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屏風樓 生活要更好

自去年11月立法會申訴部與港鐵及政府多個部門開會討論有關天榮輕鐵站上蓋發展高密度住宅事宜。會議中港鐵未有任何打算在發展密度方面讓步,堅持建造屏風樓,令週邊居民感到環境的壓逼感。而政府亦不肯以2011年4月1日生效的優質及可持續建築環境新指引審批港鐵所指出的建築圖則。就此,我們發起居民簽名抗議港鐵起屏風樓,及聯同居民多次向港鐵抗議。

 

2011年11月24日 立法會申訴部與港鐵及政府多個部門開會討論有關天榮輕鐵站上蓋發展高密度住宅事宜。
2011年12月-2012年7月 發動街站簽名運動 反對天榮屏風樓
2011年12月21日 李卓人在立法會上就天榮輕鐵站上蓋發展高密度住宅作口頭質詢
2012年4月6日 聯同居民到港鐵九龍塘站 抗議港鐵天榮站起屏風樓
2012年5月3日 聯同居民到港鐵股東大會 抗議港鐵天榮站起屏風樓
2012年5月13日 天水圍反天榮屏風樓集會及遊行到港鐵總部抗議

 

經過居民共同的爭取和抗議,港鐵最終作出改變,以建築環境新指引修改建築圖則。這一次的勝利是居民齊心共同爭取的成果,發揮在議會內外的力量,令本來只顧賺錢的大企業也要聽取民意,也要向據理力爭的居民低頭。
同時我們亦會繼續監察港鐵新規劃,再向大家匯報。這次事件中居民積極表達反對意見是非常關鍵,所以我們為了改善社區,改善生活應行動起來,讓社區更好、讓生活更好。

2012年2月26日「踢爆小圈子選舉」頒獎禮

2012年2月26日(日)下午三時七百名市民由舊立法會大樓遊行至禮賓府,表達市民對小圈子選舉的憤怒,聲討小圈子選舉。
當天我們舉行了「踢爆小圈子選舉」頒獎禮。
集會頒獎禮中,曾蔭權獲頒「腐敗獎」、唐英年獲頒「無賴獎」、梁振英獲頒「餓狼獎」、曾鈺成、葉劉淑儀得「執雞獎」,三個獎項都是要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腐爛及醜惡。

曾蔭權在任七年 接受款待 曾商勾結
小圈子選舉選出的曾蔭權,接受富商款待,更能突顯小圈子選舉根本將官商勾結制度化。曾蔭權沒有交待款待細節,更沒有交待在處理公務時有無利益輸送款待他的財團。曾蔭權絕對應獲頒「腐敗獎」。

四大家族操控誠信全無唐英年
唐英年由感情缺失到僭建風波,一浪接一浪的醜聞,一個接著一個的謊言,其誠信已完全破產,但仍有379名選委繼續提名他,其中明顯是大財團在背後操控,唐只不過是這些金融地產霸權的代理人、四大家族的買辦!這反映小圈子選舉是將官商勾結制度化、結構化及保證金融地產霸權在香港繼續吸乾吸盡繁榮成果的制度。

唐梁之爭是背後財團利益之爭
梁振英在西九設計比賽被揭發沒有申報而引伸的利益衝突問題,他的誠信亦同樣被質疑。在小圈子選舉中,梁振英只不過是代表另一批財團的利益,要與唐英年背後的財團進行鬥爭,爭取操控政權所得的利益。

中央操盤執雞博大霧
葉劉淑儀乘機參選,反映小圈子選舉在財團利益之爭的狹逢中,最後也是要等中央發落,而執雞者就正正看中這點,乘勢而上,希望能「博大霧」,「冷手執過熱煎堆」。

反對小圈子選舉!反對小圈子提名!
小圈子選舉選出的只不過是地產霸權的經濟利益、中央的政治利益代理人。我們忍了這屆,下屆縱然有普選也要忍受小圈子提名。我們呼籲全港市民化憤怒為力量,爭取撤消小圈子選舉和小圈子提名,落實真正全面普選。

