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就最低工資附屬法例的立場

政府提出的時薪28元建議,明顯地與職工盟一直爭取的時薪33元有一段距離,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亦未有考慮基本生活需要這一重要原則,職工盟對此表示遺憾及失望。

但是,最低工資立法已經拖延多年,低薪工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社會普遍期望最低工資可盡快實施,使基層及早獲得保障。再者,政府在提交最低工資法例時,剝奪了立法會議員的修訂權,使立法會只可以否決而不能修訂。而倘若立法會否決成功,我們對於官商勾結的政府會重新提交一個近更接近時薪33元的水平毫無信心。此外,我們亦明白到,勞資雙方的討價還價不會一方全勝,在過程中工會的角色就是凝聚工人力量,盡力爭取最大成果。基於以上考慮,職工盟決議不會否決時薪28元作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

同時,職工盟亦有必要指出,現時政府提交的附屬法案出現「三滯後」的問題,必須盡快堵塞有關漏洞:

第一,數據滯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參考的數據是2009年第二季的統計數字,期間正值金融海嘯,數據因滯後而扭曲了真實狀況。2010年28元時薪只相等於2009年第二季26.9元,即受影響人數只有約27萬人(而非預期中的31萬人),結果是高估了對企業的影響及壓低了可接受的水平。

第二,實施滯後:最低工資立法爭議多年,水平亦已經過長時間討論,社會各界對此早有準備,政府根本全無需要將實施日期再延遲至5月1日。職工盟早前於立法會審議最低工資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提出動議,對政府將實施日期提前至明年2月1日並獲多數議員支持通過。政府絕不應再違背民意,把實施日期一拖再拖,漠視低薪工人在高通脹壓力下的苦況。

第三,檢討滯後:政府在法案通過時曾承諾,有需要時便會啟動檢討機制,對「一年一檢」持開放立場。最低工資首個水平的參考數據嚴重滯後,加上通脹持續升溫,政府實有必要立即啟動檢討機制。但現時政府官員卻忽然「轉?」,推說要待法例實施後才可搜集參考數據,依此推算,最快也要拖至2012年年初才開始作出討論。這反映政府蓄意「過橋抽板」,死守「兩年一檢」的界線。

我們重申以下訴求:

1) 最低工資法例實施日期應提前至2011年2月1日,盡快為低薪工人提供保障;我將在1月5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此修訂。

2) 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機制,委任正式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及搜集有關數據,以便於2012年初推行新的水平;

政府提出的時薪28元建議,明顯地與職工盟一直爭取的時薪33元有一段距離,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亦未有考慮基本生活需要這一重要原則,職工盟對此表示遺憾及失望。

但是,最低工資立法已經拖延多年,低薪工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社會普遍期望最低工資可盡快實施,使基層及早獲得保障。再者,政府在提交最低工資法例時,剝奪了立法會議員的修訂權,使立法會只可以否決而不能修訂。而倘若立法會否決成功,我們對於官商勾結的政府會重新提交一個近更接近時薪33元的水平毫無信心。此外,我們亦明白到,勞資雙方的討價還價不會一方全勝,在過程中工會的角色就是凝聚工人力量,盡力爭取最大成果。基於以上考慮,職工盟決議不會否決時薪28元作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

同時,職工盟亦有必要指出,現時政府提交的附屬法案出現「三滯後」的問題,必須盡快堵塞有關漏洞:

第一,數據滯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參考的數據是2009年第二季的統計數字,期間正值金融海嘯,數據因滯後而扭曲了真實狀況。2010年28元時薪只相等於2009年第二季26.9元,即受影響人數只有約27萬人(而非預期中的31萬人),結果是高估了對企業的影響及壓低了可接受的水平。

第二,實施滯後:最低工資立法爭議多年,水平亦已經過長時間討論,社會各界對此早有準備,政府根本全無需要將實施日期再延遲至5月1日。職工盟早前於立法會審議最低工資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提出動議,對政府將實施日期提前至明年2月1日並獲多數議員支持通過。政府絕不應再違背民意,把實施日期一拖再拖,漠視低薪工人在高通脹壓力下的苦況。

第三,檢討滯後:政府在法案通過時曾承諾,有需要時便會啟動檢討機制,對「一年一檢」持開放立場。最低工資首個水平的參考數據嚴重滯後,加上通脹持續升溫,政府實有必要立即啟動檢討機制。但現時政府官員卻忽然「轉?」,推說要待法例實施後才可搜集參考數據,依此推算,最快也要拖至2012年年初才開始作出討論。這反映政府蓄意「過橋抽板」,死守「兩年一檢」的界線。

我們重申以下訴求:

1) 最低工資法例實施日期應提前至2011年2月1日,盡快為低薪工人提供保障;李卓人將在1月5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此修訂。

