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人:反對放寬輸入外勞

星島日報 | 2015-01-23 報章 | A17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李卓人

行政長官上周發表本年度《施政報告》,公眾焦點大多集中梁振英殺氣騰騰,點名狠批港大學生會官方刊物《學苑》及結集《香港民族論》鼓吹港人命運自決,似是忽略了《施政報告》對廣大打工仔女另一殺着——放寬輸入外地勞工,其中地盤工人可說是首當其衝。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指出,建造業面對嚴峻的技術工人人手短缺和老化問題,雖然自去年四月起,「補充勞工計畫」已加快處理公營工程項目的申請,但有關情況仍未見顯著改善,因此建議進一步放寬輸入外勞,包括容許輸入勞工可在不同公營工程地盤工作。工黨認為有關建議猶如飲鴆止渴,只顧承建商的短期利益,漠視地盤工人的長遠福祉,亦不利建造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繼續閱讀「李卓人:反對放寬輸入外勞」

李卓人:「開開心心上班去 平平安安回家來」

每一次遇到工傷意外傷亡事件,腦海都會浮現這一句。這其實是打工仔女及家人們一個很微小的希望。

但事與願違!年廿八早上醉駕司機壓扁的士奪去了6條寶貴生命。當天我即時去到現場,看見的是前年紮鐵罷工的一班兄弟呆在現場,愁雲慘霧。大家都想不到,最後一天開工也有五位兄弟「過唔倒」!

其中一位死者的叔伯肥仔成更即時控訴特首,政府是否太疏忽於嚴懲碎駕者﹖偏遠地區的政府工程項目,為何大判沒有安排車輛接送﹖為何政府沒有想到要規定大判安排車輛﹖一連串的問題,一連串的控訴。

死者已矣,最重要是為生者奮鬥!工業傷亡權益會和紮鐵業團結工會即時開了一個捐款戶口,讓社會有心人捐助不幸喪親的家庭。我亦即時致電商台左右大局透過大氣電波籌款。於是,年初一早上我們與商台李慧玲去探望其中兩位死者家屬,並在初三到深圳探望另一位家屬。

商台錄了音之後,連續三天在商台呼籲,並播出家屬的心聲。短短一星期便籌了大約三百多萬,接近我們籌款目標五百萬元。香港人再次發輝「人間有情」的互愛精神,對家屬是很大的安慰!

在此呼籲大家繼續捐款支持這群不幸家庭,我們正籌組基金委員會負責管理及發放善款照顧遺孤及其家人。

職工盟更關注到制度上不公平不合理的問題,包括立法上班途中納入工傷賠償條例保障範圍,規定偏遠地區政府工程必須安排車輛接送工友及檢討醉駕懲處制度,以收阻嚇作用。

一個人的革命李卓人

一個人的革命李卓人

節錄自  2008-10-18 信報財經新聞    政在生活 

監修按語:

訪問李卓人,想起阮主任。
阮主任是許鞍華作品《投奔怒海》中的越共幹部。
四十歲過外的香港人應該都會記得,《投奔怒海》這部關於越南終於解放了、革命理想卻幻滅了的電影。
是的,《投奔怒海》是查良鏞命名的,生於一九八二年;當時,香港前途問題正鬧得沸沸揚揚,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剛在北京人民大會那條長長的石階上跌了一跤;當時,李卓人二十五歲,剛離開港大,投入社會,投身社運。
至於阮主任,則是留法學生,其後投身解放越南的革命,並在胸前留下一條長長的為理想受傷的疤痕,最終卻發現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原來是美酒、美食、美女、「靡靡之音」,以至一切十分之布爾喬亞的美麗東西。有一次,他忍不住拋下了這樣的一句話語:「越南人的革命成功了,我自己的革命失敗了!」  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李卓人上過京,幫過學生,然後又寫過悔過書,這才回港,再戰工運。
中國人的革命尚未成功,李卓人自己的革命仍須努力。
事到如今,他依然樂意赤膊上陣,以行動支持紮鐵工人。但是,如此一來,像他這樣的一個中產知識分子,卻因而與如歌的行板的古典樂、如露亦如電的爵士樂愈行愈遠。
李卓人,五十一歲,應該記得《投奔怒海》,而且愈來愈似阮主任。

