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工作報告

PDF下載:李卓人2016年工作報告

加班補水 天公地道

港人工時之長舉世知名,打工仔女往往只有返工時間,而無放工時間。更有甚者,全港近兩成僱員需要無償加班,估計因此損失的工作收入每年達三百億元。政府遲遲不肯立法訂立標準工時,規定加班要有補水,就等於縱容老闆繼續食「霸王餐」,損害工人利益。工黨議員多次向特首「追數」,要求立即兌現競選承諾,在今屆立法會會期內完成規管工時的立法程序。

另一方面,工黨議員李卓人亦草擬私人法案,增加五天有薪勞工假(包括復活節三天假期、佛誕及聖誕節翌日),跟現行的公眾假期(星期日除外)看齊。

其他勞工政策建議:
 每年根據工人和家庭的生活需要調整最低工資水平
 確立集體談判制度
 停止將政府服務外判
 取消「四一八」規定,加強對零散工的保障
 設立中央僱員補償基金,並加強工傷復康服務

強積金 得個桔

對大部分打工仔女來說,強制性公積金猶如雞肋,不但投資回報差強人意,供款更被高昂的基金收費不斷蠶食。其中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僱主可以供款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將強積金變成老闆的「豬仔錢罌」。去年提取強積金的款額中,有近四分一是用作對沖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缺口之大,可見一斑。工黨議員一直敦促政府盡快修改法例,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令打工仔女有更好退休保障。
強積金另一先天缺陷,是沒有再分配元素,未能為低收入和非在職人士提供足夠退休保障。針對這個問題,工黨議員李卓人建議政府為他們提供補助供款:
補足(top up)低收入工人供款至每月八百元;以月入一萬元為例,僱員每月強制供款為五百
元,政府的補助供款就是每月三百元;
為非在職人士提供配對補助;如果僱員選擇為其非在職配偶開設強積金戶口並每月供款,政府將提供等額補助,上限為該僱員月入的5%或五百元。 看齊。

有關強積金的其他建議

 立法規定強積金行政和管理費用上限
 規定強積金受託人須提供年金計劃
 容許僱員選擇將部分供款存放在外匯基金

港鐵票價 立會把關

近年發生多宗鐵路嚴重延誤事故,港鐵公司不但沒有改善服務質素,反而在年年賺大錢下, 根據票價調整機制自動波加價。工黨議員李卓人要求政府修例,規定港鐵票價調整須以附屬法例形式由立法會審批,並在票價調整方程式加入列車服務受阻事故因素如下:

整體票價調整幅度<=
0.5 x 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變動 + 0.5 x 運輸業名義工資指數變動 -生產力因素列車-服務受阻事故因素

另外,工黨議員亦要求港鐵公司從物業發展收益中撥出若干比例,設立鐵路票價穩定基金,用於穩定港鐵票價,減輕市民負擔。

反圍標

現時樓宇維修及保養服務提供者良莠不齊,圍標活動猖獗,有人更透過貪污等非法手段誇大工程費用,令業主蒙受重大損失。工黨議員積極參與反圍標運動,與其他團體成立「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發起遊行集會推動社會關注,要求政府嚴厲執法、修訂法例堵塞漏洞、加強宣傳教育工
作。反圍標大聯盟至今總共跟進屋苑個案逾300宗, 如翠湖花園、富嘉花園、荃景花園、麗城花園、伊利莎伯大廈等。

另外,工黨議員李卓人亦要求政府設立樓宇維修工程監管局,以監管樓宇維修及保養服務提供者的服務質素,並建議由市區重建局等法定機構向業主提供專業服務,包括工程監督及造價估算等資訊。

增加經常開支 解決深層矛盾

自2003年香港經濟全面復甦,政府已連續十一年錄得財政盈餘,累積盈餘超過5,6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3%。香港陷入「結構性盈餘」困局,起因是唐英年出任財政司長期間,急於削減財政赤字,連續三個年度壓縮經常開支。雖然事後看來無疑是用力過猛,但曾俊華繼任後卻只管蕭規曹隨,沒有審時度勢重新規劃經常開支規模,導致經常開支連年遠低於經營收入(圖),令政府未能將經濟成果和稅收,用於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等長遠政策。
為解決「官富民窮」這問題,工黨議員李卓人要求政府在原定開支預算的基礎上,額外增加225億元經常開支,用於教育、福利及醫療等社會投資,既可改善市民生活,亦有助社會經濟持續發展。

向富豪徵稅

香港目前並沒有開徵股息稅,而應評稅收入或利潤亦不計算股息收入,令一些坐收巨額股息的富豪或財團不用繳稅。工黨主席李卓人多次向政府建議徵收大額股息稅,規定超逾股息免稅額的股息收入,須計入應評稅收入或利潤,稅率按現行薪俸稅或利得稅計算,估計每年股息稅收入超過一百億元。

其他公共財政建議:
 從外匯基金累計盈餘中撥出一千億元,設立「社會發展及投資基金」,用於支援兒童發展、持續進修和基層醫療等項目
 利得稅實行累進制,並調低中小企利得稅率
 研究徵收非自住物業資產增值稅

多管齊下 應對勞動人下降

香港人口急速老化,適齡勞動人口比例將會在未來數十年逐步下降。工黨議員李卓人建議政府多管齊下,盡快制訂措施協助和鼓勵有意工作的料理家務者、長者和殘疾人士重返勞動市場,以增加勞動人口供應。

主要建議包括:

 大幅增加托兒和課餘託管服務,並以正職薪津聘請社區褓姆,讓有意工作的料理家務者重返勞動市場;
 政府帶頭增聘殘疾人士,並立法制定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度,以及補助殘疾人士最低工資差額,讓更多殘疾人士享有工作機會和尊嚴的勞動權利;
 透過稅務和退休金供款優惠,以及保障兼職工人權益等措施,協助和鼓勵有意工作的長者或退休人士繼續工作或重返勞工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