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二題:香港向世貿成員要求開放服務貿易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十六日)立法會會議上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就李卓人議員的提問所作的口頭答覆:

問題:

關於根據《服務貿易總協定》將會就服務貿易方面的市場准入議題進行的新一輪談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中國香港提出要求世界貿易組織(簡稱「世貿」)其他成員進一步開放服務貿易的詳情;

(二) 世貿其他成員提出要求中國香港進一步開放服務貿易的詳情,以及當中有哪些要求並未列入中國香港分別於2003年4月和2005年6月提交的初步和經修訂承諾建議之內;及

(三) 當局在提交初步和經修訂承諾建議之前進行的諮詢的詳情,包括諮詢對象和形式,以及有否評估履行這些承諾會對本地經濟和勞動市場造成甚麼影響;若有進行評估,結果是甚麼?

答覆:

主席女士:

(一) 中國香港於2002年7月至2003年3月期間向20個世界貿易組織(以下簡稱「世貿」)成員提出開放服務貿易要求。總括來說,我們要求有關成員就一些業界曾表示有興趣或香港享有競爭優勢的範疇,例如與物流相關的服務、旅遊、電訊、視聽服務、專業服務、金融服務及商業服務,作出市場准入的具體承諾。我們亦要求貿易夥伴撤銷違背最惠國原則的歧視性措施,並確保其本土法規不會導致不必要的貿易壁壘。我們的要求是依據公眾諮詢所收回的建議及回應,以及各相關政策局的意見制訂而成。

為了確保香港的利益,我們並沒有公開本港提出的初步要求的詳情。這些要求是本港與有關世貿成員進行談判的議題,鑑於有關談判涉及敏感內容,故須審慎進行。若我們公開香港向個別成員提出的詳細要求,可能會對談判產生不利影響,因而影響我們的利益,尤其當中涉及敏感的商業資料。

(二) 我們於2003年3月之前,共收到十六個成員有關進一步開放服務貿易的要求。其後我們再收到七個成員的補充修訂要求,這些成員大部份均曾在2003年向我們提出要求。這些要求尋求香港就有關成員表示特別有興趣的服務行業作出承諾建議。這些要求包括一些未有列入我們提交的承諾建議之內的某些行業,例如社會福利服務、航空運輸及法律服務。我們提交的初步及修訂承諾建議主要涵蓋一些香港享有競爭優勢的行業,例如電訊、航運服務、與物流相關的服務及商業服務等。

世貿的主要原則之一,是成員可自行決定是否開放個別服務行業給外來競爭者、開放的程度和時間表,以及是否就有關服務行業作出承諾。世貿《服務貿易總協定》沒有規定成員必須就其他成員提出開放要求的服務行業提交承諾建議。

世貿成員一般的做法,是不會公開其他成員所提出的要求的詳情。由於這些要求涉及由其他成員提交的資料,所以成員大都認同有責任將有關的資料保密。香港亦一向跟隨這個做法,故此未能公開有關詳情。

(三) 在香港於2003年4月及本年6月提交進一步開放服務貿易的初步承諾建議及修訂承諾建議之前,政府分別在2002年5至6月及本年2至3月期間進行了兩次公眾諮詢。在該兩次諮詢中,我們透過信件、新聞公報、及於工業貿易署的網址刊登有關信息,邀請了約四百間機構,當中包括商會、不同行業的主要工商組織、學院及民間團體,以及公眾人士,就香港的談判目標和重點工作提供意見。同時,我們亦向負責不同服務行業的政策局及部門進行諮詢。在有需要的情況下,有關的政策局及部門亦曾向其負責範疇內的相關團體徵求意見。我們過往根據收回的意見制訂香港的要求、承諾建議及談判立場,將來我們會繼續這個做法。

我們參與世貿服務貿易談判的目的是為了保障及謀求香港的整體經濟利益,包括為本港的服務提供者爭取最佳的市場准入條件,以及提供最佳環境吸引外資。這些皆有助促進經濟增長和本地就業。我們根據這個目的而提交的承諾建議,皆明確地符合政府在各政策綱領上所施行的政策,而各政策局在制訂有關政策時,已作出仔細的政策研究和評估。

特區政府過去一直根據本港的經濟和社會狀況,制訂在世貿服務貿易談判中作出的承諾建議,日後我們亦會貫徹這個做法。我們也會對承諾建議的影響作出評估,確保它們不會對本地經濟和就業機會做成負面影響。

2005年11月1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3時0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