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保障運動失敗 立法最低工資不容再拖

去年曾蔭權發表施政報告提出政府推行工資保障運動,兩年後成效不彰則會?手準備,就保安、清潔兩個行業立法最低工資。工資保障運動是自願參與的運動,參與的僱主要承諾就清潔、保安兩個行業支付統計處統計出來的行業平均工資,清潔現時約為$24.4,保安時薪約為$25.7至$30.5不等。當時提出時,我已覺得可笑,我們民間搞運動,政府又搞運動,大家都變成運動家。

而當時我已批評曾蔭權構想不切實際,難道要在今時今日要進行文化大革命,批鬥資本家不自願設立最低工資?政府大講推動僱主的文化改變,根本是與虎謀皮,浪費資源及時間。曾蔭權不過是施展拖字抉,拖過了特首選舉,將全數勞工界的提名票袋落袋,便過了海神仙。

現在事隔已半年多,經濟勞工局常務秘書鄧國威上週向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報進展,七個月的時間只有916間企業參與,涉及二萬五千多僱員,佔全數清潔、保安僱員只有一成多。當細心研究參與僱主名單,便不難發現其中只有50多參與僱主是屬於保安、清潔行業,大多參與的連一個保安、清潔都沒有僱用。另外,全部大財團下的保安及清潔公司都大玩「失?」,政府只有阿Q地解釋不參與不代表不支持。

而另一類關鍵參與者-業主案法團,在全港9000法團當中,只有微不足道的20多個參與。從以上數字,任何客觀者都已可宣佈最低工資保障運動已失敗。雖然,我已認為失敗,在同一會議上,有僱主代表劉先生就幫政府死撐,聲稱運動是「思想教育」,在這方面已有成效。我不知道我們的香港的官商何時學習了中共宣傳機器的一套,大搞思想教育、文化革命。

我就不信這一套。我信的是制度。立法最低工資才是制度的確立,思想教育只是形式,實際上不能保障數十萬的低薪工人,我懇請曾特首不要繼續自欺欺人,若政府真有誠意解決在職貧窮問題,就在今屆立法會內立法制定最低工資,不要再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