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葵涌焚化爐拆卸工程

今年年初,收到居民有關葵涌焚化爐拆卸工程的回應,我立即約見負責的土木工程拓展署及工程顧問、承辦商,了解拆卸工程如何處理,二噁英及石棉,並要求土木工程拓展署定期向居民匯報進展。
清除二噁英:

煙囪內有四條鋼管,管內含二噁英。承辦商利用吊機,將吸塵器吊入鋼管洗刷。整個過程並不會釋放二噁英。
清除石棉:

煙囪內鋼管外壁地面及各平台含石棉,拆卸時將分區進行,然後在密封場所內清除石棉。
環境監察:

在工程進行期間,有噪音、二噁英及石棉纖維量度儀器監察環境,過往沒有超出限制水平,日後會一直監察。

菜圓村梁老太 – 廣深港鐵路興建的犧牲品

4月10日到石崗菜園村出席被拆村村民與政府工程門部高官對話的集會,認識了梁老太。梁老太75歲,在菜園村住了50年,辛辛苦苦做各行業的低工資散工養大了9子女,並用60萬在自己私家地上建起了3層高的村屋,現時借了鄰居的一塊農地,種田過活,間屋夠大容許假日9子女都回來共聚一堂。

但當梁老太過著安逸平靜的生活,政府卻偏偏選中菜圓村做廣深港鐵站的維修站選址。根據現時的賠償法例,政府只要賠償塊地的價值,間屋就一於冇得賠。民居最憤怒的是政府叫佢地上公屋。農村生活是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已經是買少見少,政府的賠償政策卻是完全過時,無視被拆屋村民原來的生活方式,難怪居民大叫「不搬不移」,「不遷不拆」。作為議員,我支持發展,但就選址及賠償必須充份諮詢,而諮詢不應是假諮詢,先設了立場去反駁居民的建議。下一步,我將推動立法會召開公聽會及安排就選址再磋商,希望梁老太能保持生活方式。

社福機構誤用公帑社署懶理

社會福利署去年九月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撥款三億多元,用以調整非政府機構的員工薪酬。後來有十九個社福機構遭揭發並未將撥款全數用在增薪方面,社署副署長馮伯欣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上辯稱非政府組織的員工架構及薪酬水平都不歸社署監管,非政府機構只要得到董事局通過,而且不牴觸僱員合約,便可以彈性運用政府的撥款。

但馮伯欣的「彈性論」不合理,因為是次資助是「專款專用」,不可與整筆撥款相提並論,而且社署向立法會提供的文件亦寫明「該筆資助應用於調整員工薪酬」、但第七段卻寫「該十九間非政府機構的薪酬調整政策並不涉及誤用公帑」,明顯前後矛盾。議員李卓人要求馮伯欣將「不涉誤用公帑」的說話收回,馮拒絕。

金融海嘯殺到埋身 最緊要撐住飯碗

在施政報告辯論時,我批評特首委任的經濟機遇委員會只是「吹水委員會」,吹完水又係得過且過。何況,成員以金融、地產為主,又如何解決香港經濟大傾斜地產、金融,而令其他行業未能發展。香港需要經濟轉型,發展多元化產業,包括物流、產品設計、創意工業、市場推廣等。在此發展方向下,最重要的是提高教育水平。可惜,政府卻仍將大學學額維持在18年前14,500的水平。如此水平又如何能發展知識 型經濟!

最可恨的是「經濟機遇委員會」變成「裁員委員會」,成員無論是利豐、匯豐、中原地產、渣打都是趁勢裁員,將危機轉嫁勞工。此委員會正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金融海嘯下,讓我們一起團結爭取︰

一﹒集體談判權︰規定企業裁員、減薪前必須先諮詢員工或工會。除爭取立法外,我更會協助受害企業員組織起來,爭取談判權。

二﹒創造就業機會︰政府只講了加快基建,但實質卻講不出能加快多少工程。職工盟正度橋向政府提出建議,歡迎大家提出建議。

三﹒推行失業培訓計劃,讓失者在再就業前可得培訓機會及培訓津貼,渡過難關。

煲呔面黑黑 生果金加至$1000

生果金增加至$1,000,但長者貧窮問題未有解決。社會出現長者搶紙皮的可悲現象,反映現時的綜援制度未能足以讓長者脫貧,更遑論尊嚴退休生活。11月16日職工盟參與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會議及社區組織協會的遊行,爭取全民養老金及改善長者醫療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