2) 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機制,委任正式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及搜集有關數據,以便於2012年初推行新的水平。

全民一心捍衛勞權 繼續監察最低工資實施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職工盟屬會)近日揭發大家樂將時薪調整的同時將工友的飯鐘錢扣除。連日來,大家樂推搪說《最低工資條例》無講明飯鐘要計最低工資就可以扣,盡顯無良本色。勞工界及公眾均對此感到極為憤怒,因此我和工會發起抗議及11.9罷食行動,並獲得多間大學、團體及立法會同僚等響應支持。最終,大家樂於11月6日決定即時收回「扣飯鐘」的安排,維持工友原有的加薪。

我們對大家樂臨崖勒馬的決定表示歡迎。今次能夠成功維護工友的權利,有賴各界市民的支持與及付出。我們自發動罷食以來,得到超過38個團體的聲援,並答應負責超過50個罷食宣傳站,體現了全民捍衛勞權的決心,一同爭取到落實最低工資第一戰的勝利!我們實在十分感謝全港市民的熱心參與。

我和工會將繼續關注全港所有飲食業的狀況,一同確保最低工資是能夠有效實施。同時,我們呼籲的各位工友,無論來自任何食肆或集團,要及時向工會了解最低工資的保障,以及舉報任何剝削工人,或借最低工資之名去更改合約的情況。

雖然11.9罷食行動我們決定暫時取消,但是監察的工作不會停止。我們呼籲一眾僱主,切勿倣效大家樂之前的做法,一同落實更公平合理的勞資關係。而已經實施相類似做法的僱主,我們要求他們要盡快改正,我們下一步將繼續密切監察其他企業,維護勞工權益的工作。下一步,我們加強在工友層面的組織維繫工作,進行更深入的最低工資教育,組織義工隊到食肆中派發最低工資專號及安排講座,務求令更多的基層工友認識及了解如何保障自己在最低工資下的權益。

晤特首商《施政報告》

我和立法會同事何秀蘭、張國柱、梁耀忠和鄭家富在8月28日會見特首曾蔭權,講述我們對施政報告的建議。

我要求曾蘟權在《施政報告》承諾最低工資訂在時薪$33、訂立標準工時和設立低收入家庭就業生活補助等。

目前「銀行假」的公眾假期每年有17天,而法定假期即「勞工假」只得12天。我建議曾蔭權逐步把星期日以外的公眾假期納入法定假期,並把法定有薪年假增至每年不少於14 天。不過,曾蔭權即場回應話,增加法定假期,不屬於他05年的競選承諾之一,故不能答應。

我對此深感遺憾,難道在競選承諾以外的迫切事務就不用處理嗎?

爭取全港工人享有17天勞工假期網上聯署

本港的打工仔工時長,每星期六天工作,每天工作達12小時相當普遍,而假期方面又少得可憐,勞工假期每年只有12天,年假每年最低只有7天。這是否「人」應有的生活?職工盟一直倡議將勞工假期與公眾假期日數睇齊至17天,起碼讓打工仔吊頸也可??氣。

我們發起網上聯署行動,目標收集10萬個簽名,向政府施壓及表達不滿。請大家登入 https://leecheukyan.org/node/321   聯署。

我們要求政府盡快修例,將現時的非勞工假期的公眾假日,包括耶穌受難節、耶穌受難節翌日、復活節星期一、佛誕,以及聖誕節後第一個周日共五天,全部訂為勞工假期,給打工仔女有多些私人和家庭時間。

全港打工仔團結爭取,一起支持簽名運動!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下周表決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將於下周三進行二讀,預期下周四表決。我聯同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梁耀忠及張國柱,會就草案提出十一項修訂,我會有八項修訂。我們相信修訂會在建制派和功能組別議員的反對下遭否決,我仍會在大會投票支持主體法例,以便法例通過後盡快實施,讓打工仔女早日緩困,但我會爭取日後修例。按政府立法時間,8月決定最低工資水平後,便可在10月刊憲,如此則有望明年上半年實施。

我提出的八項修訂,包括重新把家庭傭工納入最低工資條例保障範圍、最低工資委員會的成員應考慮勞工團體提名、釐定最低工資應照顧工人生活所需要,以及每年檢討一次最低工資水平等。其一修訂每年檢討一次最低工資水平,由於曾在最低工資委員會會議上通過,我期望這項修訂獲得表決通過。

此外,就特首曾蔭權前晚出席工聯會高層在禮賓府晚宴時,我對曾指最低工資應「由低做起」的言論感到憤怒及遺憾,他不該在這個時候「指手劃腳」,言論有向最低工資委員會施壓之嫌,亦不尊重委員會。

下周三,民間爭取最低聯盟成員會到立法會外示威,要求將最低工資定在33元,周四晚,則會在立法會外集會,預料會有400人參加。

 2010-07-08  AM730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