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見容易令人眼花

回應蘋果批對最低工資的批評

  2006年10月2日《蘋果日報》「蘋果批」專欄刊出「最低工資的一座斷背山」一文,指英國在1999年實行最低工資後,失業率由當時的4.2%升至最近期的5.5%,質問倡議最低工資的工會,是否為了令100萬人脫貧而要犧牲80萬人的職位。面對如此嚴重的指控,勞工界確實需要重新檢討最低工資的立場──如果文中引用的數字是正確的話。

  都說,偏見容易令人眼花。其實只要到英國統計部門網站,不消一分鐘已可下載當地自1971年起的就業數據,而只要視力正常的人都會看到,1999年4月英國實行最低工資時,按國際勞工組織定義的失業率是6.2%,其後逐步下降至4.7%,至近期因早前經濟放緩而回升至5.5%。「蘋果批」引述的1999年失業數字,乃係根據失業援助受助人數(Jobseeker’s Allowance claimants)編制,最新(2006年8月)的數字是3.5%而非5.5%。

  兩組失業數據的分別,相信不用「連簡單的數據如失業率也拿不出來」的工會領袖多費唇舌解釋,而經常把諾貝爾得獎者的名字掛在口邊的「蘋果批」作者,相信也明白蘋果不能跟鳳梨直接比較的道理。「蘋果批」向來長於修辭而少有實證分析,今次嘗試以英國的就業數字支持其論點,即使「出閘脫腳」,我們也毋須用「出了洋相、與人無尤」等言詞相稽,反而應鼓勵作者繼續,因為客觀證據是所有理性討論的基礎。

  話說回頭,英國實行最低工資後,不僅失業人數一度減少接近30萬,就業人數亦增加了180萬至2,900萬人,創歷史新高。反而在戴卓爾夫人執政期間,推行「蘋果批」倡議的市場至上政策,當地失業率卻由1979年的5.3%飆升至1982年的10.5%,而且連續6年達雙位數字。未知「蘋果批」得悉這些客觀數據後,會否改變對最低工資和其他經濟政策的看法?

  勞工界當然不會天真地以為,英國實行最低工資後職位不降反升,證明經濟學的供求定律失效,道理就如小鳥在天空自由飛翔,並不是否定萬有引力定律的證據。只要翻開任何一本關於最低工資的書刊,都會知道最低工資對就業的影響往往是微不足道,其他因素遠較最低工資重要。因此,貝理雅執政時英國經濟表現強勁,實行最低工資後失業率不升反降是毫不出奇,而之前保守黨主政期間,由於經濟政策失誤,即使廢除了工資局(wage councils),失業率仍舊拾級而上,亦屬意料中事。

  事實上,要量度最低工資對就業的影響,不能如「蘋果批」般簡單地比較實行(或調整)最低工資前後的就業數據,嚴謹的實證研究必須把影響就業的其他因素分開。可是,這些計量分析的結論,卻可能令「蘋果批」失望,因為經濟學家的主流共識是:最低工資對整體就業率的影響,在統計學上並不顯著。絕大部分的研究都指出,最低工資只對20歲以下青少年的就業有輕微影響,彈性約為0.1 – 0.3,而且往往可以透過另定較低的工資水平和加強職業培訓得以抵消。篇幅所限,不能在此交代這些研究的詳情,讀者如有興趣,可到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網站下載《1998年就業展望》(Employment Outlook 1998)。

  至於工資水平是否純粹由市場定奪,不涉及任何道德判斷?且看:「為市民提供衣食住行的勞動者,從自身的勞動中獲取報酬,使其亦可享有過得去的衣食住行條件,這樣才算是公平。」亞當史密斯在《國富論》中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