晤特首商《施政報告》

我和立法會同事何秀蘭、張國柱、梁耀忠和鄭家富在8月28日會見特首曾蔭權,講述我們對施政報告的建議。

我要求曾蘟權在《施政報告》承諾最低工資訂在時薪$33、訂立標準工時和設立低收入家庭就業生活補助等。

目前「銀行假」的公眾假期每年有17天,而法定假期即「勞工假」只得12天。我建議曾蔭權逐步把星期日以外的公眾假期納入法定假期,並把法定有薪年假增至每年不少於14 天。不過,曾蔭權即場回應話,增加法定假期,不屬於他05年的競選承諾之一,故不能答應。

我對此深感遺憾,難道在競選承諾以外的迫切事務就不用處理嗎?

爭取全港工人享有17天勞工假期網上聯署

本港的打工仔工時長,每星期六天工作,每天工作達12小時相當普遍,而假期方面又少得可憐,勞工假期每年只有12天,年假每年最低只有7天。這是否「人」應有的生活?職工盟一直倡議將勞工假期與公眾假期日數睇齊至17天,起碼讓打工仔吊頸也可??氣。

我們發起網上聯署行動,目標收集10萬個簽名,向政府施壓及表達不滿。請大家登入 https://leecheukyan.org/node/321   聯署。

我們要求政府盡快修例,將現時的非勞工假期的公眾假日,包括耶穌受難節、耶穌受難節翌日、復活節星期一、佛誕,以及聖誕節後第一個周日共五天,全部訂為勞工假期,給打工仔女有多些私人和家庭時間。

全港打工仔團結爭取,一起支持簽名運動!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下周表決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將於下周三進行二讀,預期下周四表決。我聯同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梁耀忠及張國柱,會就草案提出十一項修訂,我會有八項修訂。我們相信修訂會在建制派和功能組別議員的反對下遭否決,我仍會在大會投票支持主體法例,以便法例通過後盡快實施,讓打工仔女早日緩困,但我會爭取日後修例。按政府立法時間,8月決定最低工資水平後,便可在10月刊憲,如此則有望明年上半年實施。

我提出的八項修訂,包括重新把家庭傭工納入最低工資條例保障範圍、最低工資委員會的成員應考慮勞工團體提名、釐定最低工資應照顧工人生活所需要,以及每年檢討一次最低工資水平等。其一修訂每年檢討一次最低工資水平,由於曾在最低工資委員會會議上通過,我期望這項修訂獲得表決通過。

此外,就特首曾蔭權前晚出席工聯會高層在禮賓府晚宴時,我對曾指最低工資應「由低做起」的言論感到憤怒及遺憾,他不該在這個時候「指手劃腳」,言論有向最低工資委員會施壓之嫌,亦不尊重委員會。

下周三,民間爭取最低聯盟成員會到立法會外示威,要求將最低工資定在33元,周四晚,則會在立法會外集會,預料會有400人參加。

 2010-07-08  AM730圖片

窮爸爸養家難難難 最低工資33全家受惠

    6月21日是父親節,本應是父親與家人同樂的日子。然而,今天不少低薪在職父親卻仍要為養家而苦惱。我和職工盟在六月初訪問了94位月入低於6500元的父親,調查這群「窮爸爸」家庭開支的情況,並了解最低工資對他們的幫助。結果發現,低薪家庭最大的困難為膳食及子女教育,而且家庭經濟問題亦令窮爸爸面對很大的精神壓力。最低工資時薪33元將有助這些父親改善家庭的經濟狀況,而最終得益將會是我們的下一代。

受訪的打工仔父親多數要長時間工作,與家人相處時間少。我們的調查結果顯示,九成受訪爸爸表示收入不足家庭開支,七成認為用於伙食及子女教育的開支不足,四成認為會影響親子關係,另有三成更認為會損害父親形象。此外,訪問對象包括居於天水圍的父親,他們表示收入不足負擔每人每程13元往旺角的車費,故假日只可以帶子女在元朗或就近地區閒逛。

此外,調查結果顯示,受訪爸爸指若收入得到改善,他們會增加子女教育及消閒多於會增加伙食開支的兩成。這足以証明,在資源不足下,窮爸爸寧願?牲自己食差一點,都要給子女教育和生活得以改善。

因此,我和職工盟趁?父親節要求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及政府:
1) 應將最低工資訂於不低於時薪33元;
2) 設立每年檢討最低工資水平的機制;
3) 工資水平的準則應考慮僱員及其家人基本生活需要。

埋門一腳 不容撻Q

【我呼籲政府及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支持最低時薪$33 】

 

香港貧富懸殊日益嚴重,在全球發達地區排名第一。回顧過去10年(1999至2009年),香港的人均生產總值增幅超過40%,但基層的實質工資卻倒退一成。社會財富被一小撮人壟斷,政府施政長期偏袒商界,才會造成今日如此不公平的局面。
爭取多年的最低工資立法在即,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亦快將提出首個最低工資建議水平。如果水平訂得太低,根本不能幫助低薪工人,好比世界杯賽事球員射門撻Q一樣,白白浪費了改善貧富懸殊的黃金機會。
我認為,立法目的是要改善在職貧窮狀況。因此,最低工資委員會在釐訂水平時,必須確保最低工資可應付基層工人及其家庭的生活需要。近年基層工人的薪金不斷被壓低,要靠最低工資制度來保護勞動者的尊嚴及生活,讓他們也能夠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因此,我強烈呼籲:
1. 最低工資時薪不少於$33;
2. 設立每年檢討最低工資水平的機制;
3. 調整工資水平的準則,須考慮工人養家的生活需要、經濟增長、基本消費品的物價變幅等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