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開設職位嘆慢板

特首在去年施政報告提出,會在短期內開設三萬多個臨時職位,而教統局長亦在去年十一月立法會會議上承諾,政府會積極研究開創更多職位的可能性,以紓緩急劇惡化的失業問題。可是,正當全港打工仔女處於水深火熱之際,政府官員仍然可以「嘆慢板」,到失業率突破百分之六大關直逼歷史高位,仍未有任何開設職位的進展,只有一句「當有進一步資料時會作出適當的公布」。我們將會繼續在議會內外施壓,要求政府以「創造就業、穩定就業」作為施政的首要考慮,並敦促政府盡快履行承諾,盡早開設職位。

培訓組織架構檢討-中央集權

政府在去年五月委託顧問公司進行一項有關職業培訓及再培訓組織架構檢討的研究,並根據顧問報告的建議,在明年四月成立人力發展委員會,就職業培訓和再培訓的協調和監管、人力市場需求、撥款予培訓機構和受訓人士、服務供應和質素標準、監察服務表現,以及確保服務質素等,向教統局長提供意見。

由於擬議的人力發展委員會並非法定組織,只屬教統局長的諮詢組織,令人擔憂政府此舉是希望中央集權。此外,顧問報告建議,日後政府應以投標形式批出培訓課程的資助,職業訓練局和再培訓機構須與其他私營培訓機構競爭,在價低者得的情況下,可能會影響培訓質素,同時亦會影響職訓局員工的飯碗和非牟利培訓機構的生存空間。再者,政府亦沒有承諾保留現時給予全日制再培訓課程學員的津貼,影響轉職工人的生活。我們將會繼續在人力事務委員會上跟進上述問題。

公務員薪酬檢討-橙跟蘋果比較

政府在上月宣布,將會全面檢討公務員薪酬政策和制度;與此同時,主管政府財政的官員在討論赤字問題時,不斷強調公務員薪酬和資助機構員工開支,佔整體政府經營開支接近七成,而且不容易下調,再加上工商界投訴公務員薪酬水平跟私營市場脫節,不難令人覺得,減薪已成為檢討的預定目標。

我們認為,公務員的工作性質、面對的「市場」環境,以及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跟私營機構僱員不盡相同,強行要將兩者的薪津作直接比較,甚至要將兩者的薪津掛?,是犯了橙跟蘋果比較的謬誤。我們將會在公務員事務委員會繼續跟進。

爭取初見成效 同志仍需努力

「七蚊一個鐘」事件曝光後,政府終於更改了外判工作的招標合約及評審準則。庫務局在六月初向所有政府部門發出指引,規定部門外判工作時,應考慮承辦商給予低技術工人僱傭條件,包括工資水平和工作時數。雖然政府仍然教條地反對訂立最低工資和規管工作時數,但政府終於肯正視外判工人「工時愈來愈長、工資愈來愈低」的苦況,無疑是有所進步。我們將會在議會內外繼續努力,監察外判工人的工作條件,並繼續爭取設立法定最低工資和立法規管工作時數。

兩更改三更  創造新職位

我們在六月代表職工盟向財政司司長提交下年度的預算案建議,其中一項是要求政府和房委會規定外判保安服務實行三更制,預計短期內最少可額外增加三千個職位空缺。這項建議獲得有關方面的積極回應,房委會已通過所有新訂外判保安服務合約實行三更制,而政府產業署更積極研究可否跟承辦商修訂現行的服務合約,以便立刻全面實行三更制。

審議特首選舉條例  猶如「幫死人化妝」

在保皇黨全力護航下,備受爭議的特首選舉條例終獲通過。草案其中一個爭議,是政府任意曲解《基本法》的條文,指中央政府可在任何情況下罷免特首,在香港高度自治的頭上放了一把利刃。

根據《基本法》,第二屆行政長官是由八百人組成的小圈子按中央政府的意旨欽定產生,而全港市民亦早已知道董建華已篤定連任,在這情況下,立法會審議特首選舉條例,猶如「幫死人化妝」,任憑怎樣修修補補,特首選舉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選舉。

M型社會:中層職位流失才是關鍵

 我在2000年1月5日立法會一次辯論發言時指出,資訊科技革命將會令本地三分二的勞動人口(即約二百萬人)面臨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就業危機。這番言論引起了一些迴響,而教統局局長更不點名批評筆者危言聳聽,有關評估並沒有事實根據。筆者也希望是杞人憂天,不過從目前的經濟發展趨勢和政府官員的反應來看,本地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前景實在令人憂慮。

  隨著資訊科技的高速發展,第三次工業革命經已來臨。跟發明蒸汽機和發電機相比,資訊科技帶來的衝擊將會是更快、更深、更廣。遺憾的是,政府至今仍未有就此作出一個全面和詳細的人力需求評估,勞動市場將會出現甚麼轉變仍然是一個大問號,試問當局又有何基礎制定一套具針對性的就業政策,以應付新經濟帶來的挑戰呢?

  教統局局長近日透露,政府計劃與學術界共同研究,如何協助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適應知識型經濟的要求。這比起特首當初提出「科技救港」時一片「唱好」已是有所進步,當局起碼意識到高新科技並不是對每一個階層的勞工都是有利。不過問題是,如果政府的研究只局限於低技術工人的就業前景,似乎是放錯了焦點。

  根據外國的經驗,資訊科技並不會直接令低技術職位消失,反而是中層文職工作會首當其衝。金融業是最廣泛應用資訊科技的行業之一,而芬蘭銀行界更是歐洲同業中的表表者。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一項研究發現,自引入資訊科技後,芬蘭銀行業的就業人數由八九年的五萬二千人,下跌超過四成半至九六年的二萬八千人,減損的職位主要是櫃台服務員和會計文員。

  資訊科技除了可能取代大量文書和處理帳目的職位外,同時亦會促進「直接交易業務」(b2b),影響部分傳統商貿中介行業(如批發、倉務管理、訂票服務等)。經合組織的同一研究就指出,歐盟十國在九三至九七年間,涉及上述行業的中層職位數目不斷下降,跌幅為每年百分之一至二。

  美國勞工部最新公布的人力需求預測報告進一步引證了這個趨勢。報告預測在未來十年,當地職位數目流失最多的二十個非農業工種中,中層文職職位佔了九個,當中包括銀行櫃台服務員、簿記文員、採購文員、出納文員、打字員和電腦操作員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職位數目增長最快的並非高知識工種,反而是技術水平要求較低的職位。報告預測未來十年增長最快的二十個工種中,低技術職位佔了九個,包括售貨員、收銀員、侍應、食肆食品工人、起居照顧員、護理人員、家庭傭工、護衛員和教室助理員;而這些工種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沒有晉升機會、缺乏就業保障,以及工資停滯不前。

  當然,歐美的經驗並不能直接套用在香港,例如美國的溫和低息政策、提高最低工資水平,以及維持美元強勢,都是有助刺激消費和個人服務需求,從而創造大量低技術職位,這跟香港目前的情況是有所分別。但無論如何,相信上述兩項研究,已基本上勾劃出資訊科技對就業市場的影響,不同地區的分別主要在於不同的宏觀經濟情況。

  可以預期,資訊科技引發的就業危機將會在中層開始:大量中層職位流失,新增的職位集中在兩個極端,勞動市場兩極分化將會加劇,而被淘汰的中層工友將會向下流動,跟基層工友競爭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低技術職位。如果特區官員仍不盡快進行全面的人力需求評估,主觀地以為只需針對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二百萬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危機將會隨時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