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屏風樓 生活要更好

自去年11月立法會申訴部與港鐵及政府多個部門開會討論有關天榮輕鐵站上蓋發展高密度住宅事宜。會議中港鐵未有任何打算在發展密度方面讓步,堅持建造屏風樓,令週邊居民感到環境的壓逼感。而政府亦不肯以2011年4月1日生效的優質及可持續建築環境新指引審批港鐵所指出的建築圖則。就此,我們發起居民簽名抗議港鐵起屏風樓,及聯同居民多次向港鐵抗議。

 

2011年11月24日 立法會申訴部與港鐵及政府多個部門開會討論有關天榮輕鐵站上蓋發展高密度住宅事宜。
2011年12月-2012年7月 發動街站簽名運動 反對天榮屏風樓
2011年12月21日 李卓人在立法會上就天榮輕鐵站上蓋發展高密度住宅作口頭質詢
2012年4月6日 聯同居民到港鐵九龍塘站 抗議港鐵天榮站起屏風樓
2012年5月3日 聯同居民到港鐵股東大會 抗議港鐵天榮站起屏風樓
2012年5月13日 天水圍反天榮屏風樓集會及遊行到港鐵總部抗議

 

經過居民共同的爭取和抗議,港鐵最終作出改變,以建築環境新指引修改建築圖則。這一次的勝利是居民齊心共同爭取的成果,發揮在議會內外的力量,令本來只顧賺錢的大企業也要聽取民意,也要向據理力爭的居民低頭。
同時我們亦會繼續監察港鐵新規劃,再向大家匯報。這次事件中居民積極表達反對意見是非常關鍵,所以我們為了改善社區,改善生活應行動起來,讓社區更好、讓生活更好。

2009-2010財政預算案增加額外撥款建議

過去一年,本港失業率已由去年初的3.4%大幅增加了上個月的4.6%;相信經過金融海嘯第二波引發的企業倒閉潮衝擊下,預料2009年失業情況更為嚴峻,本港失業率有可能上升至6.5%。在這關鍵形勢下,特區政府在創就業、保民生工作上絕對需要立即行動,透過額外增加財政資源作出承擔。為了能真正紓解各階層市民的生活困境,泛民主派議員建議在原有政府財政預算案以外,提供以下一系列的措施,當中包括創造超過60,000個實質就業職位、提供短期失業援助及放寬「交通費支援計劃」的範圍,預料額外撥款約200億元,協助市民渡過難關。

1.創造超過60,000個實質就業職位

財政預算案雖然提及在未來3年開創近62,000個工作及實習機會,但我們發現當中大部分只是推動基建的職位或實習職位,對文職人士和婦女的協助十分有限。因此,我們建議政府額外撥款約72億元,於未來一年增設約60,000個實質的臨時就業職位,失業率可藉此紓緩約2%,有關職位範疇包括社會服務、醫療衛生、環境改善、旅遊推廣宣傳、小型工程等工作 (詳情請參閱下表);有關撥款可給予約60,000名打工仔為期至少一年實質及工資水平較為合理的臨時職位,而有關職位亦可改善政府的服務質素。

項目

推動地區小型工程
護理及康復服務,增聘護理安老員等人手
青年活動工作員
在全港十八區開拓社區幹事、社區助理及文書支援人員
推動本地生態及文化旅遊
社區褓姆、家務助理
發展回收工業
資助非政府組織推行「公民社會」宣傳教育工作(職安健、強積金、反吸煙…)
學校增聘課餘補習老師、資訊科技統籌員
學校文書行政及圖書館助理
發展社會企業
推動及發展綠色經濟
舊樓管理清潔

2.提供短期失業援助

在金融海嘯的影響下,企業倒閉潮和裁員減薪潮逐步浮現,失業率勢將上升。基層市民急需政府的援助,可惜現時香港沒有全面的失業保障制度,只有缺乏彈性的綜援政策,既未能配合短期失業人士的需要,同時亦增加了綜援制度的壓力。

針對低收入失業人士,我們建議暫時放寬申領失業綜援的資產限額,為期24 個月,視乎勞動市場情況檢討是否需要延長。放寬內容包括將現行資產限額提高至150,000 元,在計算申請人的資產時,不包括其自住物業,使更多基層失業人士受惠,預計涉及開支約12 億元。

另外,我們發現專業或輔助專業人士一旦失業,面對供樓供養子女的壓力而陷入經濟危機,現有綜援網卻未能保障這批人士。有見及此,我們建議為他們提供短期過渡性免息貸款,減輕他們在經濟衰退期內的經濟壓力。內容包括每月獲發貸款金額為最近一年內平均月薪的 50%,上限為2萬元,為期12個月,貸款償還期長至5年,估計財務開支為10億元,承擔額為100億元。

