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委會通過撥款調整公僕薪酬及李卓人、張超雄動議

李卓人譴責政府制造針對合約非公務員、資助機構僱員的同工不同酬的情況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昨日通過撥款52億元,分別調整2000年以後入職的公務員薪酬,及將全部高層公務員加薪4.96%,中、低層加薪4.62%,追溯至今年4月生效。

政府早前宣布按去年進行的公務員入職薪酬調查,將今年8月起入職的公務員薪酬調升一至五個起薪點。至於2000年後飽受凍薪之苦的公務員,為免被今年新入職的公務員薪酬「迎頭趕上」。政府仍會將他們調升一個起薪點。

李卓人發言關注

1) 對2000年4月1日入職後的公務員的年資及經驗未得到充份尊重表示遺憾,要求政府應作合理調薪將年資化為適當薪級點。

2) 對於政府沒有足夠撥款提供給社福界、醫護界及大專教育界以提高入職點表示不滿,並指出這會導致資助機構僱員與公務員之間的薪酬拉遠及人才嚴重流失,影響服務質素。

3) 關注「中間落格」問題︰政府有如大判,資助機構如二判。大判撥款二判加薪,但卻不理二判是否將撥款用作加薪是政府的失職,要求政府設立監管機制。

4) 對於政府沒有政策規定各政府部門同時調整合約非公務員的薪酬表示遺憾,更加驚訝俞局長表示將發指引不容許部門給合約非公務員加薪追溯至4月1日。

財委會亦同時通過議員張超雄及李卓人提出的兩項無約束力議案,要求監察資助機構全數將撥款用作調整員工的薪酬,及要求公務員加薪之餘,同時調整15000名非公務員合約員工的薪酬,動議獲得通過。

新舊有別 製造分化


政府上星期公布,因應市場情況,調高新入職公務員的起薪點;我在立法會公務員事務委員會上,已即時指出此舉對於現職公務員,特別是2000年後入職的一批不公平,擔心造成分化。

在立法會公務員事務委員會上,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強調,有關安排得到公務員團體支持,亦可以避免2000年後入職的公務員,日後薪酬低於新入職同事。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對上一次檢討時,決定調低2000年後入職的公務員起薪點。日後只會將他們的薪酬與新入職同事看齊,或者多1個增薪點。我回應指,當局的做法沒有顧及到2000年入職公務員年資。「這批00年後入職的公務員,年資好似被人抹去,一次過被人抹去,是沒有承認過他們的辛勞及經驗。」

對此,俞宗怡回應時說,作為管理人員應該要從宏觀角度,處理問題,平衡及兼顧各方利益,包括公務員的資歷、市場實際情況及公帑運用等,不可以讓外界覺得公務員是「輸打贏要」。她又強調:「我是好珍惜在職公務員的經驗,珍惜他們提供的服務……公務員的資歷,在日後決定晉升及署任的快慢時,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我不滿俞宗怡的答覆,並提出動議如下:

“本委員會建議進一步完善12個資歷組別新基進,同時認為政府對於2000年4月1日或之後受聘的公務員及資助學校教師的換算安排既不公平又不合理,並促請政府以充份尊重舊入職公務員的年資經驗為原則重新檢討以上安排。”

動議最後獲得委員會通過,要求當局重新檢討有關安排。

相片: 我早前聯同職工盟公務員工會委員會、政府僱員團結工會及康文署合約員工分會到政府總部請願

立法減薪破壞合約精神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五月二十八日決定,透過立法削減公務員的薪酬。我們先後在兩次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反對政府以「立法大棒」破壞合約精神,以「大石壓死蟹」的方式,單方面更改公務員的合約。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根據一九六八年跟主要公務員協會達成的協議,透過高級公務員評議會協商處理薪酬調整的事宜,並在無法達成共識的情況下,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仲裁,解決爭議。可是,政府卻一意孤行,財爺更試圖插贓嫁禍,指公務員減薪不成就要加費加稅,挑動市民對公務員的仇恨。我們嚴正警告,政府此舉不僅破壞與公務員的夥伴關係,同時亦在一夕間徹底摧毀實行了三十多年的僱傭關係制度,政府嬴了一場戰役,同時亦輸掉整場戰事。

特首集權、高官問責

董建華在發表二○○○年度施政報告時,提出了高官問責制的構思。可是一年多以來,問責制一直無聲無色,直至實施前兩個多月,才拋出一個粗疏不堪的方案,後果卻要市民承擔。說到底,所謂高官問責制,不過是特首集權制,給特首一個清黨機會,要所有主要官員再一次宣誓效忠,不肯唯唯諾諾的就被摒出決策核心。

政府同時提出「三司十一局」的政策局重組方案,先將人力事務拼入工商局,後來在輿論壓力下,又草率地將經濟發展和勞工政策合併,可見在特首的布局中,勞工事務並未受到重視,就如孤兒般隨便找一個養母。另外,將來的公務員事務局長既要政治問責,又要維持公務員制度的中立性,有如豬百戒照鏡,兩面不是人。我們會投票反對這個有名無實的問責制方案。

革命尚未成功

李卓人在四月二十四日第三度在立法會提出設立最低工資動議辯論,投票結果一如所料,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不過,我們的努力並沒有完全白費,由於真理愈辯愈明,民主黨的立場,已由棄權改為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並且相信下次再提出動議時,我們會得到議會內外更大的支持。

政府陷害:人民公僕變人民公敵

庫務局局長俞宗怡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扣除通縮因素後,公務員過去數年的累計加薪幅度超過兩成。這番言論令公眾和輿論譁然,要求公務員瘦身、減薪之聲不絕於耳。劉千石和李卓人分別在立法會辯論發言和致庫務局局長的公開信中嚴正指出,根據過去數年的薪酬趨勢調查,公務員和私營機構僱員的加薪幅度,只相差一至兩個百分點,當局的言論是充滿誤導,令市民覺得公務員不顧全大局,逆市加薪兩成而自肥,客觀效果是陷公務員於不義,令他們由人民公僕變成人民公敵。

此外,我們認為當局計劃透過立法削減公務員薪酬,是破壞政府和公務員之間的合約關係,剝削公務員透過法律訴訟解決合約糾紛的權利。我們呼籲政府必須尊重現行機制和合約精神,透過談判跟公務員工會就薪酬調整達成共識。

一粒糖、一條皮帶、一個抽血桶

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三月六日發表二○○二至○三年度財政預算。財爺為貫徹特首「急市民所急」的承諾,在預算案中提出寬減淡水沖廁水費等六十一億元紓援措施,可算是向全港市民派了一粒糖。不過,財爺同時亦預留了一條皮帶和一個抽血桶。財爺限制未來四年政府開支名義增長不得超越百分之一,意味政府服務將無法追上社會需要,而政府瘦身更是呼之欲出,基層市民和公務員將要緊褲頭。另外,政府為解決財赤,亦準備好多個加稅方案,隨時可以向市民抽血。

我們將會諮詢執委會和各屬會的意見,才決定四月十七日就表決預算案的投票立場。

立法保障工人休息時間

劉千石在一月三十日提出動議辯論,促請政府立法規定僱主須讓僱員在工作時間內享有合理的休息和用膳時間,並檢討現行勞工法例,以確保僱員享有休息日的權利。由於工商界議員反對,上述議案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