因為為食 所以健身

我早在餐廳訂好了位。餐廳裏還有另外幾?客人,大多是外籍人士,好容易令人浮現置身外國的錯覺。阿人跟我交換名片,東張、西望,說:「這裏很不錯!」同意!這裏可以點素菜自助午餐,或者沙律午餐,勝在自在,又不失中環人刻意的不經意。
阿人與我點了一模的菜式、一樣的飲品。?上放?兩盤三文魚凱撒沙律、兩杯冰檸檬茶。我吃了幾口菜,入正題,談健身。他呷了一口茶,說他必須加入健身中心的理由。
一切從胃病開始。他不願放棄美食,卻又不得不正視胃病。在醫生的勸告下,決心定時做運動。他加入位於中環 Citi Bank Tower 的那家健身中心,「就是貪佢跟立法會夠近,可以常常去,而且它是少數有泳池的健身中心」。他愛游泳。聽說愛游泳都愛流淚,神不知鬼不覺地流淚,十分之布爾喬亞(現在流行叫「小資」)。
阿人現在平均每星期都會去那邊做兩、三次 gym。下一個問題自然是問,既然要健身收肚腩,那麼有沒有找私人教練?「沒有,因為跟教練就沒有那麼自由,運動量亦沒有現在的大。」他恐怕受不了教練的監督吧;相反,他的太太加入了另一家健身中心,就有找來教練幫忙度身訂造了運動的時間表和進度。男女,果然大不同。

他可以加入公民黨

午餐過後,走出露台拍照去。
拍攝經驗告訴我,阿人對鏡頭之敏感,不亞於新晉模特兒,或者某些所謂的明星。他照?攝影師的指引,細微地以每五度的姿態遷就鏡頭的轉變。我站在一旁,嘆為觀止。此時,還注意到他身上的牛仔褲好型!其實當天阿人的打扮跟很多年輕人差不多,直條子棉恤衫襯淺藍色洗水牛仔褲,腳上踩?一雙斯文型的運動鞋,還有那個看來已用多年的 Timberland 背囊。
攝影師忍不住出聲:「你條褲的鯊魚很型!」嗯,我認得那圖案,那是意大利男士服裝品牌「保羅與鯊魚」(Paul & Shark)。阿人聽罷開心說:「係呀,條褲好舒服?,我在意大利旅行時到 outlet 買的,?香港太貴,買唔起,哈哈哈!」人離鄉賤、物離鄉貴,在太子大廈專門店入貨,一條牛仔褲至少都要二千二百多元。單從這個角度看,李卓人其實可以加入公民黨。

關於女兒的時間簡史

「就算幾忙,我都覺得每年應該有兩星期時間,是不需要理會工作的。所以,除了選舉年(例如今年),我和家人每年都必定去旅行。」阿人說,他熱愛的旅遊點,都要有陽光與海灘。他喜歡浮潛,以及所有水上活動。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泰國布吉,而令他一去想再去的則是馬爾代夫。
除了海灘,他還會每兩三年去美國一趟,探探親。他提起,女兒一歲時,他和太太帶?她遠飛美國去見祖父母。「我今年去美國探親時,女兒就去了華盛頓參加世界辯論大賽,那是她喜歡的活動。」其實去年的暑假,他的寶貝女也去過美國參加一些青年營。這兩年,阿人夫婦可謂回歸二人世界,相濡以沫去旅行。
對於數算何時到過何地旅遊,阿人有點時空錯亂。也許他得仔細想一遍,才可以告訴你。一如回應一切消閒式的提問,有時答過了是兩年前去了A埠,可以在十分鐘內被他更改成了B埠。就連何時落實決志於信仰,他都顯得有點模糊。可是,關於他口中不用他夫婦倆擔心的女兒的一切事件,他都記得清清楚楚。例如,女兒哪年去哪裏遊學、何時讀過《哈利波特》、考試成績如何等。
他更直認不諱作為一個「有女兒的父親」的情意結。女兒長大了,成了少女,無法像從前般「嗲」他,「你知啦,父親見女兒出現,必定有甜蜜感覺。但到了她讀初中時,唔再拖你手行街、唔再嗲你,就開始失落。要重拾呢種甜蜜,怕且要等抱孫了,真係有排等」!阿人說到最無奈處,好似嘴也扁了一下。
就連阿人這兩年埋頭苦心學烹飪,煮得一手好意大利菜,說穿了,原來又是為了個女,「等個女仲覺得老爸好有用。」這跟少婦學煲靚湯煮飯可謂同出一轍。
不過,事實也是,阿人是個為食的人,特別鍾情意大利菜。中環麗嘉酒店還未結業時,他是著名意大利餐廳 Toscana 的粉絲,與周潤發、胡應湘等名人各自修行。阿人細訴這家餐廳的出品如何美味之餘,還提及其餐價不菲。再要他數城中美味的意大利餐廳,他也隨意可以講出兩三家呢!

