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珠三角融合是「空城計」?

行政長官在今年《施政報告》中提出,香港需要加強與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經濟融合。我們在立法會辯論時指出,粵港經濟融合在過去一段時間其實都在進行之中,但普羅市民最怕見到的,是中國大陸好像一個「黑洞」,吸走香港的資金、人才和就業職位,令香港繼續「空洞化」,如果是這樣的融合,留給香港的只有失業、貧窮和絕望。我們認為,香港本身必須有獨特的經濟優勢,才能夠確保在經濟一體化的環境中,維持經濟活力和持續的就業機會。

政府因財失義

我們在辯論時亦提醒政府,有責任盡量減輕市民在粵港經濟進一步融合的過程中所承受的痛苦,尤其是目前人心散渙、失業問題嚴峻、貧富極度懸殊、社會高度分化,政府更加要避免由最脆弱的社群承受最大的轉型痛楚,否則轉型未成功,社會已經因市民吃不消而瓦解,所有偉大方向在怨憤下都會煙消雲散。可惜,特首卻沒有真正做到急市民所急,有的只是急政府所急,只強調解決財赤,不理基層市民的生活,將窮人當作透明,是名符其實的因財(赤)失(公)義。

危城告急

市民對特首已完全失去信心,但是政府卻用「乾坤大挪移」心法,將信心危機轉化為經濟低迷的問題,將政府領導無方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目前,市民普遍擔憂「唔知點捱埋呢四年」,甚至是「唔知捱唔捱到呢四年」。我們警告政府,信心崩潰、民怨積壓,已令香港變成一座危城,任何一宗小事,都足以爆發群眾抗議和衝突,當局必須盡快開放政治渠道,將社會的矛盾和怨憤減壓和降溫。

反對一刀切減政府開支

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完全未與立法會商討前,於今年八月底向各個問責局長發出2003-04年度開支的效益指標,各決策局及部門一律要縮減開支1.8﹪;更有報道指,明年削1.8﹪後,之後三年還要每年分別再削1﹪,即未來幾年合共要削減經常性開支近6﹪。這「一刀切」的削開支安排,令不少部門風聲鶴唳,甚至連現行的基礎教育、再培訓及部分社會福利服務也可能受到影響,對此我們表示強烈反對!

在明年財政預算案的資源分配工作方面,政府採用前所未有的、將各個政策範疇開支「封頂」的撥款方式,這無疑是政策上的大變,也令現有服務的持續提供也受到影響。多年以來,財政資源的分配方式是,原有的服務(除非被確定是沒有必要繼續提供)所需的資源必定可以獲得延續,每年政府要討論的是如何分配新增資源;但按當前梁錦松提出的撥款方式,則是「有理無理」、不按實際需要而「一刀切」先行決定每個政策局來年開支上限,如果一個政策局獲撥的開支上限不足以提供新服務,則有關局長只能被迫向原來服務開刀。

我們非常擔心,「一刀切封頂」的開支分配做法,勢必會對原來的社會服務及新增服務需求造成打擊,對民生不利;特別是,在「限米煮限飯」的情況下,涉及民生的多項社會服務範疇的服務質與量,均大有可能因為政府「襟住荷包」而被犧牲。為此,李卓人於九月三日召開記者會提出質疑,並致函梁錦松要求政府立即向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進行諮詢。

細價股事件反映問責制缺憾

政府強行於今年七月推行毫無民主基礎的「高官問責制」,但萬料不到所謂「問責高官」一上場,便出現「細價股事件」。

今年七月,香港交易所發出細價股除牌建議的諮詢文件,諮詢文件出爐不久,一日內多項細價股股價急跌,股值合共被蒸發了超過一百億元,小股民損失慘重。

在輿論壓力下,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委任了一個非法定專責小組進行調查,但於今年九月十日公布的調查報告卻未能指出那位政府官員要為事件負責。李卓人作為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委員,曾在議會內外多番質疑在「高官問責制」下為何沒有問責高官要為如此大的失誤負責,更質疑負責財經政策的財經事務局局長馬時亨為何一直迴避交代他應否負上任何政治責任。

雖然馬時亨多番作出道歉,但今次「細價股事件」毫無疑問已突顯出「高官問責制」實際是「高官卸責制」。

孤寒保守 死攬儲備

財爺在今年三月七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預算案,阿石和阿人代表職工盟,批評財爺「孤寒保守、死攬儲備、量入唔出、應洗唔洗」。職工盟特別關注政府死攬四千多億財政儲備,不肯增加教育和職業培訓開支用作社會投資,同時警告政府在普羅市民未享受到任何經濟復甦成果的時候,大鑼大鼓加稅加費猶如「玩火」。

輸入專才 無掩雞籠

財爺繞過立法會一貫的諮詢程序,「先斬後奏」在公布預算案時推出不設上限的「輸入內地專才」計劃。阿石在預算案二讀發言時,批評計劃有如「無掩雞籠」,嚴重影響應屆畢業生的飯碗,拉低本地專業人員的工資,並且重申,如果政府拒絕設定任何輸入名額上限、拒絕設定最低工資水平,以及拒絕擴展大專教育和其他培訓學額,職工盟必定會堅決反對「輸入內地專才」計劃。

反對外判剝削 爭取初見成果

職工盟一直反對政府透過外判服務,間接利用公帑剝削基層工友,並要求政府規定政府外判工程和服務的承辦商,給予僱員的傭用條件須符合最低僱傭標準。阿人在預算案二讀發言時,再次代表職工盟提出上述要求。財爺和教統局長在預算案答辯時,承諾改善目前外判服務的招標制度,規定承辦商須清楚列出準備聘請員工的人數、工資水平,以及工作時數等,並引入一套客觀的計分制度。雖然政府的建議仍未符合職工盟的要求,但這起碼是踏出了第一步,阿人將會在議會內外繼續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