鍥而不捨 敗中求勝

這是令人難忘的四年。四年的心情就像過山車,大起大落!

政治上董建華下台,這是人民力量的勝利。但很快中央便出手,透過人大釋法否決0708雙普選,民主進程受挫,我們只有轉攻2012雙普選,但又是中央大石壓死蟹再度否決,民主前景受到重創。我不禁感到強烈的無奈感及憤怒。我投身香港民主運動20多年,我們還要等多久﹖

1998年我提出最低工資動議,社會有迴響但仍相當爭議。這四年的議會內外努力,政府終於屈服,推出了拖延時間的工資保障運動,死拖,死撐多兩年。不過,大家心中有數,立法已勢在必行。職工盟及屬會、眾多民間團體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可惜特區政府硬是要拖泥帶水,只願在兩個行業保安及清潔行業立法推行。這是極不公平及反智的建議。看來,我還要爭取多幾年。

為了解決在職貧窮問題,除最低工資外,職工盟亦出了招暗渡陳倉,曲線爭取了低收入工資補貼。這就是我街頭淋紅油爭取的跨區工作交通津貼,淋紅油是要向唐英年追債。當年是財政司司長的唐英年承諾推行交通津貼,但後來反口不提。議會外我淋紅油,議會內我警告唐英年我會提出不信任動議,一於去到盡。最後他屈服了,為四個地區的低薪工友推出每月$600的交津。我們成功地開了工資補貼的先河,隨著便要擴展至所有地區的低薪工友及使之成為長期工資補貼政策。

這是個百分百?幫財團的政府,政治權力又是由商界權貴壟斷,我們代表勞工階層在權力不均衡下已注定在「敗局」中。不過,過去四年我們能敗中求勝,因為我們是倚靠工會力量、群眾力量與資本階層角力。

只要我們能團結「撐到底」,勝利是屬於肯拼敢拼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