3.放寬「交通費支援計劃」的範圍

在現今公共交通工具不斷加價的壓力下,市民的生活百上加斤。為了進一步鼓勵低收入人士跨區求職及就業,我們建議政府全面實施低收入人士「交通費支援計劃」(即跨區交通津貼),並將計劃擴展至所有地區合資格的低收入人士,加強對基層巿民的援助。我們建議額外撥款約20億元,在未來一年向全港18區的低收入打工仔發放求職及交通費支援津貼,期望有約14萬名低收入僱員受惠。

美容業百人上街遊行怒斥銀行七宗罪

4月6日400 多名美容院負責人及從業員發起「反官銀逼害中小企大遊行」,隊伍分別到銀行公會、匯豐及政府總部抗議,不停高呼「還錢、還錢」口號。遊行隊伍最後到政府總部門外,向一幅示威橫額潑上紅油寓意銀行要盡快交還「血汗錢」。
美容業被銀行拖長信用卡找數期,由以往數天至1 個月增至60 至180 天不等,以至不少中小企流動資金緊張;有公司被銀行扣押的款項高達50 萬至80 萬元,公司變成「有生意做,但無錢收」,嚴重影響中小企現金周轉,去年底便有一間具規模的美容院被銀行「逼死」,業界又指銀行巧立名目增加多種收費,甚至要求公司為客戶的信用卡簽帳作擔保。美容業界要求銀行公會及政府協助解決問題,若現金流出現問題,會造成連鎖反應。本港約有3000 間美容公司,聘請約4 萬名員工。

政府去年底推出1000 億元特別信貸保證計劃,但美容業沒有抵押品,銀行不會輕易批出貸款。工業貿易署發言人表示,截至今年4 月3 日,已有6230 份申請獲批,涉及貸款共127 億元,其中非製造業申請佔3984 宗,涉及貸款超過70 億元。

金融海嘯殺到埋身 最緊要撐住飯碗

在施政報告辯論時,我批評特首委任的經濟機遇委員會只是「吹水委員會」,吹完水又係得過且過。何況,成員以金融、地產為主,又如何解決香港經濟大傾斜地產、金融,而令其他行業未能發展。香港需要經濟轉型,發展多元化產業,包括物流、產品設計、創意工業、市場推廣等。在此發展方向下,最重要的是提高教育水平。可惜,政府卻仍將大學學額維持在18年前14,500的水平。如此水平又如何能發展知識 型經濟!

最可恨的是「經濟機遇委員會」變成「裁員委員會」,成員無論是利豐、匯豐、中原地產、渣打都是趁勢裁員,將危機轉嫁勞工。此委員會正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金融海嘯下,讓我們一起團結爭取︰

一﹒集體談判權︰規定企業裁員、減薪前必須先諮詢員工或工會。除爭取立法外,我更會協助受害企業員組織起來,爭取談判權。

二﹒創造就業機會︰政府只講了加快基建,但實質卻講不出能加快多少工程。職工盟正度橋向政府提出建議,歡迎大家提出建議。

三﹒推行失業培訓計劃,讓失者在再就業前可得培訓機會及培訓津貼,渡過難關。

支持立法會引用「特權法」調查雷曼事件

支持立法會引用「特權法」調查雷曼事件

支持原因︰

1.調查金融制度的監管盲點,查究為何會容許高風險產品被包裝為低風險(銀行稱與定期有似無異)而銷售給散戶。

2.調查銀行有否用誤導手法銷售雷曼毒債券。

3.制定合適監管制度,防止金融系統再變身為大賭桌。

回應財政預算案:


1.拒增生果金至$1000的曾財爺缺乏長遠社會承擔,將全港長者視為社會包袱。

2.歡迎放寬申請交通津貼資格,由月入$5600提高至$6500及原區工作也可申請,但交津只是為期6個月增至12個月就顯得不足。

3.低收入所得$6000強積金供款應由受惠者自行決定何時提取。

預先登記交津申請 請致電 2442 7033(元朗天水圍)     2441 9848 (屯門)

08 / 09年度財政預算建議

政府應避免「好景時錦上添花、逆境時雪上加霜」的歷史重演……

 

經濟持續增長,股市交投暢旺,加上賣地成績理想,估計2006 – 07及2007 – 08兩個財政年度,合共錄得超過1,000億元盈餘。庫房水浸,不少人要求政府全面調低利得稅、薪俸稅和差餉徵收率,連金管局總裁任志剛也認為「還富於民乃天公地道」。

 

大家或會記得,前財政司長曾蔭權在1998 – 99年度,提出香港史上最大幅度的減稅建議,按當時估計,利得稅和薪俸稅收在4年內分別減少215億和568億元,再加上1999 – 2000年度一次性退稅,令庫房損失收入合共870億元,差不多是1998 – 2005年間7個財政年度累積赤字1,900億元的一半。由於先前已大幅減稅,結果在2003年沙士期間,政府不但無法透過減稅和增加開支刺激經濟,反而要反其道而行,在香港經濟最壞的時候加稅和削減開支,導致民不聊生、怨聲載道。

