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選與否,不是個人的事

本年度的立法會選舉,明天﹝星期日﹞就要舉行了。幾個月來的探訪和落區活動,使我更深入地了解新界西居民的生活需要,更堅定了繼續參政的決心,獲益良多。居民對我的熱情,使我受寵若驚。

不過,若問我是否有信心當選,坦白說,我的信心沒有很多人想像中的大。雖然在多個民調中,我的知名度均不俗,但知名度能否化為票數,則是未知之事。因為四年前一役,我的總票數只是所有當選者的倒數第二,差點便落選,可是當時我的知名度不差過今天。

所 以,當很多街坊與我握手時說我一定當選,更有某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呼籲業主「李卓人一定當選,不如投工聯會,多一把勞工聲音」,聽了這些說話,反而令我感到 很大壓力。本來支持我的選民,接收了其他候選人的告急牌後,會否因為認為我已夠票,改投他人?明天得票會否「高開低收」,我也不敢說。

無論如何,那位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搞錯了。李卓人所代表的職工盟,又豈能與工聯會混為一談?

九 十年代前,香港工會陣營一直由親中及親台兩大工會陣營壟斷,被批評只顧服務政黨和政權利益,甘願成為政府的「傳聲筒」,而不熱衷於爭取基層勞工及民主權 利。直至七十年代初,勞資矛盾激化,各行各業工友開始意識到,這些官方工會未能代表他們的利益,於是相繼自發地組織了獨立工會。八九年國內民主運動爆發, 更激勵了本港工運人士加速推動獨立工會大聯盟的決心。

九零年七月,「香港職工會聯盟」正式宣告誕生,是全自主的工會組織,不依附權勢,獨立於任何政權、政黨、財團。職工盟成長至今,屬會數目已由創會時的25個發展至現在85個,代表的會員數目超過18萬人。

所 以,若我和阿賢均落選,最失望的,必然是職工盟的弟兄姊妹。因為我們是職工盟會員大會經過民主程序授權參選的,代表著香港獨立工運的聲音,當選與否,其意 義並不只是個人的榮譽而已﹝被人罵了三十年,榮譽於我如浮雲矣﹞,是職工盟十八年來的工作和倡議是否獲得打工仔女的認同。

十八年來,職工 盟幹的均是義無反顧協助工人的實質工作:處理過過萬宗勞資個案,協助無數工人獲得合理補償和實質待遇提升;無數次的工業行動,爭取提高勞方的集體談判地 位,抗衡資方的過大權力,改善財富分配;舉辦過無數次集會遊行,爭取立法最低工資、規管工時、加班補水、增加勞工假和其他核心勞工權利,令最低工資立法成 為可能、社會不能對僱員權益坐視不理;甚至曾成功令集體談判權法例在前立法局通過﹝可惜最後遭不民主的臨時立法會[議員中包括工聯會的代表]廢除﹞。

香 港是貧富懸殊十分嚴重的地區,雖然大部份人是打工仔女,但勞資權力不平衡的現象非常明顯。香港需要有一個站穩基層立場、致力凝聚勞工階層力量、捍衛社會公 義和推動民主政制的職工會組織,而不是那些掛羊頭賣狗肉﹝甘為政權作社會控制工具,出賣工人﹞的工會聯合組織。這個站穩基層立場的職工會組織,更應能在議 會內外向政府施壓,促進合理勞工政策和法例的制定。

選舉日來臨,職工盟仝人士氣旺盛,上下同心,隨時準備繼續在議會內外監察和挑戰官商勾結,我們等待的,就是你和你家人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