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門一腳 不容撻Q

【我呼籲政府及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支持最低時薪$33 】

 

香港貧富懸殊日益嚴重,在全球發達地區排名第一。回顧過去10年(1999至2009年),香港的人均生產總值增幅超過40%,但基層的實質工資卻倒退一成。社會財富被一小撮人壟斷,政府施政長期偏袒商界,才會造成今日如此不公平的局面。
爭取多年的最低工資立法在即,而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亦快將提出首個最低工資建議水平。如果水平訂得太低,根本不能幫助低薪工人,好比世界杯賽事球員射門撻Q一樣,白白浪費了改善貧富懸殊的黃金機會。
我認為,立法目的是要改善在職貧窮狀況。因此,最低工資委員會在釐訂水平時,必須確保最低工資可應付基層工人及其家庭的生活需要。近年基層工人的薪金不斷被壓低,要靠最低工資制度來保護勞動者的尊嚴及生活,讓他們也能夠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因此,我強烈呼籲:
1. 最低工資時薪不少於$33;
2. 設立每年檢討最低工資水平的機制;
3. 調整工資水平的準則,須考慮工人養家的生活需要、經濟增長、基本消費品的物價變幅等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