天榮站上蓋起屏風樓 政府假諮詢 居民真陰公

天榮輕鐵站上蓋發展高密度住宅。港鐵的設計圖中樓宇之間最短間距為4米而最濶的間距為20米。當我看過圖則,我指出最濶的20米是假的,四座樓之間的間距為4米及7米,都是非常狹窄。而規劃署亦不肯以2011年4月1日生效的優質及可持續建築環境新規定作審批考慮。
我不滿政府假諮詢,敷衍反對意見,並重申要求以新指引審批港鐵所指出的建築圖則。對於港鐵作為政府最大股東的企業,只顧賺錢,漠視新政府指引,制造屏風樓,令周邊居民感到環境的壓逼感,我表示不滿及抗議。

(一) 反對港鐵在天榮站上蓋興建屏風樓;
(二) 港鐵應根據2011年4月1日生效的優質及可持續建築環境新規定設計天榮站上蓋住宅。

建議2012年加薪8% 各企業工會力爭合理增幅

早前人力資源管理學會的調查指,僱員今年加薪幅度為4.2%,較通脹5.8%為低,意味不少打工仔女今年實際工資不加反減。2011年經濟雖然開始有放慢跡象,但全年經濟表現仍然良好,不少上市公司業績強勁,加上估計明年通脹仍然高企,職工盟呼籲企業應加薪8%,讓員工真正分享成果。

2012年企業應加薪8%

計算如下:
 預測2011年全年經濟增長為5%
 預測2011年就業人數增長為2.5%
 每名就業人士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為 (1+5%)/(1+2.5%) = 2.4%
 預測2012年全年通脹率與今年相若,為5.5%
 因此,2012年的加薪幅度應為 (1+2.4% ) X (1+5.5%) – 1 = 8%

加薪與財團盈利不成正比
事實上不少企業2011年業績亮麗,利潤都得到大褔提升,其中和記黃埔中期盈利勁升近6倍,新鴻基及太古的盈利亦錄得可觀升幅。即使如國泰航空因為燃油價格上升影響利潤,其業務表現仍然有強勁增長,上半年的利潤仍達29億元。

 

企業 2010年上半年稅後利潤(億元) 2011年上半年稅後利潤(億元) 升幅 旗下員工2011年加薪狀況 若2012年加薪8%佔盈利百分比
和記黃埔 85.8 597.4 596.6% 香港國際貨櫃外判員工4.6% 2.0%
新鴻基地產(全年) 300.4 480.9 60.1% 基層員工加薪3% 0.7%
太古 151.1 241.6 59.9% 太古飲料4% 未有數字
電視廣播 5.9 7.2 23.0% 4% 未有數字
港鐵 67.0 81.3 21.3% 2.5% 1.6%
新創建(全年) 40.8 46.6 14.1% 新巴城巴4% 未有數字
電盈 8.5 8.8 3.5% 大部份員工凍薪 12.8%
國泰航空 69.3 29.0 58.2% 空中服務員4-4.5% 19.9%
恒基兆業 79.7 90.5 13.6% 4% 0.6%

巨額利潤與員工加薪情況形成強烈反比,大部份員工今年只獲得2.5-4.6%的加薪,基本上全部跑輸通脹。我們根據上市公司財務報告,推算若每間企業員工來年獲加薪8%,對公司的盈利的影響。結果發現,對和黃、新鴻基及港鐵等企業,加薪只佔盈利不足2%。即使是國泰航空,亦只佔盈利約兩成。換句話說,大部份企業絕對有能力向員工加薪8%。

 

沒有集體談判權工人難以爭取合理加薪
我們再次重申,沒有集體談判權法例保障,工人根本無從與資方談判合理的薪酬。很多企業根本完全拒絕與工會進行磋商。即使願意談判的企業,往往沒有向工會提供財務狀況,部份更於談判中途單方面宣佈調薪幅度等等。這些行為在有集體談判權的國家會被視為違法行為。我們促請政府儘快恢復1997年被廢除的集體談判權法例,認真履行國際勞工公約第98號《組織權利與集體談判公約》,保障集體談判權利。

