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財政預算案 必須解決貧富懸殊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2月24日發表2010年度財政預算案,職工盟當天在立法會進行請願行動,要求政府推行公平分配的措施,減輕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

我促請政府當務之急是要解決本港極之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事實上,顯示貧富懸殊嚴重程度的堅尼系數,已由1981年的0.451升至2006年的0.533,而最貧窮及最富有階層之間的收入差距亦不斷增加,由1981年的25.14倍升至2006年的51.75倍。

在職貧窮問題繼續惡化,月入少於$5,000的基層勞工人口由1996年的22萬人升至2009年的51萬人,而他們更要面對嚴重「工作不穩定」、「散工化」、「違反勞工合約」等問題,生活非常難捱。根據政府統計處於2009年12月28日公布,在統計調查中包括的所有選定行業主類,以名義工資指數計算,扣除以甲類消費物價指數計算的消費物價變動的因素後,2009年9月的實質平均工資率較上年同期下跌2.6%,可見基層工資仍然受壓。

通脹升溫更令基層市民憂慮。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自2009年9月後開始有上升趨勢,2009年9月、10月、11月整體指數的升幅分別為0.5%、2.2%、0.5%,而顯示較低開支範圍的住戶開支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2009年9月、10月、11月整體指數的升幅分別為0.8%、5.2%、1.0%,突顯基層市民開支不斷上升,而不少學者及研究報告亦估算2010將會有明顯通漲及可能引發加價潮,到時基層市民生活將更捉襟見肘。

政府必須在財政預算案中從多個層面支援基層,推動公平分配以減輕貧富懸殊。以下四項是我和職工盟的具體建議:

1.交通津貼擴展至全港

政府在新一年財政預算案承諾將交通津貼計劃拓展至全港18區,令受惠人數可以大幅增加。另外將津貼由短期資助性質轉變為長期計劃,協助低收入人士改善生活。

2.提高學童上網費及書薄津貼

把上網費及課外活動費納入書簿津貼資助範圍,確保基層家庭學童得到平等學習機會。另一方面,我們促請政府應全面檢討書簿津貼制度,放寬資產審查條件至國際認可貧窮線(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四人家庭為例: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為$11000,比現時申請書簿津貼的審查條件$8701多出$2299)

3.最低工資時薪33元

討論多年的最低工資預計虎年內會立法。職工盟呼籲政府在訂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時,應考慮家庭基本生活開支需要,以及即將重臨的通脹期,將最低工資訂於不低於綜援水平,即時薪33元,約月薪6,800元左右。

4.設立低收入家庭入息補貼

要解決低收入家庭的困難,政府在財政預算中亦應考慮設立「低收入家庭入息補貼」,形式類似外國的負入息稅,由稅務機關而非社會福利部門向低收入家庭提供入息補貼。職工盟表示,這樣可以免除綜援的負面標籤效應。

政府過去十多年漠視基層、向大財團傾斜的政策今天已經看到「成效」。就業收入低於4,000元的人士由1998年236,600人大幅增加至2008年394,300人。高收入群組過去十年收入大幅上升,低收入群組的實質收入卻下降。我促請政府在2010年必須改弦易轍,改善社會的資源分配,保障基層的生活。

我和馮檢基、張國柱戴上白色「爆炸頭」假髮聽預算案,寓意等政府推出全民養老金「等到頭髮都白埋」。

 

塱原濕地被非法傾倒泥頭

塱原濕地被非法傾倒泥頭情況嚴重,短短三日已埋?一個足球場,而河上鄉村民投訴無門,成為警方、環保署、規劃署及地政處的人球。
河上鄉有村民表示泥頭車在農地及魚塘上大規模傾倒建築物料,一日之內已有幾百架泥車頭,不斷穿梭進出傾倒泥頭。三日已填滿了足球場般大的面積,逾萬呎菜田被掩埋。村民耕種了幾十年的耕地,頃間被掩埋。
河上鄉位處塱原濕地,菜田及池塘形成的半天然半人工生態環境,為大量鳥類提供棲息及覓食資源,是香港保育重地。泥頭活埋了村民正在耕作的菜田,嚴重破壞生態環境。

