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名設限 愧對中共先烈

如果事先限定一種被選舉的資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選人,那麼縱使選舉權沒有被限制,也不過把選民做投票的工具罷了。

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爭議焦點,無疑是提名機制,而爭議的根源,在於有人希望透過提名程序封殺持某種政見人士的參選機會。

港區人大代表譚惠珠建議,特首候選人須獲得四分一人大代表提名,目的是要為中央政府把關,避免當選者得不到中央委任,釀成憲政危機。而政協常委黃光漢亦提出,在港的中共建制人士(包括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應在特首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和提名程序,充分發揮其作用。這些建議,明顯是要封殺民主派的參選機會。

其實《基本法》已訂明,特首由一個具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由此可見,特首的最終產生辦法,不僅由全港市民以一人一票方式選出,而提名程序亦必須符合民主的原則。除非有人辯稱,按當權者的喜好預先篩選候選人,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程序,否則替中央把關的建議,根本是違反《基本法》。

怎樣才算「按民主程序提名」?我早在2006年1月2006年7月已向策略發展委員會提交意見書指出,「民主程序」須符合國際人權憲章的規定。《世界人權宣言》指出,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而這一意志應在定期的選舉中獲得充分體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訂明,所有公民享有在定期選舉中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和機會,不分社會出身、財富、政治或其他見解等而有任何區別,而這項權利和機會亦不受不合理的限制,因為只有如此,公眾的意志才有機會獲得充分體現。

中國共產黨亦認同上述原則。由周恩來領導的《新華日報》在1944年2月2日一篇社論提出:

選舉權能否徹底地、充分地、有效地運用,與被選舉權有沒有不合理的限制和剝奪,具有不可分離的密切關係。本來,廣義地說,選舉權就包括被選舉權在內 […] 如果被選舉權受了限制,則選舉權的運用,也就受限制了。所以真正的普選制,不僅選舉權要「普及」、「平等」。而且被選舉權也要「普及」、「平等」[…]

任何人的被選舉權都不應該被限制、被剝奪。不僅不應該以資產多寡、地位高低、權力大小為標準,而且也不應該以學問優劣、知識多少為標準。唯一的標準就是能不能代表人民的意思和利害,是不是為人民所擁護,因而也就只有讓人民自己去選擇。如果事先限定一種被選舉的資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選人,那麼縱使選舉權沒有被限制,也不過把選民做投票的工具罷了。

在大半個世紀之後,本地親中人士竟然自薦替中央把關,限制港人的選舉和被選舉權利,大開歷史倒車,實在愧對中共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