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初見成效 同志仍需努力

「七蚊一個鐘」事件曝光後,政府終於更改了外判工作的招標合約及評審準則。庫務局在六月初向所有政府部門發出指引,規定部門外判工作時,應考慮承辦商給予低技術工人僱傭條件,包括工資水平和工作時數。雖然政府仍然教條地反對訂立最低工資和規管工作時數,但政府終於肯正視外判工人「工時愈來愈長、工資愈來愈低」的苦況,無疑是有所進步。我們將會在議會內外繼續努力,監察外判工人的工作條件,並繼續爭取設立法定最低工資和立法規管工作時數。

兩更改三更  創造新職位

我們在六月代表職工盟向財政司司長提交下年度的預算案建議,其中一項是要求政府和房委會規定外判保安服務實行三更制,預計短期內最少可額外增加三千個職位空缺。這項建議獲得有關方面的積極回應,房委會已通過所有新訂外判保安服務合約實行三更制,而政府產業署更積極研究可否跟承辦商修訂現行的服務合約,以便立刻全面實行三更制。

審議特首選舉條例  猶如「幫死人化妝」

在保皇黨全力護航下,備受爭議的特首選舉條例終獲通過。草案其中一個爭議,是政府任意曲解《基本法》的條文,指中央政府可在任何情況下罷免特首,在香港高度自治的頭上放了一把利刃。

根據《基本法》,第二屆行政長官是由八百人組成的小圈子按中央政府的意旨欽定產生,而全港市民亦早已知道董建華已篤定連任,在這情況下,立法會審議特首選舉條例,猶如「幫死人化妝」,任憑怎樣修修補補,特首選舉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選舉。

孤寒保守 死攬儲備

財爺在今年三月七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預算案,阿石和阿人代表職工盟,批評財爺「孤寒保守、死攬儲備、量入唔出、應洗唔洗」。職工盟特別關注政府死攬四千多億財政儲備,不肯增加教育和職業培訓開支用作社會投資,同時警告政府在普羅市民未享受到任何經濟復甦成果的時候,大鑼大鼓加稅加費猶如「玩火」。

輸入專才 無掩雞籠

財爺繞過立法會一貫的諮詢程序,「先斬後奏」在公布預算案時推出不設上限的「輸入內地專才」計劃。阿石在預算案二讀發言時,批評計劃有如「無掩雞籠」,嚴重影響應屆畢業生的飯碗,拉低本地專業人員的工資,並且重申,如果政府拒絕設定任何輸入名額上限、拒絕設定最低工資水平,以及拒絕擴展大專教育和其他培訓學額,職工盟必定會堅決反對「輸入內地專才」計劃。

反對外判剝削 爭取初見成果

職工盟一直反對政府透過外判服務,間接利用公帑剝削基層工友,並要求政府規定政府外判工程和服務的承辦商,給予僱員的傭用條件須符合最低僱傭標準。阿人在預算案二讀發言時,再次代表職工盟提出上述要求。財爺和教統局長在預算案答辯時,承諾改善目前外判服務的招標制度,規定承辦商須清楚列出準備聘請員工的人數、工資水平,以及工作時數等,並引入一套客觀的計分制度。雖然政府的建議仍未符合職工盟的要求,但這起碼是踏出了第一步,阿人將會在議會內外繼續爭取。

孤寒保守 死攬儲備 

財爺在今年三月七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預算案,阿石和阿人代表職工盟,批評財爺「孤寒保守、死攬儲備、量入唔出、應洗唔洗」。職工盟特別關注政府死攬四千多億財政儲備,不肯增加教育和職業培訓開支用作社會投資,同時警告政府在普羅市民未享受到任何經濟復甦成果的時候,大鑼大鼓加稅加費猶如「玩火」。

輸入專才 無掩雞籠

財爺繞過立法會一貫的諮詢程序,「先斬後奏」在公布預算案時推出不設上限的「輸入內地專才」計劃。阿石在預算案二讀發言時,批評計劃有如「無掩雞籠」,嚴重影響應屆畢業生的飯碗,拉低本地專業人員的工資,並且重申,如果政府拒絕設定任何輸入名額上限、拒絕設定最低工資水平,以及拒絕擴展大專教育和其他培訓學額,職工盟必定會堅決反對「輸入內地專才」計劃。

