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他奶員工撐到底

維他奶是香港家傳戶曉的飲料品牌,由一間本地小工廠變成今天在多個國家均設有廠房的大集團,工人的貢獻不可抹煞。可惜,近年通貨膨脹高企,每天胼手胝足為全港市民運送維他奶飲品的運輸部員工,工作條件卻每況愈下。公司自2003年SARS時以共渡時艱為由減少佣金,期間亦有再減;蒸餾水的佣金由每件0.5元減至0.3元,而紙包飲品亦由每件0.35元減至0.3元。由於佣金收入佔工人月薪的一半以上,嚴重影響他們的收入。

此外,過去兩三年公司更換管理層後,不但與員工欠缺溝通,員工每天工時更由朝七晚四變成經常工作至晚上七八時。投訴無門,工人已深感不滿。上月,維他奶更以「莫須有」的理由解僱一名多次為工友權益向管理層據理力爭的員工杜志權,由於亞權平日見義勇為的精神深受同工尊重,工人不禁怒火中燒。

我、職工盟統籌幹事譚駿賢及運輸及物流業職工會會長譚偉濤收到消息後,便到現場鼓勵工人以集體行動,爭取應有的權益。結果,維他奶運輸部八至九成、即約200名員工迅速自我組織起來,在7月11日早7時起在屯門建旺街的維他奶公司總部,發起歷史性的罷工,向公司提出5項要求,包括增加底薪及佣金6%、安排被解僱的杜志權復職、有合理工時、提供勞資溝通平台及合理工作條件,包括多勞多得。現場所見,盡是「加人工,追通脹」及「撐到底」等標語口號。

工人的自發行動,除馬上獲得傳媒的廣泛報導外,更對一直標榜健康形象的資方構成壓力。經過二十多小時的工潮和多次馬拉松式的勞資談判後,維他奶公司香港行政總裁齊松承諾由下月開始高層每月會親自與員工開會溝通,積極檢討現行的機制,並進一步改善員工的工作條件,如工會提出的加薪建議和工作時間等,並於本月底前通知員工調整結果和具體執行時間。

此外,維他奶亦發出通告,表明早前解僱杜志權時,與他之間「有誤會」,資方雖沒「再聘請」該員工(其實是亞權意興闌珊,不想復職),但對他過去為公司作出的貢獻致謝。

我們認為今次的工潮是成功的,因為迫使資方承諾建立一個勞資溝通的機制,為日後勞資對話、改善工作條件提供重要的平台。而且,工人在實際的參與中,親身體驗到集體行動的威力,日後定必會為工人的福祉而努力。現在,很多參與是次行動的工人,已成為 物流業職工會(職工盟屬會)的分會會員。現在我和譚駿賢的工作,是密切留意若資方開出「空頭支票」,不排除會再協助工人動員,發動更猛烈的行動,為工人權益「撐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