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有時 深耕有時 毋忘初心 向着標桿直跑

四年了,我們怎能忘記?

回望我自己過去參與社運數十年,有三次全城起動、「驚天地丶泣鬼神」的澎湃時刻:八九民運、零三七一反對23條立法丶四年前的雨傘運動。
每一次參與運動的民眾都付出無私的愛和犧牲,她們的愛推動着我堅持到今時今日。我每次氣餒的時候,都會想起每位真心付出的無名英雄。

威權壓境,雨傘運動之後第四年,真普選未到,僅有的選舉已經篩選重重。即使23條未立法,結社自由已經被剝奪。如常「返工」的感覺令人窒息,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好多人講要「出走」,移民或者旅行,去哪兒已不重要。

我仍然相信,成果不會在明天到來,每一次運動冷靜下來之後,不免會灰心、會累。這四年下,爭論很多,好像迷茫不見出路。我想這就是好多人講的「無力感」吧。

這幾年我們少見了幾十萬人的遊行,但還是有海麗姐姐的罷工、有車長罷駛、這幾天英航空服員們也要繼續抗爭。我見到升斗市民的抗爭比以前得到更多公眾支持,相信是雨傘的果實:不甘為奴的聲音一直都在,總會在某個時刻凝聚起來。

四年過後,我們初心何在?我們是放棄還是堅持?

滴水穿石,我仍然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