 

我們在2007年11月向財政司長提出下年度財政預算建議,明確指出政府應避免「好景時錦上添花、逆境時雪上加霜」的歷史重演。

 

另一方面,政府近年不但沒有跟隨經濟步伐增加公共開支,反而不斷勒緊褲頭。2006 – 07年度政府整體開支只有2,294億元,較2003 – 04年度的2,475億元下跌7.9%,以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計算,更由20.1%降至15.6%,跌幅接近3成。

 

政府緊縮開支導致的問題已開始浮現,醫護人員和社工出現人手短缺或青黃不接的情況,多個政府職系亦有斷層危機,嚴重影響公共服務素質,例如24小時緊急求助熱線沒有足夠人手接聽、公立醫院部分專科新症輪候時間長達兩年等。

 

為免緊縮開支而令公共服務倒退的情況惡化,我們建議政府在2008 – 09年原訂開支計劃(即經常開支增長不超愈趨勢經濟增長)的基礎上,額外增撥15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新增的撥款除可用於解決醫護人員、社工和部分政府職系出現的人手短缺或斷層問題外,亦可用於改善教育、福利及醫療等社會投資,包括縮減中、小學每班人數和增加副學士銜接學額等。

 

我們對下年度財政預算的主要建議包括:

 

在一個經濟周期內維持收支平衡,避免「好景時錦上添花、逆境時雪上加霜」的歷史重演;
反對調低利得稅稅率、薪俸稅標準稅率和差餉徵收率;
為中小型企業提供利得稅寬減,首100萬元應評稅利潤的稅率降低至10.0%;
如財政許可,政府可以15,000元為上限,退還2007 – 08年度薪俸稅的50%;
如財政許可,政府可以每季5,000元為上限,寬免下年度兩季差餉;
把外匯基金2007及08兩年的投資收入,扣除財政儲備分帳後全數撥入新設立的「社會發展及投資基金」,估計有超過1,000億元,用於支援兒童發展、持續進修和醫療融資等項目;
額外增撥150億元經常開支,解決因過去數年緊縮開支而導致公共服務倒退的問題,以及增加教育、醫療和福利等社會投資;
增加生果金至每月900及1,000元、放寬領取生果金的居港限制,並增加醫療券資助額至每年1,000元;
將兒童、長者和殘疾人士的綜援標準金額,回復至2002 – 03年度的水平,並容許與家人同住長者以獨立身分申請綜援;
撥款200 – 300億元設立「兒童發展基金」;
為殘疾人士提供交通費半價優惠;
為醫療融資預留300 – 400億元,資助中年低收入人士供款,並鼓勵中等入息人士增加自願供款或個人投保;
重組勞工處的就業服務,在各區開設技能及職業輔導中心,為失業人士和求職者提供一站式服務;
12年免費教育的對象應包括低學歷在職人士;及
為低收入就業家庭提供生活補助,在計劃未實行前,放寬「交通費支援計劃」的申請限制。

 

下載整份建議書 (pdf文件)

本地中小企稅率較歐美多國還要高

政府經常說,香港利得稅率幾乎是全球最低,但這只適用於大財團,本地中小企繳付的利得稅率,其實較亞洲和歐美多國還要高。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資料顯示,不少國家都有實施「累進利得稅」,但當地普遍稱為「中小型企業稅務減免」;例如:

  • 英國在2005 – 06年度,公司盈利少於1萬鎊不用繳付利得稅,盈利30萬鎊利得稅率是19%,150萬鎊或以上是30%;
  • 在美國,公司盈利少於5萬美元繳交15%聯邦利得稅,其後逐步提高至標準稅率35%;
  • 亞洲國家方面,南韓亦有類似政策,由2005年度起,首1億韓圜盈利的稅率是13%,餘額是25%。

其他有類似稅制的國家包括比利時、加拿大、日本、荷蘭和西班牙等。

為減輕中小企的稅務負擔,我們向財政司司長建議,把首50萬元應評稅利潤的稅率降低至10.0%,餘額則維持17.5%。實施這項建議後,政府利得稅收只減少2.5%(約17億元),而中小企則可保留較多利潤擴展業務。我們亦建議效法美國,規定個人服務公司的稅率為17.5%,以免增加薪俸稅納稅人透過成立個人服務公司逃稅的誘因。

