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切三萬九分娩政策影響港人家庭

回歸十年,中港兩地的融合,中港婚姻已成趨勢。香港男士及其內地妻子在港已建立了家庭,妻子以雙程證長期在港居住及照顧家庭,是香港家庭成員的一份子。並在內地已申請並正在輪候單程來港,家庭的生活及計劃早已植根香港。

但於本年2月 初香港政府實施「非本地孕婦分娩服務及入境政策」,將非本地孕婦的產科服務費用調高,而且又與入境政策掛勾,政策忽視這類香港家庭,內地準來港妻子在港有丈夫,而且將來會在港生活,整個家庭也在香港建立,但政策一刀切下,簡單地將妻子視為內地人,完全沒有體諒中港婚姻家庭在港的情況及需要,尤其他們當中部分是在政策變更前已成孕,面對政策突變,更加求助無門!

香港政府沒有正視這類港人家庭的訴求,醫管局一刀切的政策,將港人家庭及內地家庭劃一,對港人家庭影響深遠,進一步壓迫基層家庭!

政策實施違反人權及歧視條例,同樣是中港家庭,但香港丈夫的太太則須繳基本金額三萬九元預約服務,及其他高昂的產前檢查及住院收費;相反,內地丈夫的香港太太則不受影響!生育及分娩是家庭的事,香港丈夫在醫院也與妻子接受服務,但醫管局只視為婦女個人服務。

要求政府對中港婚姻家庭作出公平對待,及日後制定政策時,要顧及這類港人家庭。

有粒糖:公屋8月起減租11.6% 申請租金援助資格放寬 輸間廠:取消租金與入息比例中位數不得超

立法會通過政府的可加可減租金調整機制,日後便會入自動波加租年代。
在辯論時,我代表職工盟:

一、    減租來得太遲,早應在通縮時代便減租。
二、    動議要求保留租金與入息比例中位數的加租限制,即在大多數居民租金佔入息超過一成的情況下便不作加租。現時為14.8%,房委會將不  能加租。取消後相等於幫房委會鬆綁。本人動議在自由黨及民建聯反對下不獲通過。
三、    以上的加租限制是97年前民建聯陳監林的修訂並獲通過,但民建聯今次又顯保皇本質轉軑支持政府,正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新租金援助資料:

租金佔居民收入18.5%便可申請租金援助
例:租金=$1500
家庭總收入若少於$8110便可申請租金援助。
以上為簡略介紹,詳情請聯絡李卓人議員辦事處。

兩鐵合拼歧視輕鐵乘客

強烈要求輕鐵減價及承諾保留月票優惠

兩鐵合併減價年半之後,按機制票價將因應通脹調升會成為「糖衣毒藥」,可以自動波加價,若通脹持續,票價會年年加,長途客因票價基數較大,將長期承受較大金額的加價壓力。

兩鐵合拼歧視輕鐵乘客

最憤怒的是,政府對屯門、元朗居民不公平,合併對新界西居民「搵笨」,當局以輕鐵蝕本為由,表明合併後也不會減價,這是明顯對每日三十萬輕鐵乘客的歧視,輕鐵是兩鐵公司的一部份,任何合併帶來的協同效益應惠及所有乘客。另外,西鐵亦應保留月票優惠。

強烈要求輕鐵減價及承諾保留月票優惠

平等對待輕鐵乘客   同等享有減價優惠

兩鐵合併條例草案

在審議這條例草案,職工盟主要關注兩大議題︰

一﹒合併後的架構及對公眾的影響

二﹒員工的職業保障及薪酬福利的延續。

經過近一年的審議後,職工盟是傾向投反對票。我們反對並非是反對合併的意念,而是反對合併後是將九鐵私有化,使九鐵也像地鐵一樣要以謀求股東利益為大前題。廖秀冬局長承諾必定會平衡公眾利益是絕不可信,因為在私有化下,加入了小股東的因素,根本不可能達致平衡。從環運局對合併後的票價調整機制,便已清楚表明政府隨時準備犧性市民利益。

合併後的票價調整機制=無王管

合併後的票價調整機制將會引入自動波加價機制,廖秀冬美其名為可加可減機制,而票價加/減幅度相等於0.5?物價指數變動+0.5運輸業工資指數生產力改善因素(可憐地只有0.1%)。政府當局、行政會議、立法會將冇權過問。以往,雖然立法會也是無權過問,但起碼不是自動波加價,也要經過兩鐵董事局,而九鐵作為政府全資擁有的更是要面對市民的關注。合併及私有化後便不用面向市民,日後自動加價。

兩鐵聲稱合併會減價,但對此減價方案我在立法會多次指出是搵市民笨,因為合併後很快便進入自動波加價,以下圖顯示。

政府與兩鐵營運協議是承諾兩年不加薪,但要等到合併後才減價。從上圖可見,餘下市民享受減價期短之又短,假設七月通過,也要等到十月才減價而明年六月便又再加價,減價期不足一年。這是政府刻意將協同效益帶來的減價利益壓縮,使市民利益受損。

在如此不合理安排下,你認為我是否應投反對票﹖

撤回廿三條動議遭否決

審議《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的法案委員會在七月二十三日重開會議,當局只肯承諾將原草案加上政府建議的修訂,重新諮詢公眾意見,但仍然拒絕推出白紙草案。李卓人在會上提出動議,要求政府撤回草案,可惜在民建聯、自由黨和早餐派的反對下,動議遭到否決。我們會繼續堅持既有立場,在市民仍然不信任政府的情況下,不應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進行立法。

猶如跟黑洞對話

在七一遊行四星期後,行政長官董建華終於在七月二十八日,跟立法會內十七位民主派議員進行一小時十五分會面。我們在會上提出要求擱置廿三條立法和立即展開政制檢討的要求,可惜特首並沒有具體承諾。雖然董在會上努力營造融洽的氣氛,但真誠的對話卻欠奉,而董對多個問題都沒有具體回應,議員猶如對著黑洞說話。

問責周年祭

立法會在七月十日的會議上,辯論問責制實施一周年的動議。劉千石在發言時強調「沒有民主,哪有問責?」,並指出董建華的領導班子各自為政,毫無團隊精神可言;而董一意孤行倉卒推行問責制,更對文官制度帶來無法估計的衝擊。我們亦提醒政府,在目前的政制安排下,特首要維持有效管治,必須拋開個人的喜惡,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包括反對派的聲音,並嚴正指出,如果董建華覺得自己不能做到的話,他是有一個不可推卸的道德責任,思考一下是否適合繼續擔任行政長官一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