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及土地

工黨認為政府應保障市民享有適切居所的權利,體現居住權利並不一定需要擁有物業。因此,政府的措施應以提供適切居所為目標,而非以置業作為政策目標。

反對明日大嶼計劃 漠視環境破壞 掏空香港庫房

林鄭再次以房屋用地不足為藉口,配合由權貴組成的團結香港基金的倡議,為開發大嶼山鄉郊土地及填海鋪路。工黨反對這項計劃,以機埸第三跑道填海為例,650公頃土地的填海費用高達1400億元,而明日大嶼計劃需要填海1700頃,保守估計單是填海費用已經超過5000億元,再加上各類型基礎建設,必定會掏空庫房和破壞生態環境。

收回粉嶺高球場及閒置土地

政府捨近圖遠,拒絕收回2020年租約期滿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及閒置軍營和農地,即時有地起公屋。另外,全港合共約301公頃官地未有被善用,當中有128公頃屬休憩或社區公共設施用地,足可興建大量社福設施,政府亦視若無睹。

盡快追上公屋居屋的長策供應目標

現時政府所謂把公私營比例改為七比三,亦只是每年公屋居屋的供應目標增加4600個。可是,無論是林鄭月娥七月份的房策新措施,把私樓土地會改作資助房屋發展,抑或是所謂新增土地的公私比例做到七三,增加的供應亦需要最少五年後才見效。即便如此,2026年的公屋居屋供應量仍欠缺6萬單位。

未來五年的私樓預計落成量為十萬個單位,已經超出長策目標。政府短期內應把更多私營房屋土地改劃為公營房屋,讓中下層市民安居樂業。

反對「土地共享先導計劃」明益發展商

政府未待土地供應小組報告出爐,便宣佈推合私營合作的「土地共享先導計劃」,對諮詢中的強烈反對意見置若罔聞。施政報告中建議政府負責基建設施的費用,並且放寬增加樓面面積,但政府從中得益的只有六至七成的新增樓面面積。始終明益地產商。

相對於現時的補地價機制,基建費用由發展商承擔,發展商在新機制下除了節省基建費用外,更得到三至四成的新增樓面面積。現時補地價機制已被質疑補價金額過低,新計劃更加是向發展商輸送更大的利益。

限制居屋在私人市場出售

現時居屋住出售其單位時,可選擇繳付補價後在私人公開市場出售,或在居屋第二市場出售予合資格人士。現時,已補價的居屋約為7萬個,佔居屋總數32萬個單位的22%。居屋應滿足市民住屋需要,當居屋單位流向私人公開市場,只會與一般私人住宅無異,遭人任意炒賣。

我認為居屋住戶出售居屋時,只可以選擇在居屋第二市場出售或售回予香港房屋委員會,確保居屋用來照顧市民的住屋需要。

規管住宅樓宇和綜合用途樓宇內的「分間樓宇單位」

政府亦應增設外展社會工作服務,幫助「劏房」住戶的生活問題。為安置因取締劏房而受影響的住戶,政府應提供過渡性房屋予他們。政府應研究將公屋重建計劃內未即時重建而已收回的空置單位,以短期租約出租予非牟利團體作為過渡性房屋。

未來,不少樓齡超過40年的屋邨將納入舊型公屋重建計劃,房委會及房協應善用凍結出租空置重建屋邨單作過渡房屋。

打擊房屋投資需求-開徵物業資產增值稅及物業空置稅

香港目前並沒有開徵物業資產增值稅,而應評稅收入或利潤亦不計算資產的增值部份。物業資產增值隨社會經濟發展所造成,物業持有人並沒有任何付出,現行的稅務安排對辛勤工作的市民或艱苦經營的企業絶不公平。
此外,欠缺物業資產增值稅更鼓勵了物業的炒賣,因從買賣中所得的回報不用徵稅而讓資金流向物業市場。

工黨建議政府徵收物業空置稅,以增加囤積物業的成本,打擊物業的炒賣。

恢復租務管制

當初政府撤銷租住權保障的理據為租金下跌及高空置率(8),則現時在租金上升及低空置率的時候,政府應恢復租務管制。事實上,租客本質上較低議價能力的地位並不會因一時的租金水平及空置率而改變,租賃市場不完全競爭的特性亦然。香港應恢復租務管制,讓市民能真正選擇自置物業或租住物業,切合自己居住的需要。