反對外判剝削 爭取初見成果

職工盟一直反對政府透過外判服務,間接利用公帑剝削基層工友,並要求政府規定政府外判工程和服務的承辦商,給予僱員的傭用條件須符合最低僱傭標準。阿人在預算案二讀發言時,再次代表職工盟提出上述要求。財爺和教統局長在預算案答辯時,承諾改善目前外判服務的招標制度,規定承辦商須清楚列出準備聘請員工的人數、工資水平,以及工作時數等,並引入一套客觀的計分制度。雖然政府的建議仍未符合職工盟的要求,但這起碼是踏出了第一步,阿人將會在議會內外繼續爭取。

M型社會:中層職位流失才是關鍵

 我在2000年1月5日立法會一次辯論發言時指出,資訊科技革命將會令本地三分二的勞動人口(即約二百萬人)面臨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就業危機。這番言論引起了一些迴響,而教統局局長更不點名批評筆者危言聳聽,有關評估並沒有事實根據。筆者也希望是杞人憂天,不過從目前的經濟發展趨勢和政府官員的反應來看,本地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前景實在令人憂慮。

  隨著資訊科技的高速發展,第三次工業革命經已來臨。跟發明蒸汽機和發電機相比,資訊科技帶來的衝擊將會是更快、更深、更廣。遺憾的是,政府至今仍未有就此作出一個全面和詳細的人力需求評估,勞動市場將會出現甚麼轉變仍然是一個大問號,試問當局又有何基礎制定一套具針對性的就業政策,以應付新經濟帶來的挑戰呢?

  教統局局長近日透露,政府計劃與學術界共同研究,如何協助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適應知識型經濟的要求。這比起特首當初提出「科技救港」時一片「唱好」已是有所進步,當局起碼意識到高新科技並不是對每一個階層的勞工都是有利。不過問題是,如果政府的研究只局限於低技術工人的就業前景,似乎是放錯了焦點。

  根據外國的經驗,資訊科技並不會直接令低技術職位消失,反而是中層文職工作會首當其衝。金融業是最廣泛應用資訊科技的行業之一,而芬蘭銀行界更是歐洲同業中的表表者。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一項研究發現,自引入資訊科技後,芬蘭銀行業的就業人數由八九年的五萬二千人,下跌超過四成半至九六年的二萬八千人,減損的職位主要是櫃台服務員和會計文員。

  資訊科技除了可能取代大量文書和處理帳目的職位外,同時亦會促進「直接交易業務」(b2b),影響部分傳統商貿中介行業(如批發、倉務管理、訂票服務等)。經合組織的同一研究就指出,歐盟十國在九三至九七年間,涉及上述行業的中層職位數目不斷下降,跌幅為每年百分之一至二。

  美國勞工部最新公布的人力需求預測報告進一步引證了這個趨勢。報告預測在未來十年,當地職位數目流失最多的二十個非農業工種中,中層文職職位佔了九個,當中包括銀行櫃台服務員、簿記文員、採購文員、出納文員、打字員和電腦操作員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職位數目增長最快的並非高知識工種,反而是技術水平要求較低的職位。報告預測未來十年增長最快的二十個工種中,低技術職位佔了九個,包括售貨員、收銀員、侍應、食肆食品工人、起居照顧員、護理人員、家庭傭工、護衛員和教室助理員;而這些工種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沒有晉升機會、缺乏就業保障,以及工資停滯不前。

  當然,歐美的經驗並不能直接套用在香港,例如美國的溫和低息政策、提高最低工資水平,以及維持美元強勢,都是有助刺激消費和個人服務需求,從而創造大量低技術職位,這跟香港目前的情況是有所分別。但無論如何,相信上述兩項研究,已基本上勾劃出資訊科技對就業市場的影響,不同地區的分別主要在於不同的宏觀經濟情況。

  可以預期,資訊科技引發的就業危機將會在中層開始:大量中層職位流失,新增的職位集中在兩個極端,勞動市場兩極分化將會加劇,而被淘汰的中層工友將會向下流動,跟基層工友競爭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低技術職位。如果特區官員仍不盡快進行全面的人力需求評估,主觀地以為只需針對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二百萬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危機將會隨時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