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鐵罷工?結起集體談判權

拼出行業集體談判協議

這是我從事工運30年以來,最難忘、最重要的工運抗爭。最重要因為這是第一次一個行業進行總罷工,而為的是要確立香港行業集體談判協議。這是一場對職工盟來說,許勝不許敗的硬仗。因為勝的話就彰顯工人團結所發揮的能量,對工運有直接鼓舞作用。以後,誰能說窮不與富鬥﹖誰能說工運搞不起﹖誰能說工人一盤散沙不能團結﹖

我就是在許勝不許敗的沉重精神壓力下熬過了36天,每天都在憂慮在未能將商會逼回談判桌前,如何鼓勵工人撐下去。每天都要耗盡心思,團結工人撐到底及對商會、政府不斷加壓,尋求勞資談判的突破。與此同時,又要憂心工人的罷工糾察線行動過了火位成為警民衝突,令罷工失去社會支持。到後期,在與工人代表開會商討後,我們宣佈停止所有罷工糾察隊的行動,便是從「怕出事」的憂慮下作出的決定,再順水推舟表達成工人釋出善意,以退為進逼商會返回談判桌。不過,此決定或多或少都會令部份罷工工人洩氣,影響撐到底的軍心。幸好,最後都証明策略湊效,罷工工人可以等到談判達成協議的一天。

罷工得民心  感謝市民捐款

36天的惶恐之外是溫暖、鼓舞!罷工初期宣佈成立的支援罷工基金,竟然在三天內已籌到30多萬捐款,使我們即時可發放罷工工人$300的罷工津貼。雖然未能解決工人的生計,但總算對罷工工人打了一支強心針。在罷工結束時,總共籌得一百萬捐款,反映了不少市民對罷工工人的同情及支持。這亦某情度為「罷工」作為一個議價手法,奠下了社會支持的基礎,曲?地挺了工運抗爭。

爭取打工族分享繁榮成果  撐到底

罷工後,職工盟已馬上協助罷工工人籌組新工會,定名為?鐵業團結工會,謀求在明年3月與商會談判明年的集體談判協議。我們更希望以?鐵工人為據點,進一步為建築業其他工種工人爭取集體談判權,進而整個建築業工人都可以享有集體談判協議的保障。今次事件希望可以讓各行各業工人更意識到工會、團結、行動、談判的重要性,而職工盟一定為打工族打拼爭取。工運抗爭外,我亦會在議會內作配合,繼續爭取打工仔女分享繁榮成果的權利,立法最低工資、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抗衡官商勾結的政府。

最後,謹在此向所有?鐵罷工工人致敬,您們的堅持為香港工運帶來了希望。在36天的抗爭,辛苦了職工盟、街工各同事、梁國雄議員及所有支援團體。衷心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