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減薪破壞合約精神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五月二十八日決定,透過立法削減公務員的薪酬。我們先後在兩次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反對政府以「立法大棒」破壞合約精神,以「大石壓死蟹」的方式,單方面更改公務員的合約。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根據一九六八年跟主要公務員協會達成的協議,透過高級公務員評議會協商處理薪酬調整的事宜,並在無法達成共識的情況下,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仲裁,解決爭議。可是,政府卻一意孤行,財爺更試圖插贓嫁禍,指公務員減薪不成就要加費加稅,挑動市民對公務員的仇恨。我們嚴正警告,政府此舉不僅破壞與公務員的夥伴關係,同時亦在一夕間徹底摧毀實行了三十多年的僱傭關係制度,政府嬴了一場戰役,同時亦輸掉整場戰事。

特首集權、高官問責

董建華在發表二○○○年度施政報告時,提出了高官問責制的構思。可是一年多以來,問責制一直無聲無色,直至實施前兩個多月,才拋出一個粗疏不堪的方案,後果卻要市民承擔。說到底,所謂高官問責制,不過是特首集權制,給特首一個清黨機會,要所有主要官員再一次宣誓效忠,不肯唯唯諾諾的就被摒出決策核心。

政府同時提出「三司十一局」的政策局重組方案,先將人力事務拼入工商局,後來在輿論壓力下,又草率地將經濟發展和勞工政策合併,可見在特首的布局中,勞工事務並未受到重視,就如孤兒般隨便找一個養母。另外,將來的公務員事務局長既要政治問責,又要維持公務員制度的中立性,有如豬百戒照鏡,兩面不是人。我們會投票反對這個有名無實的問責制方案。

革命尚未成功

李卓人在四月二十四日第三度在立法會提出設立最低工資動議辯論,投票結果一如所料,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不過,我們的努力並沒有完全白費,由於真理愈辯愈明,民主黨的立場,已由棄權改為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並且相信下次再提出動議時,我們會得到議會內外更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