因此我們要求:
1) 2012年企業加薪幅度不應低於8%
2) 恢復集體談判權法例,平衡勞資關係

對勞工處本月28日終於公佈最低工資指引的回應

對勞工處本月28日終於公佈最低工資指引的回應

勞工處本月28日終於公佈最低工資法例參考指引,但就飯鐘錢及休息日薪金問題仍然模棱兩可。加上政府不單沒有澄清僱主聯會誇張失實的陳述,更呼應其教唆僱主更改合約的圖謀。政府有責任提醒僱主必須尊重合約,繼續履行原有合約的條款。此外,僱主不應將僱員福利(即休息日薪酬等)與工作的收入混為一談,或藉最低工資為名削減員工的福利。

政府呼應僱主聯會教唆更改合約

最低工資指引擬稿與正式版本其中一個分別,是在第四頁,第四段第五行擬稿原文為「當僱主和僱員釐清現在僱傭合約不清晰的條款時,在過程中僱主應充分諮詢僱員…」,但在正式指引中,卻改為「如果現有僱傭合約的條款在這方面不清晰及/或僱主確實因負擔能力問題而需要釐清、更新有關的條款,在過程中僱主應充分諮詢僱員」。此舉是教唆僱主以負擔能力為藉口更改條款。然而,僱員根本無從得知僱主的財政能力。指引只會製造更多勞資糾紛,而並非解決糾紛。

僱員既有權益不容剝奪


我們強調,最低工資實施並不會影響現行合約的條款。僱主必須尊重合約精神,繼續履行現有合約條款。現時不少僱員用膳時間及休息日都獲得計薪。根據最低工資條例,這些「非工作時數」工資不得算作為須支付的工資,在計算僱員收入是否符合最低工資前要首先剔除。

現在不少僱主僱員誤以為只有合約明文規定才算協議,其實實質行為亦構成協議的一部份。舉例說,月薪僱員在計算每日工資時,僱主都會將月薪除了該月的總日數,此實質行為已清楚指示僱員享有有薪休息日。即使最低工資實施,僱主都須要根據合約繼續給予有薪休息日。

但職工盟發現有趨勢僱主透過更改僱傭合約條款,將有薪飯鐘、休息日改為無薪,部份更取消雙糧。這些做法是赤裸裸剝奪僱員既有的權益,政府有責任遏止這種歪風,保障勞工的權益。然而,政府現在只是著勞資雙方自行商議,袖手旁觀。由於沒有法例保障。

立法保障飯鐘及休息日薪酬


要徹底解決問題,政府應該修改僱傭條例保障僱員休息日及用膳時間有薪。在此之前,勞工處應該推動行業訂立標準的勞資協議,例如在物業管理行業,訂立統一的行業標準,飯鐘及有休息日訂為有薪,以避免行業因惡性競爭而損害僱員的福利。

另外,政府立法堵塞僱主單方面更改合約的漏洞,例如僱員有更大的權利否決僱主更改合約的要求,或僱主無理更改合約須支付賠償金等。

因此,本會要求:
1) 政府必須澄清飯鐘錢及休息日計算,要求僱主尊重合約精神;
2) 政府安排勞資官三方訂立行業協議,訂明保留飯鐘錢及有薪休息日;
3) 立法保障飯鐘及休息日有薪

申領交通津貼需「查家宅」 政府「唔嗲唔吊」

職工盟長期爭取將原有的低收入交通津貼擴展至全港十八區,政府在十月公佈的施政報告終於肯推出擴大至全港的「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

但可恨的是勞工局局長張建宗公佈的「交津計劃」雖是擴展到十八區,但由個人申請改為以「家庭」單位申請。政府設下重重關卡,第一關是查家庭入息,第二關是查家庭總資產,第三關受助人必須每月工作多於72小時。過關斬將後,才可以領取到每月$600的交津。

新計劃要求「查家宅」,擾民之外,更是扭曲了「交津」要鼓勵低收入士就業的原意,政策理念混亂,「扶貧扶唔到,鼓勵就業又鼓唔到,兩邊唔嗲唔吊」,使到低收入人士得不到幫助。

新計劃應屬於低收入家庭補貼,我們並不反對,但若以家庭為單位,津貼額就不應限於交通費,而應補足生活養家所需。

在12月16日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討論新交津計劃,我要求政府實行「雙軌制」,由申請人選擇以個人或家庭申領,並取消每月工時最少七十二小時的規定,讓兼職工人可按比例領取津貼,獲全體議員一致贊成通過。

