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十四題:政府就國際勞工組織建議所採取的措施

以下為今日(二月二十七日)立法會會議上,李卓人議員的提問及教育統籌局局長羅范椒芬的書面答覆:

問題:

國際勞工組織轄下的結社自由委員會自1998年11月起,先後5次在報告內促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香港特區政府」)放寬《職工會條例》(第332章)中所載職工會職員的任職條件和職工會運用經費的限制,以及認真考慮加入法律條文,訂明客觀的準則及程序以釐定職工會在集體談判中的代表性。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當局為何至今仍未落實該委員會的上述建議;及

(二)有否計劃落實該等建議,以履行香港特區政府就《國際勞工公約》須承擔的責任?

答覆:

主席女士:

(一)因應國際勞工組織轄下的結社自由委員會(下稱委員會)的建議,政府已分別於1999年5月,2000年1月,2000年10月和2001年8月向委員會提交了4份進度報告,詳細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立場和已採取的措施。

有關職工會職員的職業性規定,勞工顧問委員會(下稱勞顧會)在2000年8月份的會議上,一致認為職工會職員一般應具備相關行業的經驗,以便他們可以更清楚瞭解職工會會員的利益和需要,因此認為不應放寬《職工會條例》中對職工會職員的職業性規定。勞顧會的決定亦反映一項向所有595個已登記僱員職工會所進行的調查結果。該調查顯示在作出回覆的242個工會中,有74.4%表示不贊成放寬職工會職員的職業性規定。

有關職工會經費的運用,勞顧會認為不應容許職工會把經費用於本地選舉以外的政治活動,但支持讓職工會按其已登記規則,向在香港以外地方的合法組織提供慈善捐贈的建議。

在集體談判方面,政府一貫的政策是鼓勵和推動自願性質的集體談判,以切合本港情況。我們相信只有在自願的情況下,集體談判才會有效。事實上,國際勞工組織的刊物 – 《結社自由》第845段亦指出:「集體談判如要發揮效力,必須具備出於自願的特色,不得藉強制措施進行,否則便改變了這種談判的自願性質。」勞工處於1998年4月成立了勞資協商促進組,以加強在企業和行業層面推廣自願集體談判。在企業層面,我們積極鼓勵僱主與僱員及工會維持有效溝通,並徵詢他們對僱傭事宜的意見。在行業層面,我們積極成立三方小組,成員包括工會、僱主及勞工處的代表,共同商議有關行業的整體事宜。至今勞工處已經在九個行業成立了三方小組。

(二)委員會的建議涉及國際勞工公約第87號《結社自由與保護組織權利公約》和第98號《組織權利及集體談判權利公約》。

國際勞工公約第87號自1963年起經修改後在香港實施。有關的修改包括:

(1)所有職工會的職員都必須目前或曾經從事或受僱於與該職工會直接有關的行業、工業或職業(註一);及

(2)職工會的經費只能用於法例所規定或經政府當局批准的用途。

事實上,除了上述兩項修改外,我們已經採取適合香港的措施,以履行該公約的責任。

國際勞工公約第98號自1975年起不經修改在香港實施。一直以來,我們已採取適合香港的措施,以推廣自願集體談判。

政府長久以來的政策是逐步改善本港僱員的權益,並會充分考慮當時的社會和經濟狀況,以及勞顧會的意見,致力在僱員和僱主的利益之間取得合理平衡。

註一:《職工會條例》已提供彈性,容許其他行業人士在取得職工會登記局局長的同意後,成為職工會職員。

二○○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