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十年 基層工資大倒退 五一上街 爭取尊嚴工作

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回歸十年以來,薪酬持續兩極化。經理及行政人員的薪酬雖曾於經濟低迷時調整,但隨著近年企業的利潤大幅增長,管理階層人員的薪酬經已回復至97 年時的高水平。另一方面,督導級以下的僱員,包括文員級、服務工作及商店銷售人員、工藝及有關人員、機台及機器操作員及裝配員及非技術人員的工資,仍然受 到企業精簡人手、僱傭關係彈性化、中下階消費市場有效需求不足、開工不足及僱主市場力量過大等因素影響,縱使經濟復甦,工資仍然飽受壓抑。若再計算管理階 層人員享有的優厚花紅、年終酬金和其他職業附帶福利的價值,則薪酬兩極化將更嚴重,反映本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情況非常惡劣。

勞資力量懸殊,必須立法最低工資、集體談判權

今年五一勞動節是香港回歸十年後的「五一」。回歸十年後的今天,經濟規模及地產巿道已恢復、甚而超越了十年前的水平,但勞工階層的收入卻大幅倒退。 今日的勞工在金融風暴、沙士肆虐的期間,慘遭減薪、減福利、裁員、加班加點,相較十年前工資下降、工時增長。而僱傭關係亦出現結構性轉變,出現外判化、散 工化、合約化等不安穩、欠缺職業保障的現象。由於在低薪勞動市場裡,勞資雙方權力嚴重失衡,故此很多僱主依然發放可恥工資,根本不足以個人糊口,遑論維持 家庭生活。只有在清潔、保安和物業管理業,由於受到政府2004年的行政指引影響,即規定政府外判承辦商須以不低於統計處調查收集的薪金中位數僱用非技術 工人,工資才稍為得到一些承托,未至於「低處未算低」。

我們重申,政府必須立法制訂全港性最低工資﹝時薪不低於30元﹞,保障各行各業 低薪員工的基本生計;立法規管工時,保障工人職業健康和促進家庭和諧;立法保障兼職、臨時及合約工,反對歧視;並且恢復被臨時立法會廢除的集體談判權法 例,平衡現時權力懸殊的勞資關係,確保自主的工會組織可享有跟資方對等的談判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