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型社會:中層職位流失才是關鍵

 我在2000年1月5日立法會一次辯論發言時指出,資訊科技革命將會令本地三分二的勞動人口(即約二百萬人)面臨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就業危機。這番言論引起了一些迴響,而教統局局長更不點名批評筆者危言聳聽,有關評估並沒有事實根據。筆者也希望是杞人憂天,不過從目前的經濟發展趨勢和政府官員的反應來看,本地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前景實在令人憂慮。

  隨著資訊科技的高速發展,第三次工業革命經已來臨。跟發明蒸汽機和發電機相比,資訊科技帶來的衝擊將會是更快、更深、更廣。遺憾的是,政府至今仍未有就此作出一個全面和詳細的人力需求評估,勞動市場將會出現甚麼轉變仍然是一個大問號,試問當局又有何基礎制定一套具針對性的就業政策,以應付新經濟帶來的挑戰呢?

  教統局局長近日透露,政府計劃與學術界共同研究,如何協助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適應知識型經濟的要求。這比起特首當初提出「科技救港」時一片「唱好」已是有所進步,當局起碼意識到高新科技並不是對每一個階層的勞工都是有利。不過問題是,如果政府的研究只局限於低技術工人的就業前景,似乎是放錯了焦點。

  根據外國的經驗,資訊科技並不會直接令低技術職位消失,反而是中層文職工作會首當其衝。金融業是最廣泛應用資訊科技的行業之一,而芬蘭銀行界更是歐洲同業中的表表者。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一項研究發現,自引入資訊科技後,芬蘭銀行業的就業人數由八九年的五萬二千人,下跌超過四成半至九六年的二萬八千人,減損的職位主要是櫃台服務員和會計文員。

  資訊科技除了可能取代大量文書和處理帳目的職位外,同時亦會促進「直接交易業務」(b2b),影響部分傳統商貿中介行業(如批發、倉務管理、訂票服務等)。經合組織的同一研究就指出,歐盟十國在九三至九七年間,涉及上述行業的中層職位數目不斷下降,跌幅為每年百分之一至二。

  美國勞工部最新公布的人力需求預測報告進一步引證了這個趨勢。報告預測在未來十年,當地職位數目流失最多的二十個非農業工種中,中層文職職位佔了九個,當中包括銀行櫃台服務員、簿記文員、採購文員、出納文員、打字員和電腦操作員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職位數目增長最快的並非高知識工種,反而是技術水平要求較低的職位。報告預測未來十年增長最快的二十個工種中,低技術職位佔了九個,包括售貨員、收銀員、侍應、食肆食品工人、起居照顧員、護理人員、家庭傭工、護衛員和教室助理員;而這些工種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沒有晉升機會、缺乏就業保障,以及工資停滯不前。

  當然,歐美的經驗並不能直接套用在香港,例如美國的溫和低息政策、提高最低工資水平,以及維持美元強勢,都是有助刺激消費和個人服務需求,從而創造大量低技術職位,這跟香港目前的情況是有所分別。但無論如何,相信上述兩項研究,已基本上勾劃出資訊科技對就業市場的影響,不同地區的分別主要在於不同的宏觀經濟情況。

  可以預期,資訊科技引發的就業危機將會在中層開始:大量中層職位流失,新增的職位集中在兩個極端,勞動市場兩極分化將會加劇,而被淘汰的中層工友將會向下流動,跟基層工友競爭沒有事業階梯、沒有固定工作崗位和沒有穩定收入的低技術職位。如果特區官員仍不盡快進行全面的人力需求評估,主觀地以為只需針對七十萬低技術中年工人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二百萬中下層工人的就業危機將會隨時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