沒有生活的生活

訪問尾聲,冷不防李卓人說了一句:「政治人都冇咩自己生活,幾慘!」我猜,此言差矣。一竹篙,真的不可以用來打一船人!但是,假如他的話改為「香港的政治人都冇咩自己熱愛的生活模式,幾慘!」這就可能更真確。事實上,那是因為不懂如何增添生活情趣的香港人始終居多。他們往往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沒有財力、沒有精力、沒有心思去發掘自己的生活情趣。
李卓人後來再說一句:「咁點樣無生活都要有自己生活?,係嘛?」對,只要一息尚存,生活還是得過的。都說李卓人很真,果然。
「香港人唔識生活,係好慘的!老實說,如果有時間,我是個懂得生活的人。」雖然有點似在說「阿媽係女人」,但是無可否認,阿人有資格如是說。至少他愛浮潛、愛古典樂、愛爵士樂、愛吃、愛煮、愛睇戲、愛睇書……。
就在此時,靈光一閃,想起白人爵士樂女王 Diana Krall 要來港開演唱會,便說:「那你鍾意聽Diana Krall 嗎?」阿人即時以高了八度的興奮聲線搶?回答:「鍾意呀!」我接?不以為然道:「那麼,你已經買了演唱會門票吧?」(做訪問當天,離 Diana Krall 香港演唱會舉辦的日子,尚有五天時間。)阿人O了嘴回應:「她來香港開演唱會咩?我以為她要到澳門開!點解我唔知?點解佢係?香港開?七號開?點解我唔知??」當他一輪急狂的連珠炮發式自問過後,我告知了他有關演唱會的詳情,他才冷靜了下來,並以正常的話速說:「咁我要諗諗。」前後不夠五秒,他又再狂抓:「我真係好鍾意佢那張 Live in Paris 唱片,哇,好聽到呢……真係,真係要諗諗去聽個演唱會……七號?嘛?」粉絲上身的李卓人,再度平靜下來,聽了我品評了一陣 Diana Krall 之後,他又再自問:「七號是星期幾呢?」半秒後,他眼珠精靈地轉了一圈自答說:「應該係星期二喎。我十月八號宣誓,睇?有無機會先?宣誓之前真係要去!」  關於這個戴安娜,關於那張《活在巴黎》唱片,好多人都會記得她唱的那首《帶我飛往月球》(Fly Me To the Moon):「帶我飛往月球╱讓我在星星中演奏╱讓我在木星和火星上╱看真春天的翠袖╱換言之,手牽手╱換言之,口對口」不是原唱者瘦皮猴法蘭仙納杜拉(Frank Sinatra)以好好先生姿態低唱的情深款款,而是以揚眉女子形象高歌的愛意滿滿。
我們繼續談論關於演唱會的話題。阿人認為會展中心的音響認真麻麻地。同樣地,他評價機場博覽館的音響效果都是欠佳。我跟他分享自身的經驗,提及曾到機場博覽館聽過兩三次演唱會,其中包括了 at 17 和五月天等 band sound。說?說?,我突然提問:「你知道什麼是 at 17 吧?」只見阿人笑笑說:「我都知at 17 係樂隊,咁我要知道個女鍾意咩嘛。」他的話題總會回到愛女身上。我覺得博覽館比紅館好,阿人如此說:「紅館的音響效果如何,我真的不清楚。紅館我真係好少去?!老實講,紅館??唔係我去?,我唔係好聽現代音樂。」當然呢,流行曲又怎會是阿人那杯茶?

阮主任,我地支持你!

講起音響系統,我還想起自己還未到過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的大劇院聽演唱會呢!我只講了一句,阿人聽到「澳門」這兩個字,即時由輕鬆的表情語調,變身平常在公仔箱見到的「街頭戰士李卓人」,激動地說:「點解呀?我到而家都未明點解呀?點解我唔可以去澳門?點解我去唔到澳門?紮鐵工人去澳門抗議,我無去到?!我就話我自己為佢?爭取,我自己就算?。最『慶』係我去到門口過境時,佢要彈我返轉頭呀……。」我彷彿聽到癡心男激動地控訴,點解女友唔要佢?點解女友飛起佢?
我們再走到街上拍攝,只見攝影師邊拍邊指示阿人如何擺位,而阿人則會「交足戲」,兩人愈拍愈有默契。阿人一直專心擺甫士,只是到了突然聽見有人大喊:「李卓人,我地支持你!最低工資!最低工資!加人工!加人工!」有如口號一般的吶喊,令李卓人興奮得忘形地彈起身回應和向粉絲揮手。拍攝工作完畢,站在有點危險的安全島上的我們仨散去,各自離開。只見阿人走向他的工人粉絲開工的小店,向他們大派名片,說有事可以找他幫忙。
港版阮主任,依然未死心!

