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不合格的財政預算

交通津貼:雷聲大、雨點小

財政司司長發表預算案時宣布,政府將會嘗試在天水圍、東涌及北區,為有經濟需要並已完成僱員再培訓局全日制課程的學員,提供短期交通費支援,以每人1,500元為上限。這項建議可說是雷聲大、雨點小,估計受惠人數大約有1,500人,大部分低收入打工仔女都無福消受。

事實上,工資過低和交通費太貴,令不少居於偏遠地區的市民索性放棄工作。我們在天水圍區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分別有兩成和三成沒有工作的受訪者,因為工資過低和交通費太貴而沒有尋找工作。另外,約九成受訪在職人士需要跨區工作,其中超過一半表示,交通開支佔入息一成或以上。

我們建議政府設立全面的跨區工作交通津貼,讓居住在偏遠地區的打工仔女,通過簡單的經濟審查後,每月可獲得五百元交通津貼。估計全面落實後,每年開支約三億元,只佔政府開支一個很小的比例。我們希望司長能夠接納建議,以顯示政府對扶貧工作的誠意和承擔。

交稅:為要建設一個文明社會

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問:有人要求政府為市民提供更多福利、更多設施,究竟錢從何來?司長認為市民不接受高稅制,香港不可能奉行福利主義;因此,政府在五年內將公共開支控制在生產總值的16%,是一個適當的平衡。公共服務需要用錢,「錢從何來」是一個我們不能迴避的基本問題;不過,司長的答案卻值得商榷,社會需要作更廣泛和深入的討論。

財政預算的核心問題,是我們願意付出多少,去建設一個怎樣的社會。職工盟一直希望:香港是一個仁愛的社會,老弱貧病會得到照顧;是一個公義的社會,有能力的市民願意扶助較不幸的一群。而我們相信,市民不會為了每月節省一、二百元稅款,而令癌症病人得不到適當的治療、無依老人要靠「執紙皮」維生;商界亦不會為了公司帳目多一萬幾千元,而令九成青年無機會入讀大學、貧苦市民要在山邊搭木屋居住。

美國華盛頓稅務大樓的外牆上,刻有已故最高法院法官霍姆斯的名句:「交稅,為要建設一個文明社會」。雖然香港稅務大樓的外牆,只有一幅幅冰冷的玻璃,但我們相信在很多市民心裡,都願意為了將香港建設成一個文明社會,貢獻他們的部分收入;問題是,我們如何將這些能量,從市民的心底釋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