 

職工盟就最低工資附屬法例的立場

政府提出的時薪28元建議,明顯地與職工盟一直爭取的時薪33元有一段距離,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亦未有考慮基本生活需要這一重要原則,職工盟對此表示遺憾及失望。

但是,最低工資立法已經拖延多年,低薪工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社會普遍期望最低工資可盡快實施,使基層及早獲得保障。再者,政府在提交最低工資法例時,剝奪了立法會議員的修訂權,使立法會只可以否決而不能修訂。而倘若立法會否決成功,我們對於官商勾結的政府會重新提交一個近更接近時薪33元的水平毫無信心。此外,我們亦明白到,勞資雙方的討價還價不會一方全勝,在過程中工會的角色就是凝聚工人力量,盡力爭取最大成果。基於以上考慮,職工盟決議不會否決時薪28元作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

同時,職工盟亦有必要指出,現時政府提交的附屬法案出現「三滯後」的問題,必須盡快堵塞有關漏洞:

第一,數據滯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參考的數據是2009年第二季的統計數字,期間正值金融海嘯,數據因滯後而扭曲了真實狀況。2010年28元時薪只相等於2009年第二季26.9元,即受影響人數只有約27萬人(而非預期中的31萬人),結果是高估了對企業的影響及壓低了可接受的水平。

第二,實施滯後:最低工資立法爭議多年,水平亦已經過長時間討論,社會各界對此早有準備,政府根本全無需要將實施日期再延遲至5月1日。職工盟早前於立法會審議最低工資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提出動議,對政府將實施日期提前至明年2月1日並獲多數議員支持通過。政府絕不應再違背民意,把實施日期一拖再拖,漠視低薪工人在高通脹壓力下的苦況。

第三,檢討滯後:政府在法案通過時曾承諾,有需要時便會啟動檢討機制,對「一年一檢」持開放立場。最低工資首個水平的參考數據嚴重滯後,加上通脹持續升溫,政府實有必要立即啟動檢討機制。但現時政府官員卻忽然「轉?」,推說要待法例實施後才可搜集參考數據,依此推算,最快也要拖至2012年年初才開始作出討論。這反映政府蓄意「過橋抽板」,死守「兩年一檢」的界線。

我們重申以下訴求:

1) 最低工資法例實施日期應提前至2011年2月1日,盡快為低薪工人提供保障;我將在1月5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此修訂。

2) 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機制,委任正式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及搜集有關數據,以便於2012年初推行新的水平;

政府提出的時薪28元建議,明顯地與職工盟一直爭取的時薪33元有一段距離,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亦未有考慮基本生活需要這一重要原則,職工盟對此表示遺憾及失望。

但是,最低工資立法已經拖延多年,低薪工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社會普遍期望最低工資可盡快實施,使基層及早獲得保障。再者,政府在提交最低工資法例時,剝奪了立法會議員的修訂權,使立法會只可以否決而不能修訂。而倘若立法會否決成功,我們對於官商勾結的政府會重新提交一個近更接近時薪33元的水平毫無信心。此外,我們亦明白到,勞資雙方的討價還價不會一方全勝,在過程中工會的角色就是凝聚工人力量,盡力爭取最大成果。基於以上考慮,職工盟決議不會否決時薪28元作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

同時,職工盟亦有必要指出,現時政府提交的附屬法案出現「三滯後」的問題,必須盡快堵塞有關漏洞:

第一,數據滯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參考的數據是2009年第二季的統計數字,期間正值金融海嘯,數據因滯後而扭曲了真實狀況。2010年28元時薪只相等於2009年第二季26.9元,即受影響人數只有約27萬人(而非預期中的31萬人),結果是高估了對企業的影響及壓低了可接受的水平。

第二,實施滯後:最低工資立法爭議多年,水平亦已經過長時間討論,社會各界對此早有準備,政府根本全無需要將實施日期再延遲至5月1日。職工盟早前於立法會審議最低工資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提出動議,對政府將實施日期提前至明年2月1日並獲多數議員支持通過。政府絕不應再違背民意,把實施日期一拖再拖,漠視低薪工人在高通脹壓力下的苦況。

