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哈利波特 – 父親篇

李卓人

哈利波特最後一本終極篇終於面世,眾多「粉絲」望穿秋水終於可以昨日得償所願。我亦為了更好預備全情投入這終極篇,一口氣重讀了第五及第六本。哈利波特一年一本,到新的一本面世大多讀者己忘記了上一本的情節,重讀已變成指定動作,因此,每一本我都起碼讀上兩次,再加上看電影又多一次,真是百看不厭。說到這裏,大家覺得我可稱得上「粉絲」與否?

不過,真正的「粉絲」是我女兒適之。她自從小學五年級便開始閱讀哈利波特,重讀及看電影就已是指定動作,她更是會上網瀏覽眾多有關羅琳及哈利波特的網頁及討論區,了解有關眾多「粉絲」對未來情節的推測及研究。還有當她還很小的時候,更是買了幾盒哈利波特的棋盤遊戲。書看完還要玩遊戲。而我為了親子親到底,除了一同看書外一連這些遊戲,我們也會一起玩,在問答比賽中更是次次都輸給適之,我始終不夠她熟書。哈利波特陪伴?適之長大,而父女倆從中都得到不少樂趣,想起來可能這也是哈利波特的魔法。

事實上,這套故事書確是能夠迷倒不同的年齡組別。我們成年人一代平時工作已夠嚴肅甚至枯燥,讀書時便希望追求樂趣及刺激。羅琳創造的魔法世界,將讀者由現實生活中抽離,讓他們進入另一個想像出來的世界,這正是最佳的減壓方法。這亦令我想起另一本我非常喜歡的書本,就是托爾金的「魔戒傳奇」。這本書我在八十年代初已看過,還被作者創造的「中土」世界所深深吸引?,近年的魔戒電影將這「中土」世界形像化地現於眼前,更是精彩絕倫。雖然我覺得魔戒與哈利波特都是好像有魔法地迷倒讀者,但適之卻覺得魔戒節奏過慢,她更刻薄地形容魔戒一書只見王者「行來行去」,故事性不足。言証明哈利波特始終是兒童恩物,更受青少年歡迎。

熟讀哈利波特對於我立法會的嚴肅工作我發現也有好處。我竟然可以用哈利波特第五本書「鳳凰密令」套用於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的辯論當中。這亦是此書作者的高明之處。羅琳創造了魔法世界,但在魔法世界中卻有人類社會的影子,例如書中對為煽情及政治目的亂作新聞的記者(書中的Rita Skeeter)及報紙(書中的Daily Prophet)的諷刺,或是對政治人物(書中的魔法部長Fudge)的虛偽政治姿態的揶揄。書中與基本法23條立法有關的情節更是令我拍案叫絕,最好用來向哈利波特迷講解23條立法。鳳凰密令一書中的大反派魔部長派註Hogwarts學校作監督的Professer Umbridge發出了魔法部長行政指令第23條、24條及25條。這些法規都是與基本法23條禁止顛覆罪相似,目的在剝奪魔法學校師生的結社、集會及言論自由。而最巧合的是剛好又是23條。我當時講笑指羅琳在寫書時已聞知冇3條立法一事,因此將23條成為反人權反自由的特別號碼。基本法23條立法時正是鳳凰密令一書出版之時,我就此的聯想在報章都有報導,希望能令哈利波特迷都有會心微笑及加入反對的行列。以上的23條聯想其實並非是我心水清,而是適之的提醒,在此紀錄在案。

這篇文章見報當日,我相信適之已一口氣看完哈利波特與佛地魔的終極一戰,該輪到我看了。我希望她積多少陰德,不要看完便對?我大講特講,留些懸疑的樂趣給我。不過,這本書的完結可能亦標誌?我與女兒第一階段的親子活動的完結。下一個階段我要預備接受她長大後的挑戰,而大家共同看的書已開始變為最近有名的《蘋果橘子經濟學》及《世界是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