善用外匯基金累計盈餘

截至2007年3月,外匯基金資產達12,235億元,其中累計盈餘有5,198億元,是貨幣基礎的1.74倍。

每當社會要求檢討外匯基金累計盈餘水平時,當局的答覆總是「儲備愈高愈好」。這說法其實是雙面刃,外匯基金維持在高水平時,當然可以相安無事,不過一旦因某些不可預計的因素令基金資產減少,即使仍處於健康水平,亦可能被評級機構降低主權評級。

此外,繼續累積高額儲備對穩定匯率的邊際效益亦會遞減,而資金是有機會成本,無休止地累積儲備意味我們失去將資金用於其他更有效益的項目。

金融管理局前副總裁黎定得亦指出,香港沒有必要維持極高水平的累計盈餘,即使從中抽取500 – 800億元,亦不減穩定港元的作用,關鍵是我們是否找到社會效益高於外匯基金投資回報的開支項目。

基於上述考慮,我們向財政司司長建議,把外匯基金在2006及07兩年的投資收入,扣除財政儲備分帳後全數撥入新設立的「社會發展及投資基金」,估計款項有600億元。

這個建議令外匯基金累計盈餘暫時凍結在2005年底的水平(即4,432億元),是貨幣基礎的1.5倍,仍然是極穩健的水平。

而且,在外國貨幣發行賺取的收入全歸政府,香港差不多是唯一的例外,而我們只建議將兩年的投資收入撥歸政府,是十分保守的做法。

此外,政府多收的款項亦不是支付經營開支,只當作一次過的特殊收益 (windfall),不會影響公共財政紀律。

至於建議設立的基金,可用於支援兒童發展及持續進修等項目;長遠而言,這些措施的社會效益會高於外匯基金的投資回報,對香港更為有利。

消費稅無助穩定收入

政府指開徵商品及服務稅(GST)的最主要目的,是穩定而非增加政府收入。不過我們的研究發現,GST穩定收入的作用近乎零;而稅收大幅波動,政府的反循環財政政策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政府一直強調,開徵商品及服務稅(俗稱消費稅,GST)的最主要目的,是穩定而非增加政府收入,並指出稅收波幅過大,將影響公共服務和基建設施的長遠規劃。不過,由於消費開支也隨經濟起伏而波動,而且建議的GST稅款佔整體政府收入不足10%,令人質疑GST對穩定收入是否有很大幫助。

為更準確掌握GST的作用,我們利用1998 – 99至2004 – 05年度的財政數據(附表第一組數字),模擬實施GST後對政府收入的影響,結果出乎我們意料之外:GST穩定收入的作用近乎零!

GST無疑是一種相對穩定的稅收,量度數據分散程度的變異系數(coefficient of variance, cv)是2.9%,遠低於利得稅和薪俸稅收入的12.1%,以及財政儲備投資收益的58.5%。

不過,如果按政府建議,開徵GST同時調低利得稅及薪俸稅,對穩定財政收入是毫無幫助,整體收入的cv值只由11.1%降至11.0%,而七年間的累積赤字亦同樣超過1,900億元(附表第二組數字)。換言之,按「收入中立」原則實施GST,根本不能達到預期的政策目標,亦無法避免官員經常掛在口邊的恐怖情景:在經濟逆轉時需要加稅、減開支、借貸,甚至被降低信貸評級。

倘若開徵GST後利得稅及薪俸稅維持不變,整體收入的穩定程度亦只有輕微改善,cv值由11.1%降至10.2%(附表第三組數字)。

值得注意的是,要獲得這個改善幅度,可以有更簡單的方法:若按照我們建議的外匯基金投資回報分賬方式,穩定政府收入的作用已等同實施GST,整體收入的cv值同樣由11.1%降至10.2%(附表第四組數字)。

政府收入大幅波動,除了因為經濟環境起伏外,政府的反經濟循環財政政策亦是其中一個重要(甚至是最重要)因素。前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在1998 – 99年度,提出香港史上最大幅度的減稅建議,按當時估計,利得稅和薪俸稅收在4年內分別減少215億和568億元,再加上1999 – 2000年度一次性退稅,令庫房損失收入合共870億元,差不多是累積赤字的一半。

我們無意再辯論上述減稅和退稅政策的利弊,只是希望指出,大部分國家都會在經濟衰退時制定減稅和增加開支的反循環政策;倘若香港開徵GST後再次遇上衰退,相信政府亦會提出類似措施,而減免GST可令全民受惠,在政治上較其他方案更具吸引力,果真如此,GST對穩定政府收入的作用亦會大打節扣。

事實上,不少論者都指出,香港目前仍有3,000多億元財政儲備,有足夠的緩衝作用,只要在一個經濟周期內維持收支平衡,短期的收入波動實不足為患,當局毋須小題大作。政府目前要做的,不是推動累退、擾民的GST,而是抵禦要求即時全面調低利得稅和薪俸稅的政治壓力,務求在一個經濟周期中做到收支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