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就最低工資附屬法例的立場

政府提出的時薪28元建議,明顯地與職工盟一直爭取的時薪33元有一段距離,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亦未有考慮基本生活需要這一重要原則,職工盟對此表示遺憾及失望。

但是,最低工資立法已經拖延多年,低薪工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社會普遍期望最低工資可盡快實施,使基層及早獲得保障。再者,政府在提交最低工資法例時,剝奪了立法會議員的修訂權,使立法會只可以否決而不能修訂。而倘若立法會否決成功,我們對於官商勾結的政府會重新提交一個近更接近時薪33元的水平毫無信心。此外,我們亦明白到,勞資雙方的討價還價不會一方全勝,在過程中工會的角色就是凝聚工人力量,盡力爭取最大成果。基於以上考慮,職工盟決議不會否決時薪28元作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

同時,職工盟亦有必要指出,現時政府提交的附屬法案出現「三滯後」的問題,必須盡快堵塞有關漏洞:

第一,數據滯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參考的數據是2009年第二季的統計數字,期間正值金融海嘯,數據因滯後而扭曲了真實狀況。2010年28元時薪只相等於2009年第二季26.9元,即受影響人數只有約27萬人(而非預期中的31萬人),結果是高估了對企業的影響及壓低了可接受的水平。

第二,實施滯後:最低工資立法爭議多年,水平亦已經過長時間討論,社會各界對此早有準備,政府根本全無需要將實施日期再延遲至5月1日。職工盟早前於立法會審議最低工資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提出動議,對政府將實施日期提前至明年2月1日並獲多數議員支持通過。政府絕不應再違背民意,把實施日期一拖再拖,漠視低薪工人在高通脹壓力下的苦況。

第三,檢討滯後:政府在法案通過時曾承諾,有需要時便會啟動檢討機制,對「一年一檢」持開放立場。最低工資首個水平的參考數據嚴重滯後,加上通脹持續升溫,政府實有必要立即啟動檢討機制。但現時政府官員卻忽然「轉?」,推說要待法例實施後才可搜集參考數據,依此推算,最快也要拖至2012年年初才開始作出討論。這反映政府蓄意「過橋抽板」,死守「兩年一檢」的界線。

我們重申以下訴求:

1) 最低工資法例實施日期應提前至2011年2月1日,盡快為低薪工人提供保障;我將在1月5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此修訂。

2) 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機制,委任正式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及搜集有關數據,以便於2012年初推行新的水平;

政府提出的時薪28元建議,明顯地與職工盟一直爭取的時薪33元有一段距離,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亦未有考慮基本生活需要這一重要原則,職工盟對此表示遺憾及失望。

但是,最低工資立法已經拖延多年,低薪工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社會普遍期望最低工資可盡快實施,使基層及早獲得保障。再者,政府在提交最低工資法例時,剝奪了立法會議員的修訂權,使立法會只可以否決而不能修訂。而倘若立法會否決成功,我們對於官商勾結的政府會重新提交一個近更接近時薪33元的水平毫無信心。此外,我們亦明白到,勞資雙方的討價還價不會一方全勝,在過程中工會的角色就是凝聚工人力量,盡力爭取最大成果。基於以上考慮,職工盟決議不會否決時薪28元作為首個最低工資水平。

同時,職工盟亦有必要指出,現時政府提交的附屬法案出現「三滯後」的問題,必須盡快堵塞有關漏洞:

第一,數據滯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參考的數據是2009年第二季的統計數字,期間正值金融海嘯,數據因滯後而扭曲了真實狀況。2010年28元時薪只相等於2009年第二季26.9元,即受影響人數只有約27萬人(而非預期中的31萬人),結果是高估了對企業的影響及壓低了可接受的水平。

第二,實施滯後:最低工資立法爭議多年,水平亦已經過長時間討論,社會各界對此早有準備,政府根本全無需要將實施日期再延遲至5月1日。職工盟早前於立法會審議最低工資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提出動議,對政府將實施日期提前至明年2月1日並獲多數議員支持通過。政府絕不應再違背民意,把實施日期一拖再拖,漠視低薪工人在高通脹壓力下的苦況。

第三,檢討滯後:政府在法案通過時曾承諾,有需要時便會啟動檢討機制,對「一年一檢」持開放立場。最低工資首個水平的參考數據嚴重滯後,加上通脹持續升溫,政府實有必要立即啟動檢討機制。但現時政府官員卻忽然「轉?」,推說要待法例實施後才可搜集參考數據,依此推算,最快也要拖至2012年年初才開始作出討論。這反映政府蓄意「過橋抽板」,死守「兩年一檢」的界線。

我們重申以下訴求:

1) 最低工資法例實施日期應提前至2011年2月1日,盡快為低薪工人提供保障;李卓人將在1月5日立法會會議上提出此修訂。

2) 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機制,委任正式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及搜集有關數據,以便於2012年初推行新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