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運,就是組織

經過一個月的籌備,雀巢工會昨天終於成立,並選出了十位理事,為同工謀福利。首項工作,便是於九月中旬,代表勞方與資方談判,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包括在冬天時減少工時,增加於家人團聚的時間。

我有幸出席是次成立大會。眼見工會於工潮後短短一個月便成立,高達九成的運輸部員工更加入了工會,我感到十分感動。

另一個屈臣氏工會亦即將成立,現在只欠完成草擬會章而已。

早前連續的幾個工潮,雖均能迫使資方讓步,表面上工人只是在通脹高企下爭回一點購買力而已。工業行動往往能爭取傳媒注意,可是工運最重要的地方,不是短短幾天再現在電視螢光幕的罷工,而是紮實的組織工作,也是職工盟的弟兄姊妹長期默默耕耘的重點。

獨立工會的成立,表示著一個由工人自行組成和管理的組織的誕生,它將會以民主的方式運作,以團結會員和未被組織的工友為己任,為會員長期提供與資方談判的渠道,透過顯現集體力量,改善勞工權益和地位。

透過這種充分的群眾參與,工人的聲音才不致遭有財勢者的行為所淹沒,行動的成果才得以鞏固。我期望有更多的獨立工會出現,工會間攜手合作,匯合發展成更壯大的運動,由下而上建設民主公義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