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任支聯會主席 坦承壓力大 李卓人心願:「六四平反」祭華叔

明報 │ 專訪 │  By 楊曉楓  │ 2011-02-27

1989 年六四事件,一幕幕血腥鎮壓的片段,港人至今未敢忘記,而事件也成為李卓人的人生轉捩點。剛接任支聯會主席的李卓人承認接任後壓力很大,但「平反六四」是他一生的承擔。接任主席後,李卓人最想在前主席司徒華的墓前,親口跟華叔說: 「六四已平反了!」
李卓人接受本報訪問時承認,接任支聯會主席感到很大壓力,但會學習華叔的堅持,他說: 「搞工運我很有感染力,但搞民運我則沒可能有華叔一樣的感染力!」

策略智慧不及集體智慧彌補

華叔執掌支聯會22 年期間,帶領支聯會走出不少政治危機。李卓人直言: 「華叔對政治形勢的觸覺很敏銳、政治判斷很準確。我則是行動派,擅於組織行動,策略的智慧不及華叔……這也沒辦法,損失了就是損失,唯有靠集體智慧補救。」
六四事件發生至今已22 年,李卓人憶述六四事件時身在北京的感受。他說: 「當天安門熄燈的一刻,我在街上看到有學生被阻截、有死傷者,我心情很沉重,也感受到中國人的悲哀……直至這一刻,我感受到自己中國人的身分、感到愛國、愛中國人民的身分。」

身陷囹圄初驚慌後安睡

六四血腥鎮壓翌日,李卓人計劃登機返港,但在機上被公安帶走,李卓人在北京被扣留4 日。李卓人憶述在北京被捕一幕, 「當時他們(公安)要我交代曾與哪些民運人士見面,他們想藉此磨滅我的意志。」在囹圄的4 天裏,李卓人坦言: 「開始時感到很驚慌,但後來覺得沒有事可驚。我還睡得?呢!」

簽悔過書成人生污點

最終李卓人要簽下悔過書才獲准離開,他承認簽下悔改書是他人生的污點: 「當時我好掙扎,究竟我簽下悔過書,還是留低跟他死過?」不過,當他知悉很多港人為他奔波、設法營救他時,他還是決定回港回饋港人。
現在有否後悔簽下悔過書?他說: 「沒有後悔或不後悔。如果我不肯簽,或許我已做烈士,但最終也沒有人會知悉結果。這就是人生交叉點,沒可能重來。」
華叔鎮守支聯會22 年,現在由李卓人接棒。李卓人冀望繼承華叔的遺願—— 「平反六四」: 「希望華叔在天之靈,可以默默支持我們。我希望可以親口跟華叔說,已平反六四。但願這一天很快來臨!」

    圖片載自《明報》2011-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