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一題:縮窄住戶入息差距的措施

  以下是立法會議員李卓人今日(十一月十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的提問和衞生福利局局長楊永强醫生的答覆:

問題:

  關於住戶收入的統計數字及協助低收入住戶,政府可否︰

(一) 提供用以下方法分類的住戶收入統計數字︰根據1991年及本年的人口普查,以及1996年中期人口普查所得資料,將全港住戶按收入水平順序排列,然後再分為10個住戶數目相等的組別,述明每個組別在該3次調查中的住戶每月最高、最低、平均及中位收入,以及列出按本年2月的物價水平調整後的1991及1996年有關數字;及

(二) 告知本會,有何措施縮窄住戶入息的差距,以及改善低收入住戶的經濟狀況?

答覆:

主席女士:

(一) 有關的統計數字載列於附件中。在理解有關數據時,應留意以下的限制:

(i) 數據並沒有將課稅與無形收入(例如以公共資源支持的房屋、教育、醫療和福利服務)計算在內。這些服務可收窄實際的入息差距;以及

(ii) 數據亦沒有反映市民向社會上層流動的情況,即低收入階層內的人士並不一定和以往數年前的一樣。

(二) 香港出現逐漸擴大的入息差距,主要是香港經濟由以製造業為主,轉型至以服務業為主,並逐漸轉化為知識型經濟的結果。這些因素,使經濟對專業、管理、監督及技術人才的需求大增,亦因此使這些工作的薪酬增幅,比需要較低知識和技術水平工作的為快。在其他許多主要的已發展及發展中的經濟體系亦出現類似現象--在邁向知識為本的活動時,其入息差距亦逐漸擴大。

  香港屬城市經濟體系,集中了許多高度發展及多樣化的服務業活動。因此,入息差距會較國家經濟體系為大,因為在國家經濟體系中,國民入息差距較少的製造業及農業所佔的比重會較大。

  有些國家曾嘗試以福利主義和高稅政策,解決入息差距的問題。不過,這些重新分配入息的措施,包括改變課稅結構及/或政府開支模式,長遠而言,對經濟帶來的壞處似乎多於好處。這些措施會減低市民的工作熱忱,特別是對於那些薪酬和技術較高的人士。如果提高徵稅,則有可能削弱香港在營商環境方面的競爭力,最後導致投資減低,繼而減少各級入息水平人士的就業機會。

  政府施政的重點應該是締造一個環境,鼓勵市民積極向上,並提供機會讓他們向社會上層流動。經濟的持續增長,是提升整體社會(包括低收入人士)生活水平的關鍵。在教育、培訓和再培訓等人力資源範疇作出投資,以提升本港勞動人口的工作能力、生產力和競爭力,是推動經濟增長、紓緩貧窮問題和收窄入息差距的最有效措施。同時,我們相信社會的所有成員都應享有合理的生活水平。我們通過提供適當的財政安全網,以及獲大幅資助的公營房屋、教育、醫療和福利服務,來達致這個目標。我們通過這些措施,幫助弱勢社群,並提高(而並非削弱)他們自力更生的意志。

  我試舉一些例子:香港設有無須供款的社會保障制度,為亟需經濟援助的市民提供安全網,以照顧他們的基本和特別需要。「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為那些因種種理由,如殘疾、失業、收入微薄等,因而不能應付基本生活所需的人士提供援助。「公共福利金計劃」則專門協助長者和嚴重殘疾人士應付年老或殘疾帶來的特別需要。

  除了直接提供經濟援助外,我們亦提供許多獲大幅資助的社會服務。例如︰

* 市民不會因經濟困難而得不到充足的醫療照顧。在經濟上有真正困難的市民,可獲豁免醫療費用;

* 學生不會因經濟困難而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政府不單提供九年免費普及基本教育和獲大幅資助的高中教育,同時,在不同級別的學生如經濟有困難,都可根據不同的計劃獲得援助;以及

* 我們為那些不能負擔租住公屋以外其他類型的合適居所,而又有真正需要的家庭提供租住公屋。有經濟困難的租戶可於租金援助計劃或綜援計劃下獲得租金援助。

  目前,本港共有超過90萬人受惠於社會安全網。另外,逾200萬人(約佔人口的31%)居住在公共租住屋邨。

  此外,政府亦大幅資助高中和專上教育。培訓機構(包括職業訓練局和僱員再培訓局)提供多元化的課程,協助各個行業的從業員提升技能。我們現正推廣持續教育,協助市民充實自己,以應付知識經濟的需要。為此,行政長官在《二零零一年施政報告》中公布,政府會預留50億元發展持續教育計劃,以資助有志修讀持續教育和培訓課程的人士。

  我們認為發展人力資源,增加社會投資和促進經濟於長時期的增長,能提供理想環境,讓市民向社會上層流動,並協助他們脫貧。健康的經濟復蘇、擴闊經濟基礎,加上自由及具靈活性的市場,可提高市民力爭上游的機會。人力及社會投資,能幫助那些在短期內無法從轉型中的經濟受惠的人士。

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