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人 無懼左右夾擊維園燭光不滅

明報 2014-06-13 A39 | 觀點 | By 李卓人 無懼左右夾擊維園燭光不滅

六四的25 周年,維園悼念燭光沒有隨着時間消逝和減弱,反而更亮更光,破紀錄超過18 萬人,迫爆維園和銅鑼灣,燃點起良知的燭光,控訴中共政權25 年前的血腥暴行。

平反六四的路走了25 年,還有更多年輕人、不少內地人參加,加入控訴的行列。燭光集會台上,看到如海的燭光和堅定的眼神,令我深深感動;看到很多並肩作戰25 年的戰友, 更想起華叔,他雖然離世了,但堅毅的精神,傳承在點點燭光中,願他在天之靈安息。

不過,今年支聯會的燭光集會,受到左右夾擊。對於親共團體,為軍隊開槍洗脫罪孽,為中共政權傳播謊言,企圖混淆視聽,說法不堪一擊,支聯會反駁了25 年, 市民大眾不會受到太多影響。當然,謊言重複得多,或會變成真理,支聯會必須做更多真相的宣傳和教育工作,以事實對抗謊言。

然而,這兩年來,我們更要回應本土派的批評和攻擊,包括:否定平反六四的口號、六四未能結合本土抗爭、六四悼念集會行禮如儀、支持燭光集會就是支持偽民主派等。合理的堅持過時的調整錯誤的改正對支聯會的批評,我們會不斷反思,合理的要堅持,過時的會調整,錯誤的會改正。支聯會的六四悼念集會,最重要的堅持是悼念,這是25 年來港人最真摯的感情,若莊嚴的儀式能表達悼念的感情,何錯之有?

一直以來,燭光集會也有政治內容和反思,藉不同講者和團體的發言,扣緊香港和中國的脈搏。倘若有人故意歪曲,將平反六四抹黑為「乞求」殺人的中共政權認錯,是無限上綱。按此邏輯,支聯會和港人也不能要求釋放政治犯、追究屠城責任了。
任何人民的抗爭,首先應該針對政府。中共六四殺人,不針對中共政權,要它承認屠殺的錯誤,要它還六四死者的公道,還可以針對誰呢?

支聯會平反八九民運的五大綱領,既有其政治性,也有其現實性。政治上,就是要中共承認開槍錯誤,民運無罪,就必須追究屠城責任;現實上,我們要求平反六四,就是要徹查及公開殺人真相,讓民運烈士沉冤得雪、死難家屬得到公義、民運參與者可過正常的生活、六四流亡者可以回家。即使中共真有倒台的一天,難道死者家屬的訴求、異見者的自由與回國、六四冤案的歷史公義,就能置之不理麼?

回顧25 年來, 支聯會的歷史與歷程,就是源於本土的抗爭運動,由支援八九民運出發,到2003 年反對《基本法》23 條立法,到近年反擊政府打壓表達自由的抗爭,都有着本土的關注和支持。

避免市民質疑褻瀆六四

我們一直強調:在香港傳承八九民運精神,就是要延伸至當下的普選運動。
近年六四燭光集會結束,支聯會都呼籲市民參加七一遊行,這不是民主運動的本土承傳和抗爭嗎?
當然,我們也要小心,迴避過多政治組織的各種倡議,避免市民質疑我們利用六四的感情,為個別組織或運動宣傳。當我們選擇發出支聯會的聲音時,必須考慮:是否延續八九民運的精神,團結大多數的市民,團結維園大眾的心。我們不能在悼念燭光之外,年年增加新的政治議題,甚至加入爭論性的行動,避免市民覺得褻瀆六四,而不是真誠的悼念死者。
民主浪潮從來是相輔相成,中港兩地沒有截然的分割,只爭香港民主,不理平反六四;或者,只談中國維權,不理本土民主,都是以偏概全,強劃楚河漢界,脫離香港的人心和感情。
難道港人關心劉曉波,就不能爭取特首普選麼?難道反對23 條立法,就不可為李旺陽吶喊呼冤麼?
我們也不是說:要中國先有民主,香港才有真民主。我們只是認為:香港不能獨善其身,必須堅持自己的良知,支援內地人民爭取民主自由,反對中共打壓人權。中港人民所處的政治環境不同,但抗爭對象一樣都是中共政權,必須互相支持,共同壯大力量。

支聯會堅持燭光集會,更要不斷推陳出新,像今年的六四紀念館,便是利用香港的自由,保留八九民運和六四鎮壓的歷史,用記憶對抗遺忘,用真相對抗謊言,讓更多來港的中國人,看到中共的專權和殺戮,從而有着民主的覺醒。中共政權絕對是頑強的專政機器,以恐懼、收買和滲透的手法,打壓、分裂和瓦解反對運動。我們必須提高警覺,看穿中共的分化手段,看透極左和極右的衝擊,團結一致,集中力量,戰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