我們強烈要求政府全面檢討現時的被動及無能處理手法,日後積極介入。任何填土工程均須事先向環保署申請,未經批准即屬違法,並即時檢控及禁止填土,防止非法傾倒破壞環境。

菜圓村梁老太 – 廣深港鐵路興建的犧牲品

4月10日到石崗菜園村出席被拆村村民與政府工程門部高官對話的集會,認識了梁老太。梁老太75歲,在菜園村住了50年,辛辛苦苦做各行業的低工資散工養大了9子女,並用60萬在自己私家地上建起了3層高的村屋,現時借了鄰居的一塊農地,種田過活,間屋夠大容許假日9子女都回來共聚一堂。

但當梁老太過著安逸平靜的生活,政府卻偏偏選中菜圓村做廣深港鐵站的維修站選址。根據現時的賠償法例,政府只要賠償塊地的價值,間屋就一於冇得賠。民居最憤怒的是政府叫佢地上公屋。農村生活是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已經是買少見少,政府的賠償政策卻是完全過時,無視被拆屋村民原來的生活方式,難怪居民大叫「不搬不移」,「不遷不拆」。作為議員,我支持發展,但就選址及賠償必須充份諮詢,而諮詢不應是假諮詢,先設了立場去反駁居民的建議。下一步,我將推動立法會召開公聽會及安排就選址再磋商,希望梁老太能保持生活方式。

要『及時雨』不要不要望梅止渴 建議注資$6000強積金可即時動用

就財政司長在去年2 月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提出,向月薪1萬元以下僱員的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元的建議,職工盟李卓人在去年十二月向立法會主席申請提出私人條例草案修訂,要求可由僱員決定把該筆款項注入自願供款的戶口內,讓僱員可自行選擇何時取出款項,有需要時提款應急,加強他們應付經濟逆境的能力。但申請遭到主席曾鈺成否決。

李卓人坦言表示失望,但一方面會希望行政長官批准,另外亦會聯同泛民各黨派,向政府繼續爭取市民有權即時提取該六千元。「我希望政府重新考慮六千元可作為『及時雨』的方案,希望政府與時並進,不要逼人太甚!」。

李卓人向特首要求天光墟劃為小販區

本年一月初本人與特首會面時,向特首要求將河邊天光墟劃為小販區,當時特首暗示會採取寬鬆態度處理。
另外,亦向政府要求在河邊天恩及天瑞出入口附近加設廁所,方便遊人及長者使用。
各街坊如有最新情況或變化,歡迎向本人反映。

社福機構誤用公帑社署懶理

社會福利署去年九月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撥款三億多元,用以調整非政府機構的員工薪酬。後來有十九個社福機構遭揭發並未將撥款全數用在增薪方面,社署副署長馮伯欣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上辯稱非政府組織的員工架構及薪酬水平都不歸社署監管,非政府機構只要得到董事局通過,而且不牴觸僱員合約,便可以彈性運用政府的撥款。

但馮伯欣的「彈性論」不合理,因為是次資助是「專款專用」,不可與整筆撥款相提並論,而且社署向立法會提供的文件亦寫明「該筆資助應用於調整員工薪酬」、但第七段卻寫「該十九間非政府機構的薪酬調整政策並不涉及誤用公帑」,明顯前後矛盾。議員李卓人要求馮伯欣將「不涉誤用公帑」的說話收回,馮拒絕。

