該當選。我對當時會議沒有什麼深刻印象,一心想着怎樣把活動搞好些,接着來的是百日祭。」

他說的「我是香港人救的」是指他帶捐款北上支援民運學生被扣留的事。「我帶了一百萬港元捐款上去北京,給扣起來時,收條寫的是二百萬。扣留的錢比我帶去的多,是因為那是在天安門的學生之前籌募的錢,都交給了我。」

「整個運動令我走上不歸路。從前我對中國民運沒有那麼強的承擔,八九民運之後,我的不歸路我的承擔就是我一生的承擔,包括了對中國民運而不單是香港的工運承擔。」

問他對寫悔過書一事還有沒有留下陰影?「我在香港做嘢照去,香港人某程度上幸福得很,在一國兩制下有安全感,我完全沒有驚的感覺。某個程度的陰影是,我覺得自己並不是很tough 的人,我都是要簽悔過書回來,對我性格上留下了些陰影,而並非事件對我留下心理陰影。令我會懷疑自己是否到最後都不是一個堅强的人,不可以承擔太大痛楚太大的苦難。現在間中仍然有想一下,如果重複一次我會怎麼做,會否到某些關節我還是會不夠tough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