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選票投給站穩勞工立場的職工組織!

最近出席過多個選舉論壇。坦白說,感覺只是一般,主因是這些論壇節奏緊迫,每環節只分配給每隊候選人幾分鐘時間,考驗的更多是候選人的現場「鬥咀」能力,而不是深入的政策辯論。民主選舉不是一場「電視騷」,沒有認真的討論,便難以提升選舉的文化內涵。

由於時間所限,在論壇上往往未能對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作出反駁。希望能在此回應一下。

先說一些歷史。

香 港的勞資關係嚴重不平衡,打工仔女長期處於劣勢,最重要的原因,是工會缺乏集體談判權,資方無須依法與勞方代表對話,結果在各項影響員工的重大決定上,包 括減薪、裁員、削福利等,勞方均處於極度被動的地位上,甚至完全不被諮詢,迫使部份工人採取各項工業行動爭取資方承認。相信各位打工仔女,對此感受至深。

自九五年,職工盟一直積極爭取集體談判權。 回歸前夕,我代表職工盟曾將三條改善勞工權益的條例草案,提交立法局並獲通過。根據該些法例,資方在法律的約束下,必須正視工會的代表性,與之溝通和談判,目的是平衡長期處於不平等的勞資關係,讓工人能有尊嚴地工作。

這本來標誌著香港工人集體談判的權利,歷史上首次被承認,本是香港工運發展的里程碑。

隨著中、英政權易主,臨時立法會成立,在工商界與政府連番打壓下,職工盟的法例竟在一日內獲臨時立法會三讀廢除。此項舉動,甚至連國際勞工組織結社自由委員會也嘩然,裁定特區政府抵觸國際勞工公約。

所以,職工盟的弟兄姐妹,只好繼續爭取集體談判權,甚至到「廢法」事件後,十年以來我們每年均舉辦各類活動,例如工會權利週、工會營、無數次遊行集會等,要求制定集體談判權法例。

那麼,工聯會又如何?在某個選舉論壇上,工聯會的候選人竟然說,他們一直支持集體談判權法例。

既然如此,為什麼工聯會當年的議會代表,不但不支持我的條例草案,還要在臨時立法會上,對把法例廢除的動議,譚耀宗贊成,鄭耀棠棄權,陳婉嫻缺席?請問工聯會,全世界各地的進步地區,哪裡會有工會組織的議會代表,「不反對」廢除工人權利,而且是集體談判權這項被國際社會公認為核心的勞動權利?

工聯會的代表說,他們這樣做,是由於我提交的草案,內容寫得不好。若是如此,你們又自稱一直支持集體談判權法例,你們該對我的草案作出修訂,或者提出自己「更好」的草案才是。可是,多年以來,工聯會的議會代表從無這樣做過,講一套,做一套,虧仍有顏臉說為工人爭取利益。今天香港的打工仔女處於弱勢,經常捱打,就是因為被剝奪了與資方的集體談判權,請問你們做過什麼去彌補當日有份斷送工人權益的過錯?

在 一些不民主的社會中,部份工會組織緊貼政府或政黨的路線,這些工會組織只是政治的傀儡,事事以組織高層的指令行先,為了製造表面和諧的社會關係,對資方採 取妥協和姑息的策略,甚至不惜犧性基層會員的利益。我希望香港的打工仔女的一張寶貴選票,能投給真正站穩勞工立場,抗衡官商勾結的職工會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