第三,檢討滯後:政府在法案通過時曾承諾,有需要時便會啟動檢討機制,對「一年一檢」持開放立場。最低工資首個水平的參考數據嚴重滯後,加上通脹持續升溫,政府實有必要立即啟動檢討機制。但現時政府官員卻忽然「轉?」,推說要待法例實施後才可搜集參考數據,依此推算,最快也要拖至2012年年初才開始作出討論。這反映政府蓄意「過橋抽板」,死守「兩年一檢」的界線。

我們重申以下訴求:

1) 最低工資法例實施日期應提前至2011年2月1日,盡快為低薪工人提供保障;李卓人將在1月5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此修訂。

2) 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機制,委任正式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及搜集有關數據,以便於2012年初推行新的水平。

全民一心捍衛勞權 繼續監察最低工資實施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職工盟屬會)近日揭發大家樂將時薪調整的同時將工友的飯鐘錢扣除。連日來,大家樂推搪說《最低工資條例》無講明飯鐘要計最低工資就可以扣,盡顯無良本色。勞工界及公眾均對此感到極為憤怒,因此我和工會發起抗議及11.9罷食行動,並獲得多間大學、團體及立法會同僚等響應支持。最終,大家樂於11月6日決定即時收回「扣飯鐘」的安排,維持工友原有的加薪。

我們對大家樂臨崖勒馬的決定表示歡迎。今次能夠成功維護工友的權利,有賴各界市民的支持與及付出。我們自發動罷食以來,得到超過38個團體的聲援,並答應負責超過50個罷食宣傳站,體現了全民捍衛勞權的決心,一同爭取到落實最低工資第一戰的勝利!我們實在十分感謝全港市民的熱心參與。

我和工會將繼續關注全港所有飲食業的狀況,一同確保最低工資是能夠有效實施。同時,我們呼籲的各位工友,無論來自任何食肆或集團,要及時向工會了解最低工資的保障,以及舉報任何剝削工人,或借最低工資之名去更改合約的情況。

雖然11.9罷食行動我們決定暫時取消,但是監察的工作不會停止。我們呼籲一眾僱主,切勿倣效大家樂之前的做法,一同落實更公平合理的勞資關係。而已經實施相類似做法的僱主,我們要求他們要盡快改正,我們下一步將繼續密切監察其他企業,維護勞工權益的工作。下一步,我們加強在工友層面的組織維繫工作,進行更深入的最低工資教育,組織義工隊到食肆中派發最低工資專號及安排講座,務求令更多的基層工友認識及了解如何保障自己在最低工資下的權益。

晤特首商《施政報告》

我和立法會同事何秀蘭、張國柱、梁耀忠和鄭家富在8月28日會見特首曾蔭權,講述我們對施政報告的建議。

我要求曾蘟權在《施政報告》承諾最低工資訂在時薪$33、訂立標準工時和設立低收入家庭就業生活補助等。

目前「銀行假」的公眾假期每年有17天,而法定假期即「勞工假」只得12天。我建議曾蔭權逐步把星期日以外的公眾假期納入法定假期,並把法定有薪年假增至每年不少於14 天。不過,曾蔭權即場回應話,增加法定假期,不屬於他05年的競選承諾之一,故不能答應。

我對此深感遺憾,難道在競選承諾以外的迫切事務就不用處理嗎?

爭取全港工人享有17天勞工假期網上聯署

本港的打工仔工時長,每星期六天工作,每天工作達12小時相當普遍,而假期方面又少得可憐,勞工假期每年只有12天,年假每年最低只有7天。這是否「人」應有的生活?職工盟一直倡議將勞工假期與公眾假期日數睇齊至17天,起碼讓打工仔吊頸也可??氣。

我們發起網上聯署行動,目標收集10萬個簽名,向政府施壓及表達不滿。請大家登入 https://leecheukyan.org/node/321   聯署。

我們要求政府盡快修例,將現時的非勞工假期的公眾假日,包括耶穌受難節、耶穌受難節翌日、復活節星期一、佛誕,以及聖誕節後第一個周日共五天,全部訂為勞工假期,給打工仔女有多些私人和家庭時間。

全港打工仔團結爭取,一起支持簽名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