1月1日元旦爭取長期推行交通津貼大遊行

2008年對香港市民是嚴峻的一年。年初市民面臨高通脹的威脅,但是工資的增長卻遠遠未能達到相關程度,市民變相減薪;在臨近年尾的時候,全球性金融海嘯,直接影響香港市民的生計,而政府卻漠視民生,只顧救市不救人,不斷重複一次性「派糖」的小恩小惠,至今仍沒有長遠補助計劃來協助香港市民度過這個難關。

現時政府推行「交通費支援計劃」,低薪在職人士每月可領取六百元交通津貼。但政府只把交津為期由6個月增至12個月,而非作為一個長遠性協助低薪工人就業或失業工人找工作的支援性計劃,令工友今年不知明年事,首批申請交通津貼的低收入人士,領取津貼的一年限期將於十二月份屆滿。

職工盟一直為低收入工人爭取交通津貼,故此職工盟於一月一日元旦日發起遊行,希望逼使政府看清楚低收入工人的苦況。

職工盟強烈要求政府:

一. 長期推行「交通費支援計劃」

二. 放寬審批資產上限

三. 放寬工作時數限制

四. 不分區域全港推行

煲呔面黑黑 生果金加至$1000

生果金增加至$1,000,但長者貧窮問題未有解決。社會出現長者搶紙皮的可悲現象,反映現時的綜援制度未能足以讓長者脫貧,更遑論尊嚴退休生活。11月16日職工盟參與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會議及社區組織協會的遊行,爭取全民養老金及改善長者醫療保障。

要求港鐵提供 全線學生優惠

兩鐵合併後,乘搭西鐵、輕鐵及東鐵的學生並未能如乘搭地鐵一樣,享有廿五歲以下學生半價優惠,港鐵「一鐵兩制」的政策實在歧視新界學生。

乜?都加!點解港鐵唔可以減輕學生的負擔?既然已經合併,就應該不再分地鐵、輕鐵、西鐵或東鐵。現時新界區的學生要付全費,而九龍區往新界西上學要分兩鐵計算車費,地鐵那程付一半,以前九鐵的則仍要付全費,這是何等荒謬。現時百物騰貴,政府要幫助市民抗通脹,作為大股東應監督港鐵負起企業社會責任,承擔全線學生優惠。

我們要求港鐵提供 全線學生優惠

請大家踴躍表達意見,並把意見電郵到:

運輸署黃志光署長電郵:alanwong@td.gov.hk及
港鐵公司事務部電郵:cr@mtr.com.hk,
同時把意見副本電郵致:inquiry@leecheukyan.org給我們。

一刀切三萬九分娩政策影響港人家庭

回歸十年,中港兩地的融合,中港婚姻已成趨勢。香港男士及其內地妻子在港已建立了家庭,妻子以雙程證長期在港居住及照顧家庭,是香港家庭成員的一份子。並在內地已申請並正在輪候單程來港,家庭的生活及計劃早已植根香港。

但於本年2月 初香港政府實施「非本地孕婦分娩服務及入境政策」,將非本地孕婦的產科服務費用調高,而且又與入境政策掛勾,政策忽視這類香港家庭,內地準來港妻子在港有丈夫,而且將來會在港生活,整個家庭也在香港建立,但政策一刀切下,簡單地將妻子視為內地人,完全沒有體諒中港婚姻家庭在港的情況及需要,尤其他們當中部分是在政策變更前已成孕,面對政策突變,更加求助無門!

香港政府沒有正視這類港人家庭的訴求,醫管局一刀切的政策,將港人家庭及內地家庭劃一,對港人家庭影響深遠,進一步壓迫基層家庭!

政策實施違反人權及歧視條例,同樣是中港家庭,但香港丈夫的太太則須繳基本金額三萬九元預約服務,及其他高昂的產前檢查及住院收費;相反,內地丈夫的香港太太則不受影響!生育及分娩是家庭的事,香港丈夫在醫院也與妻子接受服務,但醫管局只視為婦女個人服務。

要求政府對中港婚姻家庭作出公平對待,及日後制定政策時,要顧及這類港人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