致李小小姐

知道妳會考拿了九個A,做了狀元,恭喜妳!今年底將會是十八歲的妳可以到處遊學,很幸運。更好彩的,是擁有一位會跟自己一同研讀《哈里波特》的父親。我自覺比妳幸運的,是我有兄弟姐妹,妳卻是個獨生女。小時候的妳只跟菲傭作伴。
得知妳想入讀大學的新聞系,日後或會當上記者,這觸發了妳老爸的擔心。他開始?意考究記者會否工時過長?記者的待遇會否很差?我想,大概十個香港記者之中,有九個的父母都不喜歡他們當記者吧。
也許,這樣年輕的妳,不喜歡妳爸將妳的「日常事?」告訴陌生人。但我可以告訴妳,任由哪位愛錫子女的父親,都愛將自己兒女的一切威水史(甚至一切日常喜好),講給全世界知道,好讓大家都知道自己兒女的「好」。那是一位父親對兒女的愛的表現。愛妳才會講起妳,愛妳才想讓陌生人都認識妳,並且以妳為傲。

怒人甲

10月25日我在屯門進行全民養老金簽名運動時,被怒人甲打了一鎚及被塞食蕉,各方兄弟姊妹紛紛致電問候,對於大家的關心我表示衷心致謝!!

我更是要特別多謝當天陪我捱打的義工黃來及在旁嚇襯的彩姐、少玲及朱太,希望今次事件不會令大家做義工的熱誠減退。

當日警方已拘補了施襲者,並已提堂檢控三項罪名,裁判司將施襲者拘押青山醫院,等待醫生報告決定是否適宜聆訊。

事發後,我即時遣責暴力,同時我亦指出香港已變成壓力煲,部份市民承受不來沉重的生活壓力而變得暴戾。因此問題出於政府未能協助市民面對生活壓力,多於政治暴力問題。藉此我希望將社會視線轉到我們職工盟關心的打工仔女生活重擔問題。

我亦透過警方轉達我希望接觸家屬的意願,望能深入了解他的背景,解開他的心結。不過,現我仍未有機會與他的家人聯絡。他襲擊我的原因始終仍是個謎。有譽論乘機將事件與毓民掟蕉事件扯上關係,我當然不會中計,被人利用。

最後,謹獻上聖經金句︰「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下次大家見面,我會轉左臉給你打!

一仗功成萬骨酸

我們打了一場漂亮的選戰,勝利是職工盟上下同心的結果,勝利是屬於大家。回想起過去6星期的宣傳戰,各位同事、義工的全情投入,令我非常感動,亦令我深深感受到齊心團結的可貴,大家辛苦了!

職工盟各人一定已做到腰酸骨痛,我只能在此講聲多謝,讓我們繼續為職工盟共同理想而奮鬥。

日日落街接觸市民令我感到謙卑及慚愧。

面 對部份冷漠的回應,我感到慚愧,不斷地問自己,如何能將我們的工作與大家市民的生活扣連﹖有市民對我說︰「第一次見我」或是「親自出馬」,大家表現得高 興,但反過來是表示我真是少落區見市民。日後我應如何安排自己的時間,不要將自己只是放在「公仔箱」內,而是能親身聆聽市民的心聲。

我感到謙卑,因為在聽到市民不同的訴求時,覺得自己確是做得不夠,日後應如何能多些回應市民的訴求﹖

今次的選戰中,我亦充滿感恩的心。在選舉前連續三宗成功的罷工,使職工盟做到?的形象更是深入民心,間接起吸票作用。儘管有傳媒抹黑我們為選舉而搞工潮,不過公道自在人心。

職工盟搞工潮抗爭及組織工會,自成立已是最重要的工作。其實我們是為搞推動工會運動發展而選舉。罷工成功令我們在選舉論壇上也出現優勢,連九龍東選舉論壇的候選人也質詢工聯會為何輸給職工盟。

選 戰期間,女兒會考得到九優成續,亦令我感到欣慰。從小我們夫婦二人都沒有理過她的功課,也不須補習,得到這成續全靠她自己的努力。不過,家中也有令我擔憂 的事,我父親現已重病近一年,本來希望6月去探望他,但確是不能抽身。幸好一直平安,選戰後我會馬上飛往美國探望雙親。

在此我亦特別希望多謝阿賢。我希望他見諒我有時太搶鏡,又要他代表競選團隊出席所有地區論壇,讓我可抽身落區接觸市民。我期望他透過這次參與,能更感受到社會脈搏及學習如何與市民在感性上扣連,爭取他們的支持。

我亦要多謝我們職工盟永旺行(職工盟秘書處所在地)、培訓中心、議辦眾多同事、四大天王(四位助選工作人員),「海天堂」(選舉宣傳車的代號)司機們、義工們,最後要多謝阿娥的鼓勵及靈芝、湯水、維他命等!

總 括來說,今次選戰總算成功,得票尚算合格,但我們在議會內相對工聯會的議席數目差距比前更遠。工聯會由三席變四席。我們則失去了前主席劉千石一席。如何在 議會以少抗多,爭取打工仔女支持將是一大挑戰。而今次民主派在地區內跌票,職工盟相對穩定,未來肯定有更多更激烈的競爭。不過,我們職工盟同心,大家拍住 上,冇有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