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弱勢者吐冤氣、取公道

這幾天在街上派傳單時,與很多街坊接觸。其中一些對話,使我印象深刻。

有位基層工人主動走近,表示希望我和阿賢能夠成功當選, 爭取落實最低工資,使他和他的家人能夠擺脫貧窮的威脅:「食粥食飯靠你地」。還有不少低薪工人也是抱著類似的想法,期待職工盟能在立法會發揮更大的影響 力;有位工友更表示「十九年來﹝一九八九中國民運年起計﹞一直支持我」。

對於這些工友的鼓勵,我深深感動。促進香港工人權益是我們參選的動力,更提醒我們報名參選絕對不是一個草率的決定:對我們來說,是對基層福祉的承擔,責任重大,提醒我們無論選舉前後均要努力,不可退縮!

香 港的立法會現時仍只有半數議席由地區直選產生,另一半的功能組別議席由保守的工商專業界勢力壟斷,分組投票機制 (動議必須同時獲得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通過才有效)、加上議員提交的草案不能涉及公共開支或政府運作﹝除非獲特首同意),立法會往往淪為一個橡皮圖章,難 以通過一些挑戰既得利益者的進步法律。

雖然如此,過去我們仍在議會內外積極抗爭,讓低工資、長工時、高通漲等苦勞現象成為社會議題,政府不能坐視不理。在政制架構絕對偏向財雄勢大的商界時,就是因為有工友的不停鞭策,職工盟才敢於在劣勢下撐住。

也 有小部份人走過來,怪責我們「破壞香港的營商環境」、「搞亂香港」。其實,正如我過往在本網誌指出,香港的打工仔女一直勤奮,任勞任怨,若不是被壓迫到無 法忍受,也不會冒然走上街頭。他們的不滿需有適當的宣洩途徑,遊行罷工往往是資方對勞方的投訴置若罔聞、勞方剩下的唯一合法渠道而已。若把不滿壓下去,它 可能會累積成為社會不安的計時炸彈。

其次,愈來愈多升斗市民明白,香港的經濟命脈其實被少數財團所控制,不止打工仔女、就算小商戶小老板 也要因此為這些財團承擔大量的稅款﹝因稅制缺乏累進性,對財團而言低稅率﹞、鋪租和不公平的市場競爭,而政府的所謂「積極不干預」(容許財閥剝削和欺壓) 政策又對這些不公義現象視若無睹。

因此,職工盟若真有影響力,也只是盡力在這個明目張膽地官商勾結的社會裡,為弱勢者吐點冤氣、取點公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